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中國三千年文化受了孔夫子的薰陶,中國前總理周恩來曾說:「人世間窮人幫助窮人是出於真心真意,不會有甚麼企圖,被幫助者會受惠不忘。」聽起來真是高尚。

美國是世界的老大哥,講出來話當然也不一樣,前總統杜魯門則表示:「全球超過一半的人口都生活在苦難的狀況。他們的食物短缺,並受疾病煎熬,經濟生活處於原始及滯後的狀態。對他們和較富裕的群體而言,他們本身的貧困都帶來障礙或威脅。」所以先進國家援助貧困國家,是為了換取富裕族群的和平和利益?

2011 年,非洲多了一個全新的國家 ─ 南蘇丹,它的獨立也帶走了豐厚的石油資源,中美之間爭相對南蘇丹伸出援手,是另有圖謀還是一片善心,讓我們接著看下去。

  •  為了更長遠的利益

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成立,受到美國國會如此大的關注。在費盡千辛萬苦幫助南蘇丹獨立後,2011 年 7 月 9 日南蘇丹獨立日,美國總統歐巴馬發表了一場慷慨激昂的演說:「我對於南蘇丹和美國之間的友誼深具信心,在南蘇丹人辛苦建立國家後,我們承諾保持合作關係,建設一個安全、積極的政府,能滿足他們的抱負,同時尊重人權。」

從蘇丹獨立之後,美國在蘇丹投入數十億元,用來人道救援和提供軍事、安全協助。大量投資政府機構、基礎建設 (修築橋、道路)。派遣軍事顧問訓練南蘇丹的武力,也協助培養政府官員,另外還有一系列教育、貿易上的支持。

這種種的努力,無非是希望能推銷民主,藉以鞏固在非洲的戰略利益,趁機宣傳民主帶來優秀的政府。看似美好的泡泡,在一夕之間破滅,南蘇丹陷入人道危機、飢荒、國內種族問題,成為世界上最脆弱的國家。

  •  有錢能使鬼推磨

2012 年南蘇丹剛成立,總統基爾風塵僕僕前往中國,和中國當時領導人胡錦濤舉杯歡慶國家的誕生,這趟旅程絕對沒有白費,八十億元順利入帳,預計用在基礎建設和採油設備上。(一個中國高級官員還透露若他們能和北方鄰居取得永久的和平,可能投資更不止這些) 兩年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以 40% 的持股,成為南蘇丹第一大石油財團的股東。

2013 年的前十個月,中國從南蘇丹進口近一億四千萬桶石油,幾乎是該國 77% 的原油出口量,「中國主要的目的在於創造穩定的環境,以經營有利的商業模式,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中國非得碰到政治這塊。」前美國國安局非洲司司長 Cameron Hudson 表示,「他們在朱巴做很多生意,不僅僅是石油。」

在去年年底,南蘇丹陷入內戰前幾天,財力雄厚的中國進出口銀行被報導正準備借貸二十億元,修築六條主幹道,包括總長一千五百公里的高速公路連結首都朱巴,一座橋、一座水力發電廠、一座政府會議中心、一座體育館。

最近,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承諾拓展貿易、農業、能源、建設的全盤合作,再加碼一億五千八百萬修復、擴建機場,另外提供大批自動步槍、彈藥、榴彈發射器、手槍給基爾政府。

中國對南蘇丹的興趣,就像是它對非洲的興趣一樣。北京著眼於非洲在外交場合上的合作,非洲總共佔聯合國大會 25% 的席次,等於 25% 的票,影響力不容小覷。除此之外,經濟也是非洲和亞洲之間關係加深的主要因素,像前述的可觀的能源交易,但中國其實在放手一搏,因為它看到了非洲成長的市場,期望能夠成為衣服、食物和其他消費品的供應商。

  •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南蘇丹就像是中、美在非洲競逐的縮影,2000 年中國在非洲的貿易首度破一億,接著以每年 30% 的幅度成長,九年後取代美國,成為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不甘示弱,在 8 月 4 日 召開的美非峰會前,就曾透露可能會有一筆高達九億的生意成交,無疑地在跟進中國貿易的腳步。

歐巴馬:我們的目標不是要對抗中國,也不是要遏制中國。

不管是在南蘇丹或是非洲,似乎美國都只能望塵莫及,和平基金會的資深合夥人 Patricia Taft 強調「中國會持續侵蝕美國在非洲的利益,但美國在政治領域仍然佔有優勢,這是中國沒有辦法給的。」

然而這樣能持續多久?

東非預備武力 (EASF) 的主席 Benediste Hoareau 認為,一個新的冷戰毫無必要,中、美之間存在很多機會,若是兩者選擇相互對抗,一定會帶來很大的麻煩,就好比兩隻大象在打架,「誰會被踩死還需要我跟你說嗎?」

資料來源The Huffington Post ,圖片來源:sidelifeUnited Nations Photo ,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