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民主,其實就是人民在自由的情況下,政治意志的完整執行。

要能完整執行自由的政治意志,我們需要五個關鍵環節,包括:

1. 意見的表達
2. 事實的取得
3. 律法的形成
4. 決策的機制
5. 執法的力量

這五個民主不可或缺的環節,便大抵集中在言論自由,獨立媒體,立法效率,行政溝通,執法公正這五個範疇。

如果我們各花一分鐘做個初步檢測,對這五個範疇的滿意程度做一個判斷,便能夠得出一個民主表現的成績單。你不需要跟任何人激辯,不需要和任何人報告,自己對自己國家民主的滿意程度,大概能決定你對民主追求的基礎企圖。在這個企圖之上,再進一步透過投票和納稅,決定誰來代表我們執行我們的政治意志。

  • 這個企圖沒變,但執行投票和納稅的相關技術變了

從各種跡象看來,我們即將找出一個務實的方式,用一套機制「直接」決定我們的施政緩急、修法順序、以及預算分配。這個從間接變直接的實質差異,讓我們再也不需要一個具有時間差或資訊不對等的立法與行政民意代表

我們正在創造一個 real-time politics,在這個「即時政治」的體系中,利用時間差進行抹黑是沒有用的,利用資源不對等做票是沒有用的,利用資訊不平衡綁架民意是沒有用的。在即時政治的生態系裡,誠實是上策、專業是最重要的政治資本。

柯文哲便是在這樣的技術環境下,發現政黨式的代理政治嚴重地系統性衰竭,這裡有一股新的潮流。這股新潮流,並不會消滅派系,並不會結束利益分配。反而會創造出無數個即時派系,隨時都可以以低成本進行利益分配。

  • 代議士與既得利益者勾結的民主惡夢,可以不再發生

這就是我看到的 iVoting 與參與式預算。

i-voting 參與式預算都是柯文哲在競選之初,率先提出的政見。概念新穎,主流媒體看不懂也不在乎。然而,若「柯文哲現象」這個詞的意義,是台灣社會對新政治氣象與社會進步正面期待的行動表達,i-Voting 和 參與式預算這兩個政見的實質發生,才是台灣政治創新可能中,最具破壞力、也最具價值的一環。

當選民不再擔心代議士在當選後就拋棄忠實反應選民意志的責任,當選民具有預算審議的發言權,民主的實質意義正在發生歷史性的改變,台灣的「即時政治」,非常可能讓台灣成為全球政治史上的新奇蹟。茉莉花革命、佔領華爾街都是現象,但台灣有機會完整落實一個完整的新政治形態。

2006 年,紅衫軍。我認為這是台灣網路政治活動中非常重要的一個案例。我最在意的並不是這個政治目標和上街的人數,當時我最在意的,是活動訊息散佈的方式與速度、募款的速度與意義。

2006 年 8 月 14 日開始捐款,十天後突破一億元,8 月 25 日停止接受匯款,統計的結帳金額為新台幣 111,211,563 元。一個人捐獻 100 元的承諾金,承諾願意支持反貪倒扁的運動。原本預計一個月匯集 100 萬人,結果匯集了超過 130 萬人。每一筆匯款代表一股政治意志,每一筆匯款記錄就是一票。

試想,當時的紅衫軍如果加上 facebook、LINE 和第三方支付,會發生什麼事?如果這個模式不是用在罷免性的政治運動,而是用在建設性的政治人物遴選與政策的支持,會發生什麼事?

一開始,柯文哲用 facebook 對抗失去獨立性的媒體為自己發聲。到今天,柯文哲官網不只是一個媒體,更是開放資料的絕佳示範。柯文哲的臉書已經不是粉絲取蜜的源頭,更是組織動員的社群。一波一波的政策影片,成為和市民雙向溝通的原始材料。網路政治獻金的捐款,讓柯文哲有力量婉拒一筆又一筆的巨額政治獻金。

新媒體造就的政治社群,成為民意表達與互動的場域。虛擬支付造就的新經濟,彙集了超越經濟重分配的政治力量。iVoting 放在一個政治意志充沛的社群中,結合成熟流暢的虛擬支付。不論統獨,台灣的「即時政治」都足以成為未來一百年中國的標竿與挑戰。

我從 2014 年 4 月開始協助柯 P,中間差一點成為民進黨網路部主任,我一直想找機會說清楚,我婉拒的並不是蔡英文,我婉拒的是還在沉睡的民進黨。這六個月在我看來,柯文哲,作為一個團隊的代名詞,每一天都在擴大與落實他的施政範圍,彙集政策共識,持續優化團隊,不斷地把事情做對。

柯文哲在一次又一次的民調試煉中,實踐了一套「即時政治」的新施政模式。我們用 LINE 做政策討論、開放官網的資料與人民強大的創造力連結、從八十二首音樂的遴選中施行新的決策機制、用臉書急救被財團左右的媒體。11/29 投票日,反而只是一次模擬考,市民的滿意度才是他每天的政治測驗。

2014 年底有兩條路,但其實不用太仔細聆聽,也能聽見這具「即時政治」的光速引擎,發動的聲音。

(圖片來源:柯文哲 FB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