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如果要經營好,必然得將目光放的長遠,就像是之前《BO》曾分享過「想像不到 30 年後的世界?那就試著先想想看 300 年後啊」一文,談到了軟銀社長孫正義的未來想像與策略。同樣一個城市乃至於國家想要發展的好,也同樣必須將目光放的長遠。

舉例來說,執政者必須了解到在未來,像是 2030 年時全球的都市可能越來越多、越來越龐大;銀行將持續積弱不振、青年一代開始尋求群眾募資的等方式來解決以往被權力機構把持的交易 … …

全球多份研究報告都將 2030 年作為近現代的一個重要節點,那從現在開始算起的 16 年內,如果台灣要更好,我們就需要更完善、符合時宜的的人口管理與都市設計政策。接下來我們就從不同面向來看各家機構是怎麼預言 2030 年的世界樣貌,以及他們又是如何建議「執政者」該怎麼準備迎接未來的改變。

這樣說來今年的年底大選中,誰能給我們這些美麗的未來?

  • 所有的人都跑到了都市,都市將改變全球的經濟結構

對於將近 20 年後的未來,我們首先必須問:「是什麼造就了偉大的城市?」

為什麼我們要問這個問題呢?因為到了 2030 年,全球將有 50 億人口(約全球 60% 的人)在城市居住;相較於今日的 36 億增長許多,同時這些城市群體也將成為推進全球經濟成長的主力。

面對這樣的趨勢,對於開發中國家的領導人而言,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妥善處理這場盛況空前的「都市化」規模;至於對已開發國家而言,他們則必須面對老舊的基礎設施與捉襟見肘的政府預算。這些都是為了保證或是保持他們城市的競爭力,與生活其中的市民維生之計;同時,他們也都了解到環境維護的重要性,他們需要找到資源效率高以及永續的方式來管理城市。

為了瞭解將城市轉變為更卓越的居住、工作環境的關鍵過程和基準,美國著名諮詢機構麥肯錫發展、分析了一套全面的城市經濟、社會和環境表現指標的資料庫。這項研究包含了訪問四大洲中三十多位城市的市長,與市政府內其餘領域的領導人,綜合這些來自 80 多個個案研究的資料,我們可以更為深刻的了解城市領導人大多做了哪些來引導城市的進步,同時我們也都可以看到這些領導人多提供了自都市計畫到財政管理、社會住宅等多方面的服務。

詳細的研究結果在此(「How to make a city great」);透過這份分析報告,我們發現這些卓越的城市領導人都將這三件事情做得非常好:

● 他們都做到了「明智開發(smart growth)」。明智開發是一種城市規劃、交通運輸的理論,這個理論認為應該住商混和、交通導向、行人優先、對單車友善等;是著重可持續性多過於短期利益的作法。

好的城市領導者必須在思考自身城市時,同想思考地區的發展,因為當一個大都會擴張時,他們將會需要周圍衛星城市和區域服務供應者等的合作。此外,對於這些領導人而言,將環境的因素融入經濟決策是十分重要的,城市必須投資基礎建設以減少排放與垃圾的產生、水資源的消耗,同時還有建造高密度的社區。

● 他們花少錢做大事!偉大的城市確保了所有的財政收入稅、開發投資夥伴、擁抱科技、施行組織性改革以減少職務重複的職位、以及管理開支。

成功的城市領導者同時也學到,如果設計和執行得當,公私合作關係可以成為明智開發的主要核心元素,達到更少的開支、更高品質的基礎設施和服務。

● 他們關於改變的訴求贏得了市民的支持。這很不簡單,因為對於一個龐大的群體來說,做任何改變都不容易,特別是這很有可能招致反對聲浪。但這些成功的城市領導者們做到了!他們大多打造了一支表現卓越的公務員隊伍,同時他們還創造了一種工作環境,在這個環境中所有的工作者都將對他們的行動負責。除此之外領導者們也會抓緊每個機會與當地民眾、工商團體達到共識。

他們為了達到目的招募、保留了許多頂尖人才,並且強調合作以及訓練公務員們運用科技。

對於多數市長而言,他們無法成功是因為太警覺於他們的任期限制,但如果長期計劃擁有連結前後規劃的可能,並且因在短期計畫上能夠成功招攬不少支持,那想要展開一個永續的完美都市環境循環並非不可能。

  • 除了城市政府的改變,到了 2030 年金融、房地產等也將有不一樣的面貌呈現

2030 年是一個重要的指標年分。在許多分析報告中,都將 2030 作為一個重要的分析節點。

這裡有另一份來自英國的報告「Consumers in 2030 report」;他們說 2030 年的年度金融字彙與我們現今所習慣的金融行為將會相去甚遠。

到了 2030 年時,金融行為將更著重在共享,以及與大型金融機構的脫離。

舉例來說,房產的群眾募資模型將會大行其道。在這種模型中資金借貸來自於知道借貸者是誰的人(也有可能只在虛擬世界中了解),而這筆借貸決策並非由電腦來決定,而是由借貸者們自身來決定。

