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中國的經濟崛起,是複製亞洲四小龍的經濟模式而發展起來,日本、香港、台灣、新加坡都是中國效法取經的對象。中國上個世紀的經濟快速成長過程中,台商扮演重要角色,同時也帶動台灣自己的經濟增長繁榮。但是,依賴中國經濟高速成長作為本國的經濟發展策略,風險極高。

經濟學人最新的一篇文章,以亞洲市場為概觀,觀察中國過去兩年 GDP 成長趨緩後,各國家面臨的問題,太習慣搭便車,很多亞洲國家包括印尼、澳洲、香港、日本與韓國的企業都在中國增長減速後嚐到苦果。其中,依靠出口基礎資源到中國的澳洲,如今卻面臨著國內經濟衰退的現象。在中國逐步崛起後,他們正在重新校正與鄰近國家的經濟依賴關係,文中,一張各國 GDP 與中國市場連動狀況的圖,台灣對中國出口市場的依賴程度高居第一,雖然出口商品多為消費品,但如此高度依賴中國市場,將使台灣的國際貿易談判能力和彈性應變能力大幅降低,不得不謹慎。

在蘇門答臘島中部附近,有一個曾經是被森林所掩蓋的印尼島嶼,但因為地底下有豐富的煤礦資源,而促使黃色大型的挖掘車將煤礦挖出,交由 60 噸的卡車開過礦山 Pauh,日復一日,歷經 5 年的開採,以及中國對燃料的需求,已經在土路上留下很深的煤礦車軌。然而,最近因為中國對燃料需求趨於穩定,不僅使得煤礦價格逐步下滑,也使得經營礦業的公司 Minemex 不得不讓員工休時間更長但沒有薪水的午休,一名 38 歲的員工就說:「我們沒有其他選擇,只能夠忍耐了」。

「忍耐」一詞對於越來越依賴中國出口的亞洲國家而言,似乎是不得不的選擇。在過去 30 年裡,中國每年經濟都平均成長 10%,但是在過去 2 年卻只成長了 7.5%,這數值對於其他國家而言當然是很值得羨慕的,可是對中國而言卻顯然是經濟下滑的壞消息,甚至對鄰近區域的國家也不是好消息,因為這會影響到其他國家。以台灣來說,自 2012 年起,由國人經營的機器製造商,對中國的出口量已經下降超過了 20%,而澳洲出口到中國的鐵礦價格,最近已創下過去 21 個月來的最低價,此外香港的珠寶價格也因為中國打擊貪污,而在今年掉了 40%。

但是,「忍耐」並不適用於所有與中國經商的國家。像是分析家指出紐西蘭的牛奶就是中國所渴望的產品之一,到斯里蘭卡的中國遊客比起前半年的時候更多出超過一倍的量,30 歲左右的中國女性更是樂天公司網站上,現在購買化妝品的國外顧客中最大的客群(編注:樂天集團是由南韓大型經銷商經營的多元跨國公司)。

  • 現在,消費型物品在中國正夯

上述兩種相反的命運起因於中國的變化。除了投資以外,消費是另一個促進經濟的主要項目。根據中國官方資料,從 2010~2013 年,家庭消費在 GDP 中所佔比例已經自 34.9% 略微提升到 36.2%,有些經濟學家更認為可以在高個 10%,甚至今年四月政府做了鐵路和公共住房的建設,在中國經濟的成長因素之中,消費仍然佔了一半以上的地位。

雖然受限於中國經濟成長的變化,但是在重新達成平衡的過程裡,正逐漸有突破中國邊界的現象。首先,必須先知道中國買了些什麼。雖然中國幾乎有一半的進口是將零件組合後再出口的貨物,但是在 2013 年時中國的進口額是 19500 億美元,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進口國。而台灣比起其他亞洲國家,更加依賴於中國的進口需求,也因此更容易受到影響。

從下表可以看到,在 2009 年時我國對中國的出口額佔了 GDP 的 6%。(編注:我國出口到中國的增值稅,簡單來說是指進口到中國的貨物,必須依其價值再額外繳稅,佔了中國約 6% 的 GDP) 許多的出口貨物(像是手機)主要是著眼於消費而非投資,(因此對於台灣似乎) 仍處於有益的發展。不過,台灣對中國出口的依賴度仍在增加,今年六月的出口訂單又較去年增加了 15%。 風險比較大的是那些出口內涵主要是貨物和資本貨物(如重型機械)的國家。其中對中國而言,澳洲是這類商品最主要的出口國,因此研究機構 Capital Economics 指出,假如中國減少投資的話,澳洲成長率將會減少約 0.8%。目前這件事還未發生,但是澳洲礦業的衰落已經使他們的失業率攀升到 6%,不僅是 10 年來的最高點,更暗示其脆弱性。

  • 中國透過市場進行再平衡

即使是沒有大量出口貨物到中國的國家,也都能感受到透過商品市場進行的,這一段再平衡過程的影響力。當中國對原物料的需求越發平和時,原物料的價格就會隨之降低,這點可以從自 2011 開始,印尼煤礦價格下降了近 50% 中看出來。這主要與中國政府政策有關,他們想藉由降低對煤礦的需求,來引導電力公司放棄使用最便宜,同時最具汙染性的煤炭作為發電燃料,而現在礦山 Pauh 就是這樣。如同印尼煤炭礦業協會 Gatut Adisoma 所說,我們不能夠再用煤炭賺錢了,除非我們是位在能夠將煤礦資源順利搬上船的海岸線上。 但是,並不是所有的商品都是愁雲慘霧的。

像是主要用於消費性商品的金屬原料(如鋅多用在汽車製造上),正超越鐵礦石等與中國舊經濟成長模式相關的貨物(鐵礦石是鋼的前驅體,和當時中國大量建造房屋的計畫相關)。又因為商品製造商的痛苦,對於消費者而言卻是種解脫。像是自南韓到泰國的大部分亞洲國家,都是金屬和能源的主要進口國。以印度而言,如果該國總理莫迪開始進行基礎建設的話,他們在中國較少的投資反而會是一個有利的背景。

接著橫跨麻六甲海峽,從煤礦山 Pauh 到馬來西亞所經營的世界最大保險套公司 Karex,都是因為中國進口貨物的轉變而興起,同時也是因為中國需求而連帶變動商品價格。像是保險套的進口量從 2007 到 2013 年,幾乎是 3 倍成長,達到 3400 萬公斤,而此一增加是因為城市化、收入和教育程度的提高,及休閒時間增加;同時連帶的,保險套主要原料橡膠的價格,自 2011 年開始,就因為採礦業和建築業對於超大型輪胎需求下降,而幾乎減半了。

目前 Karex 對中國的出口額大約只佔公司的 1/10,而該公司總裁 Goh Miah Kiat 對於在中國的商業未來很是樂觀,因為他認為大部分的人都視進口貨比本地貨好,所以會選擇購買馬來西亞製的保險套。從保險套、牛奶到汽車,可以發現「假若出口國販賣中國消費者想購買的東西,就能夠獲利」的這種想法,其實是一種投機但又是可以從中國商業獲利的方式。

(資料來源:The Economist;圖片來源:The Economist、 epSos.de,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