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言:本文作者為蔡瑞堂,他的現職為民進黨新北市黨部組訓組副組長,同時他也是呼叫政府的網站專欄作者。蔡瑞堂從民進黨的角度以及他個人對社會的觀察與體會,寫了一系列【在民進黨裡看台灣】的文章。這篇文章點出了台灣年輕人對於未來的迷惘與徬徨。

最近,捷運車站出現了兩則關懷兒童的勸募廣告,一則是「弱勢家庭兒童脫困基金募集計畫」,另一則是「午安飛翔陪讀計劃」。

這些活動的發想,是了解到社會越往文明、國際化以及科學密集化的面像發展,文字、語言、數理、及史地的基礎學識,就越顯得必需與重要。也許不是每一 位孩童都有強烈的升學意願與必要,但仍需尊重他們日後的意願,同時更了解到,每一個學童所具有的「未來性」和「可能性」都是值得期待、栽培的。因此如何避免這些孩童,因為一些非自願性的原因,提早退出學習的過程,就是這些活動的主要目的。尤其在現實社會裡,教育是影響個人發展與社會階流動的主要因素。

但是,再往更深一層想,卻是一種很驚悚的錯亂!當我們還在富裕台灣的集體記憶中洋洋自得,卻少有意識到台灣的高齡化。社會經濟發展越成熟,人類越來越健康,卻越顯現勞動市場難以流動的困境。作為職場的新參者,年輕人逐漸滑落為不確定的世代,當他們的前輩,年紀輕輕就能成家立業,投資置產,享受退休保 障。新一代的年輕人卻因高失業率與低薪資,不知何時升遷,買不起房子也養不起孩子。無意間,人的健康與壽命,無意間造就了一種新的社會衝突。

青年就業的解決之道,首要經濟發展。然而不只國家的人口走向高齡化,當傳統產業的生命曲線走向後半段時,政府並未積極結合知識經濟再創產業的技術優 勢,結合原有的深厚產業基礎與品牌創新,厚植經濟的實質競爭力,再進軍國際市場。依舊停留在早期的「廉價成本至上」競爭策略,忽略了發揮台灣社會創意與創新能量,以及專屬特色的「加值高值的要素品質優勢」。

廉價致勝的價值觀,使得許多產業紛紛出走,外移到其它以具有廉價成本優勢的國家地區,先是中國大陸,然後南向轉移到印尼、馬來西亞、泰國、越南,再向南、向西轉往印度、孟加拉。外移的結果,最後造成台灣本地產業部門的嚴重萎縮,也成為台灣整體經濟社會全面後退的主要根源。

經濟市場的就業問題,政府債務、能源問題、企業醜聞…一連串的危機,影響了人民安業久居的信心。圖方便地將一連串的問題留給還不存在,或還沒有發言權的後代去解決,是我們這一代人的無能、偷懶、自私?還是以為將不同時空的世代擺在一起,越能協心同力面對這個集體衰老的國家,只是越晚到的,承受的負擔就越沉重。面對這樣的未來,如果他們不能靠教育來掙取,他們想要的工作、人生,甚至民主,他們應該靠什麼?兩個活動的主辦單位,應該是有感於此吧。

想要看更多精彩文字嗎?請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