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s fan

《BO》編按:柯震東呼麻事件爆發後,粉絲群起擁護:

觀察者網報導:大部分網友都對柯震東吸毒表示震驚並「圍觀」;而柯震東的粉絲則紛紛為偶像辯護,有粉絲甚至直呼「誰再說柯震東吸毒我跟誰絕交」,雙方大打口水戰。」

番新聞報導:柯震東微博上,有粉絲留言說吸食大麻無罪、有什麼大不了、大麻算什麼毒品,甚至還有人說吸毒沒有不對,這年代吸毒很正常等等,這樣的言論引發大陸媒體撻伐。

蘋果日報報導:「給房祖名機會」的版主留言:「我已經不能在『給柯震東機會』的專頁中留言了!真的是非常痛心!為什麼他們不分一點擁抱給世界呢?你懂的!」看來是「給柯震東機會」封鎖「給房祖名機會」

粉絲支持偶像、袒護偶像是天經地義,但是如果擁護的方式出了差錯,比如柯震東的粉絲硬要說「吸毒沒有不對」,這就有違大眾觀感了,如此一來反倒害自己的偶像被人看得更低。但,要如何避免「腦殘」粉絲出沒呢?

八月份的重磅新聞不少,但要說最富戲劇性的,莫過於“柯震東被自家粉絲玩死”。這場鬧劇除了讓我們圍觀消遣外,還提出了一個新課題:

在強調粉絲經濟的互聯網時代,企業和個人如何在聚攏粉絲的同時,防範粉絲失控所可能帶來的風險?

  • 腦殘粉絲可能玩壞你的品牌!

粉絲經濟能帶來巨大收益,這一點是肯定的,但過往大家的目光更多集中在了積極的一面,而忽略了這種模式可能存在的潛在風險。

在過去,粉絲們由於缺乏發聲平台,對明星和企業品牌的反向影響還很有限。而這兩年借助社交媒體,粉絲團已經成為了一把雙刃劍,用的好,受益良多,用的差,則後患無窮。但遺憾的是,絕大多數明星和企業並不在意如何運營粉絲社群,只是單純的聚攏粉絲數量,然後一味的取悅,獲取認同。

這樣靠數量累積起來的群體,在順風的時候或許能帶來不少收益,可一旦群體內部出現“腦殘”行為,那對品牌的負面影響就難以估量了。

柯震東事件只是這類“粉絲模式”風險的一個極端表現,但卻絕不是孤例。

  • 粉絲發瘋了,品牌該怎麼收拾?

從近期的明星品牌來看,TFBOYS、EXO 都曾出現過粉絲團狂熱過度導致“路人轉黑”的情況。而企業如小米和錘子手機的深度用戶自我感覺良好,看不得其他人哪怕是理性的批評而動輒大罵,為品牌招黑的情況也並不少見。

一旦遇上這種粉絲放地圖炮四處樹敵的事,品牌方往往是左右為難,明明不想把事鬧大,卻又不好喝止,生怕寒了大批粉絲的心。

面對粉絲失控這個定時炸彈,我認為最好的應對不是等問題發生後再做處理,而是要從早期就開始重視。

首先,要敢於篩選粉絲,捨棄三觀不一致的“異見者”。

目前大多數明星和企業,都為了取悅粉絲而不擇手段,無形中已被粉絲所脅迫,越來越缺乏自己的態度。依靠這種方式積累起來的粉絲,看似龐大,可變現價值和忠誠度卻都有限。大家可以設想下如果小米漲價 1000 元,或者某歌星的每首歌都變成付費收聽,自稱他們粉絲的群體中,還會有多少人願意繼續追隨。

在強調垂直化和個性化的今天,“你有多少粉絲認同你的觀點”要比“你有多少粉絲”有意義的多。

那麼回過頭來,我們假設柯震東的粉絲團如果從最初就堅持篩選具備正常是非觀的真愛粉,抵制“腦殘追星”行為的話,那這次鬧出“柯震東加油”話題的時候,其經紀團隊是否能無顧忌的在第一時間進行喝止,將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其次,要鼓勵並協助粉絲群構建自管理機制。

無論再嚴謹的篩選,只要品牌的粉絲積累到一定量級,都難免出現良莠不齊的狀況,這時,社群內部是否具備自發的管理機制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這一點,明星品牌倒是並不陌生,誰家偶像還沒有幾個能直接和經紀人聯繫的民間粉絲團。只是在目前看來,官方給予這類自管理組織的支持和培養還遠遠不夠並且比較隨意,粉絲團運營的好壞主要看是否夠運氣撞上有管理天賦的粉絲。

在我看來,官方沒有理由不重視粉絲社群的自管理機制。不夠完善的機制,無法有效協同社群成員統一行動,從根本上就已經喪失了社群存在的價值。這次柯震東事件中,實際上也有“真愛粉”始終在號召粉絲不要參與“柯震東加油”話題的討論,可惜缺乏足夠的聲量和支持,終究還是沒能起到效果。

與之相反,自管理機制如果構建的好,給品牌帶來的收益是巨大的。明星圈裡最成功的例證之一是李宇春的“玉米”,05 年超女選秀時,還是孩子的玉米們集體在各地街頭向路人借手機為李宇春投票,再將投票的手機費以現金還給路人並道謝。同樣是支持偶像,“玉米”讓路人感動,“腦殘粉”則是招黑,這中間的差距有多大,品牌方們都應該好好掂量一番。

(本文轉載自合作夥伴《虎嗅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