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對於進步而言是必要的,而印度的確還有許多可再進步的空間,但是為何好的部分(尤其是民主政治)我們也要抨擊呢?

那是因為印度的民主,恰可作為其他自由國家的燈塔。

今年的印度大選,由莫迪領導的國家民主聯盟(National Democratic Alliance,NDA)贏得選舉並組成新政府後,慶印度人和印度股市就大肆祝著他們的勝利,許多其他國家也一同慶祝著,但是他們慶祝的理由是:印度竟然成功地和平轉移政權,結束了由前執政黨掌權 10 年的歷史。

印度的民主旅程確實是令人驚訝,因為印度社會內部屬性差異大,充滿許多貧窮人口以及中產階級,所以它的民主化歷程沒有前例可循。因此,單就這點來說,我們應該可以知道,民主很難以捉摸,以及印度已經實現一件非常珍貴、是許多國家努力想達成的事情。

下面就來看看除了 OECD(經濟與合作發展組織)會員國之外,其他的發展中國家他們的民主歷程,藉此證明印度民主的可貴之處。

  • 南亞民主之路,坡陡且難行

孟加拉現任總理為謝赫‧哈希娜,但今年的選舉,她的主要對手卡莉達‧齊亞不但被軟禁在家,而且這場選舉還被齊亞所屬政黨及其 17 個盟友抵制。光是這樣,就可以知道這個選舉根本是個鬧劇。

尼泊爾結束了君主制,並且在 2008 年時成立經民主選出的制憲會議,但這個會議卻是紛爭不斷,甚至在 2013 年舉行下屆選舉時,被 33 個政黨抵制。

阿富汗是一個倍受戰爭蹂躪的國家,而他們的民主始終致力於處理塔利班之事,其總統選舉甚至曾經陷入危機中,因為兩位候選人其中之一,指控另一方操縱選票,進而要求停止數票。

巴基斯坦曾發生多次推翻文官政府的軍事政變,直到 2013 年時,謝里夫政府才成為了自獨立以來,第一個和平轉移文官政權的政府。

斯里蘭卡可以為自己的民主感到驕傲,因為在 2009 年擊敗泰米爾猛虎組織時,有非常嚴重侵犯人權的問題(編注:泰米爾猛虎組織為斯里蘭卡反政府的武裝組織),在斯里蘭卡北部,該組織佔多數,甚至根本已經是軍事統治了,在 2013 年時,泰米爾民族聯盟贏得了北方省競選,但接著要為聯邦政權、軍權奮戰。

馬爾地夫在歷經 30 年的獨裁政治後,在 2008 年時投票選出穆罕默德‧納西德總統,並且結束了軍事政變。

最後,不丹在 2008 年舉行了首次選舉。

  • 東亞與非洲的情況一團亂

北韓是由獨裁者統治;中國、越南和寮國由主張共產主義的政黨掌政;香港今日的民主隨著近十年來,中國對他們的影響而大受威脅;泰國五月份爆發軍事政變;緬甸隨著 2011 年時,軍事獨裁將政權讓位給文官政府後,他們的民主顯然是年輕而脆弱,其內戰與種族衝突的歷史,更是克什米爾傷亡人數的 4 倍;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經濟正蓬勃發展,但自從他們各自獨立後,就只有一個政黨掌權,並且再也沒有經歷過政權轉移;同樣的,在柬埔寨,洪森已經擔任 30 年的國家元首;有著 240 萬人口的印尼,直到 1998 年,蘇哈托卸任前的整整幾十年,也一直是由他掌權的獨裁政府來統治國家,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印尼在今年晚些時候,經歷了他們首次的民主政權轉移;東帝汶則在 2002 年時獲得獨立。

如果我們往中東走,會發現這故事並沒有什麼不同,尤其是在「阿拉伯之春」後。

在敘利亞、伊拉克,甚至是葉門與利比亞,這四個國家始終有著戰爭和高度穩定性;伊朗實施總統制,人民在監理會同意的人選清單中進行投票,但監理會人員是由伊朗的最高領導人所挑選出來的;海灣合作委員會(沙特、科威特、阿聯酋、阿曼、巴林、卡塔爾)都是由一名最高領導人掌政的獨裁政權;埃及最近發生了兩起政變。

