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點人】就是《逗點文創結社》,他是一個獨立出版社,以「閱讀,沒有句點」為精神,在看似極為文青的概念下,出版了各種各類的書籍。成立於 2010 年的逗點文創,結社內網羅了許多新銳作家,搭配獨特的出版企劃,以出版新穎、有質感的書籍為主要方向。目前規劃三大書系,純文學類的「言寺」、藝術生活類的「示見」,以及與創意人士合作的「逗點叢書」系列。

《BO》本次轉載的文章,作者是《逗點文創》的總編輯陳夏民。他說,他叫夏民是因為他在夏天出生,而且他爺爺也曾託夢告訴他老爸:「你的小兒子就叫做夏民。」快樂時他自稱出版界第二幽默的人,難過時他會邊看鄉土劇邊哭。著有《那些乘客教我的事》、《飛踢,醜哭,白鼻毛:第一次開出版社就大賣,騙你的》,譯有海明威作品《一個乾淨明亮的地方》、《我們的時代》。

30 街的兩匹斑馬》的創作起點來自於一篇報導:加薩動物園的斑馬餓死了,園長用染髮劑和膠帶把兩頭白色母驢便裝成斑馬,讓遠道而來的小朋友們不會敗興而歸。

如此荒謬的故事,若發生在台灣動物園,想必惹來一陣撻伐。

但是這一座位於加薩的動物園,卻成為了當地伊斯蘭人民的另類方舟,為飽受戰火摧殘而身心疲憊的兒童、成人們,提供了一點點希望與歡笑,讓他們重拾希望,確定自己終將前往美好的遠方。

荒謬的故事總是讓人在大笑之後,才發現當事人正與殘酷的現實搏鬥。於是,我們從他人苦痛之中獲得一絲慰藉,如果感動太過深沉,或許也願意參與這一個交遞善意的接力隊伍。

作者馬克.米榭—阿瑪德利就以這一則報導為題材,透過多重視角,以兩隻假斑馬作為多重意象,敘述一則荒謬故事如何牽動人際關係的蝴蝶效應,讓陌生人得以親近,讓他們所相信的價值得以得到印證。

在這樣一個小巧如集郵冊的故事中,你將看到一名戰地記者、讀到報導的讀者、讀者的畫家女友、動物園長、記者的 DJ 女友等人,和我們一樣面對著日常的憂慮與慾望,為了實現自我而汲汲營營。

書中有幾個片段寫的非常美,包括誤信「廢墟城市撫慰廢墟心靈」而日趨封閉、無法坦承接受他人關愛的戰地記者,如何因為假斑馬的叫聲而敞開心胸;在異鄉探索自己的潛能,卻碰了一鼻子灰的畫家女孩,終於找到靈感並且開始動筆的瞬間;以及終於願意告別單身並且迎接幸福的女 DJ 的心靈轉折⋯⋯

隨著情節支線慢慢匯集,讀者將發現這個聖誕節故事的走向如同一部好萊塢聖誕節電影:美好、溫馨,主角總會在故事收尾時遇見那一個永遠遇不到的人,所有擔憂的事情終將圓滿解決。太順利了吧?So What!一則好的「聖誕節故事」,就是必須為讀者提供美好生活的理型,讓我們願意投射自己到故事當中,陪著主人翁告別舊的人生,迎接新的開始——只要你相信。

他和周圍的事物產生了和諧、相連相繫的感覺,他以為永遠失去的某種安祥寧靜又找回來了。他已經不在加薩了,他在其他地方,和一些男人、女人、孩子在一起,和世界的公民在一起。這兩匹馬消除了時空的界線。

只要你相信,一則輕巧美好的故事(或是新聞報導),就能夠瞬間瓦解肩膀上的陳年痠痛,讓世故的自己歸還作夢的熱情。

書名:《30 街的兩匹斑馬
出版社:讀癮出版
作者:馬克.米榭 – 阿瑪德利
譯者:尉遲秀
定價:250
ISBN:9789868883321
出版年份:2013

(文章經《逗點文創結社》授權刊登,不得轉載;首圖來源:Gi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