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昨天經濟部長杜紫軍響應「Ice Bucket Challenge」活動照片。

即使上週張家祝請辭經濟部長一職時,政務次長杜紫軍曾表達「個人沒有意願」接任,但這些日子來,可能的接任人選卻一直只有杜紫軍一個。8 月 6 日,杜紫軍就在由高雄返回台北的高鐵中,被宣布接任經濟部長。

1983 年,杜紫軍進入經濟部中央標準局,公職生涯已經超過 30 年,只有中間短暫幾個月擔任過經建會主祕,是繼陳瑞隆後,又一位真正經濟部基層出身的部長。這也是杜紫軍這次出線的理由之一,是最能無縫接軌現正推動包括兩岸服貿、貨貿以及自經區等重大政策的人選。

其實杜紫軍並非一開始就備受栽培,民進黨執政後的 2001 年,杜紫軍才升任工業局主任祕書,當時的工業局長,是前經濟部長施顏祥。有一次,施顏祥交辦杜紫軍,要他提出一份傳產升級轉型方案,結果才一個晚上,杜紫軍就將方案提交出來,顯示杜紫軍做事的高效率,以及對產業的熟悉程度,讓施大為欣賞

施、杜兩人一直有革命情感,即使後來杜紫軍一度從商業司長被調整為參事,而有意到大學教書,辭呈多次被當時的經濟部次長施顏祥壓下;直到施顏祥擔任經濟部長,杜紫軍也已經接任工業局長,繼續擔任施顏祥重要的產業幕僚。而他先前在擔任技術處長時,還曾以中央經費大力推動嘉義產業創新研發中心,以及南部傳統產業加值聯盟,是少數深耕及關心中南部產業發展與升級的中央級官員

杜紫軍曾說自己是最好的幕僚,在他以前的長官眼中,他確實也是一位稱職的幕僚。「但他一直保有事務官的樣子,少了點政務官的格局。」這位長官觀察,杜紫軍相當熟悉兩岸及國際經貿合作與談判,法令、談判程序等技術性問題難不倒他,卻比較缺乏談判策略。

近年來,除了經濟部長外,杜紫軍幾乎是最常站上火線的經濟部官員,對如核四、服貿等各項議題都勇於辯護,但也常被質疑,經濟部難道沒有想過其他替代方案?一位曾是他的部屬認為,因為是基層官員出身,長期培養出的公務倫理,讓他們對外發言一定是組織或是長官的意見,「與其說他聽話,應該說我們都是政策的 follower。」

雖然外界批評,馬政府只能在舊團隊裡找人,新部長人選了無新意,但也有人認為,經濟部業務範圍繁雜,外來的人要進入狀況不太容易,在目前兩黨對立、政策難以推動的情況下,任期又不到兩年,恐怕還是經濟部內升較適當,畢竟「目前只有杜紫軍最知道如何操作經濟部這部龐大的機器,」一位經濟部官員說。

(轉載自合夥夥伴《財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