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問各位一個問題,中國是不是集權國家?我想大家提供的答案應該都是肯定的。再問,美國呢?第三個問題是,身為一個台灣人,我們受誰的統治比較多?中華民國政府,還是臉書?

我之所以很少批評中國,是因為你會嘲笑 4 年級生不懂代數嗎?小學生還沒成熟到需要瞭解代數,才能平安渡過日常生活。

但台灣有個有趣的現象,就是為了增加自己的自尊心,又或是被利益集團洗腦『正確獨裁』的定義,會一味的嘲笑對岸活在楚門的世界中,而自己則生長在自由的寶島內。但真是如此嗎?

網路自由就是一個例子,比方說,中國的萬里防火牆,就是活生生的網路集權案例。一個中央獨裁的共產黨,控制整個內地的網路資訊。雖然大陸有百度、新浪、人人、優酷、土豆、阿里巴巴等網路軟體,但流量幾乎都受北京政府的監控。所以可化繁為簡,甚至化簡為一。

反觀自由的燈塔—美國,雖然這個國家沒有一道自由女神防火牆,但有著與老共一模一樣的網路陣容,供全球愛好自由的人民享用。對應上述中國的軟體,美國有 Google、推特、臉書、YouTube、與亞馬遜,可以說幾乎無縫接軌。

  • 只要有牽涉恐怖行動的內容,就要毫無保留的提供資料

但你會說,美國所有的網路企業都是上市公司,全都是獨立自主經營,僱用獨立董事,擁有全球龐大投資人,與國際投行監控財務。但這論點有個死穴,這些網路企業的資訊流量,全被華盛頓的美國安局 (NSA) 監控,很多企業的創投資金,則由中情局包辦。

至於隱私的部份,美國的《愛國者法案》中,有一項硬性規定,一旦有美國政府認為是『恐怖行動』的內容,網路公司就必須提供毫無保留的合作。當然,所謂的『恐怖行動』,全都是由美國情治單位說的算,不然就問問死得無辜的海珊看看。

  • 美國不需要建一道自由長城

所以到最後,美國之所以不需建構一道自由長城,是因為根本不需要。全球幾乎所有的網路與電信流量,都需經過美國的電信骨幹。這些骨幹,全被美國安局、CIA、與 FBI 監控,傻瓜才會建一道長城,將自己與全球不請自來的資訊阻隔。

這些資訊包括什麼?張忠謀對台積電下一季的營收預估談話、宏碁新一代 NB 的製程 email、王金平與柯建銘對司法關說的私人通話、馬英九與杏仁果的深夜談話、朴僅惠與三星高層的 Line 訊息、梅克爾與李克強的 Skype 會議。

如果這些都是機密資料,誰掌握內線資訊,不就有不公平的商業與戰略優勢嗎?那美國不正是在蓋一個新北韓?或是更新版的 1984?能夠建一個生態圈,又定義這生態圈為自由聖地,這才是大聯盟應該搞的。

再來到最後的問題,誰才是真正控制台灣的黑手?

請問各位,想要控制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核心是什麼?不就是徹徹底底瞭解,你的人民在想什麼嗎?以前的 CIA 與 KGB 特務,必須利用刑求的方式逼供,才能辛苦的擠出一些機密。

現在不 要了,政府如果想要瞭解造反人士在想什麼,或生態圈為何,不就開個臉書、推特、Google+ 後門就好。老大哥不但可用海量資料(Big Data),精準算出這些革命份子的想法、習慣、組織、地點、活動、與領袖為何,甚至可用演算模式,控制這些人的現實認知與情緒起伏。

這些資訊又在誰的手上呢?台灣的行政院嗎?還是矽谷的實驗室內?所以講到最後,是誰比我們的軍情局還瞭解自己人民在想什麼?怎樣想?弱點為何?以及如何顛覆這些不正確份子?是內政部?還是臉書?

  • 以金錢與權力為目標的人是法西斯主義者

很多人以為法西斯的定義是像希特勒、墨索里尼、東條英機這類國家層級的暴力獨裁者,但擔任羅斯福總統副手的華勒斯(Henry Wallace)曾警告,他說:

『如果將法西斯的內涵,定義在一種以金錢與權力最大化為終極目標,並不惜利用各種手段達到它,那美國則已有成千上萬個法西斯主義者了。』

沒錯,也許華勒斯非常瞭解法西斯主義的內涵;畢竟,歷史學家只要稍微做功課,就會發現希特勒之所以能奪權,主要是靠歐美企業如 IBM、福特、摩根大通、可口可樂、柯達、Hugo Boss、福斯、拜耳、西門子等的贊助;其中甚至包括小布希阿公 Prescott Bush 的銀行資金。

那還是上個世紀的企業規模,如今則更大百倍。也就是說,與主權政府比起來,真正掌控全球權力的,根本就是跨國性企業,且以美國為主。台灣的馬小九、或陳阿扁,充其量只是跑腿的小弟。只要聽話,就可平安下台;如有太多自己主見,則牢獄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