 這可能發生嗎?十分有可能,因為整個經濟環境可能到了 2030 年時也不會更好,銀行也可能因此還在繼續受人厭惡。

反過來,需求方則可能變得更為彈性巧妙;因為需求都將更貼近年輕人所偏好的選項,而在年輕人的選項中他們喜歡的都不再是傳統的途徑,諸如:多代家庭、昂貴房租等。反之,像「共有房產」這類選擇似乎也並非不可能了。

同樣的,這份調查也顯示出不只在房地產上會產生這樣新穎的好點子,根據《Forum for the Future》認為「退休金」就是房產之外的另一個例子,在近未來退休金的形式可能轉變為「永續」。

這個點子很簡單:不再將退休金投資於遠在天邊的金融產品,退休者轉而將這筆錢投資在當地社區,讓所居住地區的退休環境更有品質。

可能呈現的模式如下:

● 你可以如何幫助年長者生活得更舒適、安全?將退休資金投入當地經濟體系之中,這樣人們可以在離家近的地方獲得工作機會,讓他們對於工作環境感到更為安全、舒適。

● 如何幫助年長者應對逐漸升高的能源價格?允許他們將退休金儲蓄直接投入當地永續能源體制中,同時回饋年長者在退休後獲得有上限的能源收費回饋。

你可以看到這個點子就是:當地的資金投入當地的發展,反饋回來的不僅有金錢,還有更好的生活環境。

而從退休金運用方式到共有房產其實都已經初現苗頭了。

  • 到了 2030 年,全球有一半國家都進入了高齡社會、台灣將有近五百萬的高齡人口

除了城市的變化、人們生活面貌的轉變外,另一個重要的面向就是「人口高齡化」,這就是為何我們剛剛將「退休金」的議題拉出來談。根據《華爾街見聞》報導,當我們將時間切點同樣訂在 2030 時,從地圖上瀏覽過去幾乎所有已開發國家都進入了超高齡社會結構,而這將大大改變我們現有的政經結構,造成新一波的政經結構重組。

根據《經濟學人》的報導,老年人退休年限將拉長,政策偏好也會從不關心政治、人數少的青年團體轉向人口眾多並熱心參與政治的年長族群中,以美國為例現在有一半以上 60 出頭的的人都還在工作;而且有技術的老年人工作年限將更長,反之沒技術的人在任何年齡都受到衝擊;低教育程度並失業的年輕人將會嚴重地受苦。

以下我們來看看《華爾街見聞》的報導節錄,到底全球的高齡化現象有多麼顯著。

全球正以驚人的速度邁向老齡化,這對世界經濟可能是個壞消息。

據美國信評機構「穆迪」的報告,到 2020 年,全球共有 13 個國家將成為「超高齡」國,即 20% 以上的人口超過 65 歲。而到 2030 年,「超高齡」國家數量將升至 34 個。

現在只有德國、義大利和日本是「現役」的「超高齡」國家。

《BO》編按: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定義,一個國家內 65 歲以上的人口,佔總人口比例 7% 以上,即稱為高齡化社會、達 14% 稱為高齡社會、達 20% 稱之為超高齡社會。

根據行政院估計,台灣在 2018 年比例將超過 14% 邁入高齡社會、2026 年時超過 20% 進入超高齡社會。以 2011 年統計台灣有 2306 萬人為例,到了 2026 年時,全台將約有 460 萬的高齡人口。

該報告的兩位作者 Elena Duggar 和 Madhavi Bokil 警告稱,我們終於迎來了人口轉型。史無前例的人口老齡化將對全球未來二十年經濟增長產生嚴重的負面影響。

據穆迪,希臘和芬蘭明年就將步入「超高齡」。包括法國和瑞典在內的另外 8 個國家會在 2020 年加入這個行列。加拿大、西班牙和英國則在 2025 年,隨後是美國 —— 2030 年。

該問題並不局限在歐洲和北美。新加坡和韓國也將在 2030 年加入該行列,同時,中國也面臨嚴重的人口老齡化壓力。

下圖為 2030 年全球「超高齡」國家的分布,可以點進去到《CNN》看歷年變化

2030

◎ 為什麼全球老齡化會打擊經濟?

因為驅動經濟增長、養活退休人口的勞動力減少了。報告的作者認為,人口老齡化趨勢將導致家庭儲蓄減少,轉而降低全球投資。

但各國當局可以通過鼓勵移民來擴大勞動力,使人口老齡化影響降到最小,也可以加大科技投資幫助工人提高生產力。其他措施還包括延後退休年齡,及鼓勵全職媽媽們重回工作崗位。

  • 延伸閱讀

高齡化社會的政策偏好富人、高齡者,年輕人要生存難啊!

(參考資料:華爾街見聞McKinseyForum for the Future;圖片來源:TheArches,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