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現在大約有 6~9 兆美元的錢(大約佔全球經濟生產的 8%),在最近被使用於一些至少十幾億美元的計劃中。這些超級計畫(從建築到運輸系統再到資訊基礎建設)象徵著一股在人類歷史中最大的投資熱潮,但也造成了許多浪費。

人類總想建超級巨大的建築物,不論會有什麼後果。

即使在早期的宗教神話中為了通天而蓋的塔,最後也帶來了災難。同時在早期文明中也經常可見,為了建一些巨型建築,像是印度的泰姬瑪哈陵和埃及的金字塔而耗費大量人命。但我們仍持續如此,而這些僅僅是因為我們的慾望驅使。

  • 研究顯示:這些偉大建築中十有八九都會超支 50% 以上!

在 90 年代晚期, 哈佛商學院的經濟學教授 Bent Flyvjberg,開始檢視他家鄉丹麥的「偉大」建築:曾是世界上最大的吊橋和第二長的海底隧道。

「這個計畫是一個重大的災難,它所包含的問題從鉅額耗費到洪水、火災,都讓納稅人在工程完工前就已蒙受損失」 Flyvjberg 說到。不過看完這些資料,他並未發現有一個完整全面的研究,指出這些問題可能是此類大工程的通病,所以 Flyvjberg 決定著手找出答案。

此次研究過後的 15 年,Flyvjberg 研究了數以百計的超級計畫,並發現在那些花超過 10 億美元的計劃中總是產生了大量的過度花費。十個計劃中有九個都造成過度花費,且都超出原本的預期 50% 以上。

我們將討論有關 Flyvbjerg 的大型水庫研究,因為許多發展中國家正投入好幾億美元,來興建許多水庫以解決電力不足的問題。

事實上,許多大型計畫在時間、金錢、效益上成功達成的數量實在太少,難以找出統計上的數據作為成功的證據。他認為大概一千個中只有一個有符合標準。

  • 為什麼人們會想蓋超級建築?

儘管這看起來不可避免,但為什麼在預測超支上會失敗?

答案就在我們身上,我們身為人類最根本的慾望, Flyvjberg 稱之為「四大極樂」: 工程師和技術專家對創造新事物的興奮感、政治人物在興建重大建築物時得到名譽的喜悅、公司和生產組織創造錢和新工作的快樂、以及對偉大設計所產生的美的歡愉。

這些樂觀看法使我們高估好處而低估壞處。

  • 為什麼人們可以接受這樣弊大於利的方案?

經濟學家 Albert O. Hirschman 看到這個現象並提出了一個想法「一隻掩蓋事實的手」,如果人們知道這些計畫帶來的真正成本,他們將不會進行這些計畫,所以必定有一種機制隱藏了事實,同時促進了發展但也帶來偶發的災難。

這跟金融的複雜性促成了投資的想法並沒有太大的差別,因為當人們知道真的成本時,就不會進行投資。

然而 Flyvjberg 並不認同這個假設。他認為這個假設讓政府官員使用偽造的會計資料來推動計畫的進行,然後會說像是「若人們知道真正的成本,那就不會有任何建設」的這種話。

就像前舊金山市長 Willie Brown 曾在 2013 年建造舊金山跨灣運輸大樓(Transbay Terminal)時,使用這樣的說法。這樣的現象使得只有「預算編得最不真實」的計畫得以批准。

Flyvjberg 認為與其花更多心力在研究成功案例和審查現有計畫上,不如投入研究來找出,因為經濟和政治利益而產生壞預測的誘因。(例如:蓋 101 是為了顯示台北為亞洲金融中心、促進金融市場活絡、招商建造商圈;最後變成政績之一?)

不過此之前他看到了一個徵兆:大型計劃越來越有可能摧毀人們的職業生涯,尤其是再進入數位時代之後

譬如空中巴士 A380 噴射機的過度花費讓其主管丟了工作,K-Mart 在 IT 領域的升級失敗也讓其破產,而中國的鐵路部長也因為貪污和安全問題而下台。甚至美國總統歐巴馬的聲譽也因為他健保改革網路頁面的缺失而受損。

「IT 計畫就像不定時炸彈,會威脅到一個人的職涯、整個公司,甚至到總統職位」Flyvjberg 告訴《Quartz》,「但我們發現這是一個十分吸引人的研究領域。」

(資料來源:Quartz;圖片來源:Zblog,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