原文作者:律師呂秋遠 

「我出賣了你,」她若無其事地說。

「我出賣了你,」他說。

她又很快地憎惡的看了他一眼。

「有時候,」她說,「他們用什麼東西來威脅你,這東西你無法忍受,而且想都不能想。於是你就說,『別這樣對我,對別人去,對某某人去。』後來你也許可以偽裝這不過是一種計策,這麼說是為了使他們停下來,真的意思並不是這樣。但是這不對。當時你說的真是這個意思。你認為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救你,因此你很願意用這個辦法來救自已。你真的願意這事發生在另外一個人身上。他受得了受不了,你根本不在乎。你關心的只是你自己。」

「你關心的只是你自己,」他隨聲附和說。

「在這以後,你對另外那個人的感情就不一樣了。」

「不一樣了,」他說,「你就感到不一樣了。」

似乎沒有別的可以說了。風把他們的單薄的工作服颳得緊緊地裹在他們身上。一言不發地坐在那裡使他覺得很難堪,而且坐著不動也太冷,他說要趕地下鐵道,就站了起來要走。

「我們以後見吧,」他說。

「是的,」她說,「我們以後見吧。」《1984》,喬治歐威爾。

在台灣的有線電視前,你真的以為今天只是教師節?我們的棒球對上南朝鮮又輸了?謝霆鋒愛著王菲?新竹城隍廟的情殺案好可怕?

距離我們 565 公里之外的香港,正上演一齣政府鎮壓人民的血腥劇本。565 公里,不過就是高雄與台北的距離再多一些。而台灣所有的有線媒體,對於這件事情,卻置若罔聞。許多台灣的民眾,還沈浸在酒足飯飽後的八卦中,完全不知道,一場香港人民與政府之間的對抗,正在進行中。

  • 你不在意?

如果你是選民,以後台北市長或總統(那時候應該叫做區行政長官)只能由北京提名,我們只能對那份名單認可而已。你會怎麼做?

如果你是國民黨人,想想國共內戰以後,國民黨如何被清算鬥爭,你的三姨婆六叔公,如何在三反五反中被抄家滅族?以後的升遷與生活,只能看政治成分做決定,你比得過根正苗紅的共產黨員?

如果你是藝人,想想柴智屏、想想成龍、想想伊能靜,只因為選錯邊,在權力更迭後,就會被政治清算,不看演藝成就,就看維穩,你確定喜歡朝不保夕的生活?當央視高層要藝人脫衣陪酒,當了戲子,卻得陷入政治鬥爭,變成傻子,這樣的生活你願意接受?

如果你是商人,想想那裡的投資環境。你沒有行賄過?沒有與縣委書記觥杯交錯過?面對中國的當地人,你真的靠自己的努力,而不是政府的支持就能獲利?沒有共產黨,真的還會有你的新中國?共產黨翻臉,你還是可以日進斗金?

如果你是新聞媒體,想想中央電視台。你真的以為中國十三億人口就是你的觀眾?全國聯播可以有你的份?中國的一個地方電視台,就可以用錢把台灣所有的媒體買下,到時候,你真以為還能在這裡當主播、自由採訪,甚至當主管?

你以為民主不能當飯吃?是,是不能當飯吃,但是能讓你有飯吃。當沒有了民主,你的生活就會掌握在政府手上,面對天威難測的政治鬥爭,你再也不能置身事外,當你這一刻靠著共產黨上台,下一刻就得面臨被清洗的命運。

我知道台灣與香港不同,即使有些水母正在出賣台灣,我們還不是中國的特區,不會有立即的危險。但是在我們珍惜這塊土地之餘,我們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背叛香港。今天,背叛香港,明天,香港就不能對台灣伸出援手。

矇上眼睛,並不會看不見;摀上耳朵,也不會聽不到。中國的強大,不會永久,但是人格,是一輩子的事情。

請站出來支持香港民主運動。

(本文經呂秋遠授權轉載,不得轉載;圖片來源: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