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平凡家庭的王威中,是此次代表民進黨的士林、北投區議員參選人,高中時,他就對三種職業相當有憧憬─警察、老師、政治人物,「那時候就想改變社會,警察有槍可以路見不平主持正義,老師可以教育下一代,學生長大之後變成社會中堅,為社會做事情,後來這兩條路都沒走,就決定走政治,希望可以改變法規和制度,做出實質改革。」王威中說道。

談到為什麼從小就想改變社會,王威中笑說,小時候被爸爸影響很深,常聽爸爸說家裡附近一些不公平的事,「小攤販常常被取締啊,那些大的百貨公司,就算有更大違規卻都不會被抓,或是有親戚做小生意常被勒索,報警之後警察卻認為親戚沒有被傷害到,不了了之。」這些事情在王威中的心中發酵,成為他想改變社會的動力。

上大學之後,王威中發現,社會上的事情盤根錯節,並不是像小時候認為的那樣單純,那些不公不義的事,也並不只是一個警察,或任何單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結構的問題,因此,他選擇投身政治,希望能從根本解決問題。

  • 改革不能靠個人,需要世代覺醒

王威中認為,整個社會的改革不能只依靠個人,需要整個世代一起覺醒,才有足夠力量,但整個世代,其實代表了每一個個人的努力,「就像,318 學運不是偶然,是許多人前仆後繼的在努力,就算沒有引起波瀾,也不放棄,所以才能在一個時間點迸發出那麼多個人的力量。」他說,政治改革運動也是如此。

台灣歷史上,也曾出現過許多對社會改革很有見地的政治人物,王威中說,這些人卻常常因為個人力量太過微小,被淹沒在歷史洪流中;但也許現在是一個好的改變契機,因為社會已經被壓抑了十幾年,再加上學運對社會各層次都有許多啟發,國人對於選舉文化和政治活動的反思也開始產生。

過去的選舉文化,不外乎是紅包、白包的場合,或是各種關說和利益交換,王威中認為,現在整個新舊世代要開始交替,看見很多既得利益者願意放下自身利益,如許多軍公教出身領 18% 的人,也都願意反對 18% 這種不公平的制度,投入追求社會正義的行列,他說,但整個社會改革的推動,還需要更多人的覺醒,才能產生巨大的改變。

  •  新世代投身政治,阻礙一波波

「其實,政治市場就像一般商業市場一樣,新進業者一定會被舊有業者排擠,再加上我又是個體戶,和大企業連鎖店不一樣,不是世家也不是富二代,要在這裡面存活下來本來就不容易。」王威中體認到這條路並不好走,媒體常把他歸類為英系,但其實他認為英系並非傳統定義下的派系,不是利益與資源的裙帶集團,只是理念的結合。從蔡英文辦公室出來的年輕人,除了得到精神鼓勵和引薦一些人脈外,大多還是靠自己。

 

政治文化中的共生關係,王威中認為,對新一代想投身政治的年輕人而言,確實是個阻礙,「政府官員、警察、民意代表等等,都在這個共生關係中被豢養,要打破這個,實在是很不容易,而且,只要試圖去打破,就一定會妨礙到某些人的利益。」在改變社會前,如何先站穩腳步,不被社會改變,是新一代年輕人參政的重要課題。

王威中指出,以民進黨為例,雖然黨內氛圍普遍支持弱勢及居住正義,但也有些議員在要推動法案時,卻會站在建商立場,如他認為,文林苑王家在該都更案中,是可以被保留下來的,但卻因為建商希望利益極大化,政府也默許這種情形,才會發生憾事,且在此事中,並非所有民意代表都站在弱勢這邊。

  • 新生代力量與政治陋習,誰能勝出

談到王威中未來若順利當選,面對文林苑類似情形會如何因應,他說,自認自己不是一個物慾很高的人,因此不太會被金錢利誘,面對「魔戒」的考驗應該能順利通過;只是,他也再次強調,光靠一個人的力量不足以改變,需要大家一起來推翻這些政治陋習。

王威中舉了香港傳記片《五億探長雷洛傳:雷老虎》為例,故事中的主角雷洛,原先不願意接受收受賄賂,但也沒想過要推翻這個結構,只是,到後來整個制度的力量卻逼著他和其他人一樣成為共犯結構,以避免他成為整個結構的破口,王威中認為,台灣政治文化也是如此,若只有一人清高、不同流合汙,常常也無法改變現狀。

除了面對利益的考驗,王威中也提到,台灣政治文化中還有許多待改變的地方,包括紅包、白包文化,以及各種老套選舉活動,如到菜市場拜訪這種純體力勞動的活動,各候選人都在拚誰能在最短時間內握到最多選民的手,見了面也只說「拜託、拜託」,無法好好和選民溝通。

王威中說,不僅是自己,所有和他年紀相仿的參選人們,若自詡為一個新世代的力量,都必須要有面對這些情況的心理準備,一起來推翻現況。

  • 世代交替定義,年輕力量自己賦予

對於現在許多政黨都在提的「世代交替」,王威中認為,年輕世代的政治人物應該期許自己,世代交替不只是新陳代謝,而是要真正用新思維去提出新作法,從中看見新一代的圖像。

他認為,從前許多年輕人都投入商管科系,覺得能夠摸到錢的工作才是最實在的,但近幾年,年輕人願意去參與政治,也有很多政治大老樂見這樣的現象,對新一代產生期待。

王威中說,根據他自己的觀察,現在會出來參選的年輕人,和過去政治人物最不同的地方在於,新世代用更高的層次去思考,就算只是參選一個地方性的民意代表,也能提高思考層次到結構性議題,不再只著眼於自己選區的事,「即便結構性的議題並非地方層次民代能夠解決,但大家願意去思考、提出願景,大方向也才看得見。」

儘管身為民進黨員,王威中卻期許像自己一樣的新一代年輕參政者,能給台灣一個突破藍綠的未來,雖然這並非容易的事,但他認為,台灣的政治圈長期被國、民兩黨所把持,小黨毫無生存空間,對台灣而言是很糟糕的事,希望世代交替後的台灣,能夠有更不一樣的氣象。

想要看更多精彩文章嗎?請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