至於非洲,像是經濟學人、易卜拉基金會等分析家多將其依據:一團亂、戰爭中(索馬利、中非共和國、蘇丹)、獨裁政權或是有缺陷的民主國家等進行分類,只有模里西斯在廣大的非洲眾國中,可被稱為是完整的民主國家,但是雖然已有遍佈四處的民主及投票制度,他們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即使是他們表現最好的南方地區也是如此。

接著我們往北方走,到達國家較大、過去是共產主義的歐洲及中亞地區:烏克蘭較不穩定、且最近有政變發生;俄羅斯、土耳其、哈薩克則在普丁、埃爾多安和納札爾巴耶夫的治理下,正從民主走向獨裁。

相較之下,印度運作到現在 67 年的民主歷程是很奇妙、驚人(排除英迪拉‧甘地所一度形成的緊急狀態,編注:印度已故總理迪拉‧甘地,曾擔任印度第五任和第八任總理,就任期間被指為是獨裁統治)。從上圖可知,全球約有 40% (綠色圖示)的國家生活在自由民主的世界裡,其中有將近 60% 的印度人組成這個自由世界。

由此可作為我們成功實施民主制的證據,也就是說,沒有政變、沒有流血、和平轉移政權、成熟的民主雖仍舊罕見。然而,有些研究甚至顯示,事實上人們比起關心民主發展,他們更關心的是經濟成就,這樣的話,民主為何重要、為何是一件大事?well… 或許看看下面一則短篇故事,就能理解了。

  • 沒有和平與自由的話,就不會有經濟發展

Mehdi,他是一名經濟發展專家,透過辨認和消除商業上諸如執照、過度管制、缺乏標準等障礙的方式,來創造就業機會。有天,他被指派去伊拉克,不過在知道工作內容前,他必須先經歷一連串的過程。

首先,他必須飛到約旦,在那裡拿到防彈背心和安全帽,並且進行安全訓練,接著又搭乘軍用飛機飛到巴格達,然後被裝甲車從紅燈區載到黃燈區,最終抵達伊拉克戒備最森嚴、設有美國與英國大使館的綠燈區。

到下榻處後,他發現自己的房間有一個非常厚、用來抵禦炸彈的混凝土屋頂,以及許多可躲在後面、預防砲擊的沙包。最後,他終於知道他的工作是要去調查商業人士,以了解將要面臨的、最大的挑戰,並且設計出解決方案。但是要完成這項工作,他必須有武裝士兵隨行,因為會議是在綠燈區外舉行。不久後,他就明白了這令人絕望的形勢,也就是說在付出極大的代價、歷經此生中最大的風險後,他終於理解到:沒有和平與自由的話,就不會有經濟發展。

  • 印度民主轉型成功,可做為其他國家的榜樣

在 1960 年代早期,美國總統甘迺迪就警惕地看著兩個年輕、但大型的共和國─中國和印度。那時,中國剛經歷過災難性的「大躍進」和準備進行「文化大革命」,而對於印度,甘迺迪總統確實希望他們的民主,能夠成功地激勵當時世界上的其他國家,因為那時多數國家並非民主制,像是在 1970 年時,還只有 45 個採選舉制的民主國家。

今日我們可以說,印度的民主目前已經成功,並且已可作為其他發展中國家的榜樣。

雖然現在印度仍然有許多問題,而印度也還在發展階段,但是印度必須花點時間停下來、稍微回顧一下,同時為努力掙來的民主與和平感到驕傲,此外也不能夠將這些視為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如果想像一下,假若現在的執政黨將對手軟禁在家,然後對方政黨抵制選舉,進而導致激烈的政治動盪和政變……

不要認為絕對不會發生那些事情,畢竟類似這樣踐踏民主的事情實在是太常見了。

(資料來源:QUARTZ;圖片來源:brian glanz,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