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自 2011 年日本福島事件後沉寂了一陣子的中國核電廠建設,現在又捲土重來了;中國多家媒體再次發出今年沿海核電廠將重啟的訊息。

然而,提到中國沿海核電廠,就不得不思考到台灣的安全問題,據《好房網》今年年初報導:中國沿岸核電廠距台灣最近的僅 160 公里,分別是位於福建的福清寧德核電廠,比台北到屏東還近!一旦發生核災,台灣無可避免地會受到波及;也因此中國的核電問題我們不可不思。

核能是中國未來重要的能源手段,照目前的局勢看來中國政府對於核能勢在必行。儘管有關當局聲稱他們的技術成熟、應無後顧之憂,然而也像 2011 年時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協會理事長賴偉傑受訪時所言「中共的核能技術安全性、沒有公民社會監督及距離台灣近都很令人擔心」。

我們該怎們因應呢?福島事件時,曾一度備受討論的「兩岸核能安全聯繫機制」依據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的報告顯示已成功建制、雙方傳真效果良好,然而我們對於核安的監督與防範該僅只於此嗎?

先瞧瞧中國怎麼報導這次沿海核電廠重啟吧。

今年以來,中國中央高層對重啟沿海核電的願望極為強烈,領導人多次表示要儘快重啟核電。如今,中國沿海核電的重啟基本已經準備就緒,只差發令槍響了。

下圖來自「中電」,為中國目前核能發展近況

《經濟觀察報》,遼寧紅沿河二期、遼寧葫蘆島徐大堡一期和廣東陸豐一期等工程,都有望成為日本福島核事故後中國首批重啟的核電專案,其中紅沿河二期被認為獲批的可能性最大。

一位國家核安全局官員表示,「目前待批的專案中,只有紅沿河二期採用的 ACPR1000 技術爭議最小,而且技術相對成熟,年內獲批可能性最大。」 ACPR1000 是中國廣核集團研發的具有三代技術特徵的核電技術。

由於 2011 年日本福島核洩露事故,中國核電專案建設暫停了三年多,如今離重啟已經越來越近了。

此前,《華爾街見聞》曾介紹,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近期一次會議上表態稱「(核電)年底之前怎麼樣都要啟動了」。隨著這一時間視窗逐步逼近,箭在弦上的氣氛日益濃重。

此前,高層也多次表達了重啟核電的意願,今年 3 月份,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明確提出將開工一批核電專案;隨後 6 月 13 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主持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上著重提出將在採取國際最高安全標準、確保安全的前提下,抓緊啟動東部沿海地區新的核電項目建設;6 月 26 日,國家能源局局長吳新雄在國家能源局上半年經濟形勢座談會上明確提出,在採用國際最高安全標準、確保安全的前提下,適時啟動核電重點專案。

  • 沿海核電廠重啟運轉?別怕別怕!中國政府表示:安全絕對有保證

然而,雖然沿海核電專案眼看就要重啟了,但對於一直期望破冰的內陸核電,一位接近國家能源局的人士則表示,近兩年內啟動幾無可能:

一方面 2012 年部署重啟核電建設時,國務院曾明確十二五期間不安排內陸核電專案。

另一方面,一直呼籲重啟的江西彭澤、湖南桃花江和咸寧三座內陸核電站,相關設備已轉移至其他沿海項目,這也釋放了國家近期內不會批復內陸核電的信號。

今年沿海核電專案遲遲沒有重啟的重要原因之一,源於 AP1000 技術的不成熟。

作為國內首個採用 AP1000 技術的依託項目三門核電一號機組原計劃於 2013 年底並網發電,但是事情在去年年初發生了一些變化,負責 AP1000 主泵製造的美國 EMD 公司多次運抵中國的設備都不合格。而目前取得核電小路條而未核准的專案中,有 70% 左右的專案採用或間接採用 AP1000 技術。

2012 年 10 月底,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通過了《能源發展「十二五」規劃》以及《核電安全規劃(2011 — 2020 年)》和《核電中長期發展規劃(2011 — 2020 年)》。

會議對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的核電建設做出了明確部署:

一是穩妥恢復正常建設,穩步有序推進。
二是「十二五」時期只在沿海安排少數經過充分論證的核電專案廠址,不安排內陸核電專案。
三是按照全球最高安全要求新建核電專案。新建核電機組必須符合三代安全標準。

這三條標準被看作是當前核電重啟的充分必要條件。

  •  延伸閱讀

被俄國嚇怕了,歐盟決定「能源鎖國」建造橫跨 28 成員國的替代能源網

(轉載自合作夥伴《華爾街見聞》,不可轉載;圖片來源: jemasmith,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