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之前在經濟大事中我們有提過,因為我國與美國簽有肥咖條款,美國政府要抓逃漏稅肥咖,所以現在我們所有人去銀行開戶得先要聲明自己是不是美國人。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五月時美國政府像馬英九追稅,台灣總統竟然要像美國納稅!

目前美國肥咖法案部分條款在今年上路,台灣被列為跨政府協議(IGA)的「視同簽署國家」;政府表示年底時 IGA 將送交立院審議,不過目前看來多數立委表示「如果無法進行互惠」,那該法案可能江難以通過。

截至目前,對於美國的 FATCA,有人說是令人窒息的治外法權,也有人認為是透明財稅的完美制度;各項評論眾說紛紜,我們且先來看看《經濟學人》怎麼說?而美國自己人又是怎麼看的吧。

最近一個在日內瓦舉行的離岸財富管理者的會議上, Sullivan & Cromwell 律師事務所的 Basil Zirinis 發表了他對發生在伊拉克的一些事件的討論,與此同時伊斯蘭聖戰士正向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邁進中。

Zirinis 指出歐巴馬將城市用紅線包圍了起來,且若有必要的話,他將會對那些聖戰士使用 FATCA 條款。更糟的是,他們將不會得到期限寬延的對待,其中有如核彈般的必殺選項將會是像對待瑞士那樣的對待他們。

這是一個乏味的譬喻,但卻很有說服力。

什麼是 FATCA?它代表著 Foreign Account Tax Compliance Act,這是一個在 2010 年通過的美國法律,專門針對用離岸帳戶來逃稅的人,尤其是於日內瓦和蘇黎世兩地。

這個有部分在 2014/7/1 生效的法律是近一個世紀以來,在打擊國際逃稅上最重要也最受爭議的進展。因為它的複雜性、遍及全球的能力,以及遵從必須付出的高昂代價,讓它被許多有錢人憎恨且懼怕著。而一位高階銀行家就譴責這是「令人窒息的治外法權」。

透明化倡議者很愛這個法案,因為它摧毀了原本只有在被要求時,國家間才需要交換稅務資料的舊方式,而這種方式被他們視為是一種不便且容易作假的方式。而他們希望 FATCA 能夠促成自動的稅務資訊交換機制,讓一切的稅務陰影無所遁形。

基本上來說,FATCA 讓外國的銀行及金融機構進入美國國家稅務局的掌控之下。他們必須在把美國客戶的資訊交出去和把 30% 的收益交給美國兩者之間做出抉擇。

而這項威脅目前看來是十分有效,有 77,000 家金融機構簽署了條約,80 個國家和美國達成協議讓他們國內的銀行把資料交給美國。

金融產業正試著找出那些資金、信託或其他非銀行的機構被法律認定為「金融機構」。而對於美國人士的定義也帶來了很多困擾,其定義十分廣闊且包含了非美國公民但近期曾持有綠卡,以及非美國人但和美國有各式各樣的個人及經濟上聯繫的人。

「有一些加拿大的『冬鳥』會因為每年冬天往美國移動而被算在其中」,McGill University 的稅務教授 Allison Christians 說到。

而因為實施上的複雜性問題,美國政府必須延長一些機構的死線。舉例來說,銀行只要有試著去執行,就有兩年的緩衝期來完成這項法案的要求。

  • 美國的強勢法案,讓 700 萬海外美人心寒了

FATCA 早已讓居住在國外的 700 萬美國人感到心寒,有數以千計的人被當地銀行及投資機構通知不願意再和他們進行交易,因為這帶來了太多的麻煩。許多人現在必須要花數千美元來疏通紙本作業到美國國家稅務局,即使是在他們沒有稅要繳的情況之下(但大部分都有要繳稅,因為他們在國外會要交更多的稅,這被視為是對應該在美國繳的稅的債)。

在 2013 年有 2,999 名被激怒的海外僑民公開放棄公民身分或是綠卡,在 2014 年的第一季也有超過 1000 名的人放棄(在 FATCA 實行之前一年最多只有幾百人放棄)。

而其他人則選擇保留美國人身分,並向當地的不友善借款者反擊。一位在荷蘭的美國人透過反歧視法律控告當地的借款者凍結他和其他 149 人的帳戶,而他成功在四月的時候贏了這場訴訟。

為了自身的信譽,美國國家稅務局承認了這項問題,並嘗試去緩和這些影響。它最近提出了一個有效率的遵守方案給那些填錯表格的僑民們,盡管他們仍然要重填最近三年的資料。

FATCA 同樣對美國國家稅務局造成困擾,因為其帶來了龐大數量的資料。公務員們面對了遠超他們能夠負荷的資料量(感謝財政縮減讓他們人數不夠),讓他們接近崩潰的邊緣,一位前高階官員說到。

不過這項法律到底有沒有確實抓到目標物仍是未知數,畢竟經驗豐富的逃稅者是不會用真名來持有自己的財富。FATCA 會貫穿某些空殼公司和背後隱藏的結構,但參議院的調查者和其他專家認為漏洞仍然存在。

而另一個有關的問題是 FATCA 會不會負責自己的支出,如果僅算入美國的金融機構的話,答案是有可能的,只要能夠收超過 800 萬美金這個國會預測的數字(但這項法案在事先沒有進行過任何成本效益分析)。然而,大部分的協從成本都是來自於非美國本土的銀行,而這些成本也大大的超出了會收到的稅金。

「FATCA 正把私人資產放在篝火上烤,並試著蒐集那些燃燒後的塵埃」 Stikeman Elliott 律師事務所的 Richard Hay 說到。

曾擔任美國國家稅務局前代理官員並目前任職於 Caplin & Drysdale 律師事務所的 Mark Matthews 認為放在追殺海外逃稅人上的努力有點不成比例的大:他們逃稅的金額和其他避稅者比起來是那麼的微不足道,像是小型公司的未公開收入所能課到的稅就多上許多。

而另外一個問題是 FATCA 該不該被納入另外一個由 OECD 所進行的計畫中,該計畫會每年在會員國間互相交換金融資料。這項計畫受到超過 50 個國家的支持,其中包括一些歐洲大國、印度、中國、巴西等等國家(且大型銀行都認為遵守全球統一的標準所需的花費要小的多。)

這項計畫和 FATCA 有個很大的不同:資訊的交換是基於居住地而非公民身分。

隨著更多的國家要推動統一的稅務資訊交換機制,問題的焦點就轉換到美國是否願意配合上。舉例來說,拉丁美洲是許多在佛羅里達的銀行的客戶,但美國對於和其中的那些國家及和跟他們交換多少資料仍持保守的態度。

同樣地,在空殼公司的資訊獲得上,因為擁有者的資訊不明,所以收集到的資料也十分有限。因此就某種程度上來說,美國比那些他所譴責的避稅天堂還來得不公平許多。

  • 延伸閱讀

 Piketty 解決貧富差距的方法「全球財產稅」,不是紙上談兵?

(資料來源:The Economist;圖片來源:Fibonacci Blue,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