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導讀:近來以巴再一次衝突,國際版面上充斥無情戰火摧殘後的悲傷故事。這件事在國際政治的討論範疇之外,主要涉及的是「人權」議題。而令人想不到的是一項提倡人權的芬蘭,竟然會是以色列在軍事上的好夥伴。

芬蘭赫爾辛基想要與以色列進行軍事設備和科技交易的慾望,代表著芬蘭政策規劃群在面向商業交易和國家利益時,他們毅然決然地犧牲、削弱了芬蘭以往在全球推廣人權的努力。

根據本篇原文作者 Bruno Jantti 的計算,芬蘭和以色列於軍事配備和科技的雙邊交易,已超過 3 億 4 千萬美元,而這筆如此龐大的交易,是在第二次巴勒斯坦人在加薩地帶和約旦河西岸起義的期間和之後所進行的,與此同時芬蘭的交易國 ──── 以色列正於巴勒斯坦領土和黎巴嫩領土中搞破壞。

芬蘭國防部 (The Ministry of Defence of Finland,MDF)對於這個全球最為軍事化的國家的興趣,逐漸帶領芬蘭與所有以色列的軍事設備生產商建立了獨立商業關係,這些包括了 RAFAEL、Elbit Systems、ECI Telecom 和 Fibrotex。而這些芬蘭的以色列交易伙伴,則都已完全融入在以色列的軍事體系當中了。

Fibrotex 是為以色列軍隊提供偽裝裝置的獨家供應商,他們多年來將芬蘭稱為「尊貴的客戶」;芬蘭與 Fibrotex 最近的交易估計超過 4 千 7 百萬美元。

Elbit Systems 可以說是最值得關注的機構,亦是以色列軍事行業最重要的一員。該公司的技術為以色列三大軍事機關「陸軍、空軍和海軍」的兵工廠建構了不可缺少的部分。

而 Elbit 的前執行長 Joseph Ackerman 形容 Elbit 的無人駕駛飛機 (UAV) 是以色列 UAV 營運的「支柱」。根據 《Human Rights Watch》,以色列在 2008 – 09 年三週內對加薩走廊的攻擊中,總共用 UAVs 殺了 87 個平民。

  • 芬蘭一面主持滅核計畫,一面又和以色列核武計畫的重點企業合作?

在芬蘭和以色列的軍事設備交易中最麻煩的是芬蘭與 RAFAEL 的商業關係。

建立於 1957 年,RAFAEL 一直是以色列核武計畫中不可或缺的一員。以色列在中東擁有獨立的核武地位,而且是唯一一個堅決反對在區內建立無核武區(nuclear-weapon-free-zone,NWFZ)的國家。

在 2011 年 10 月,芬蘭被挑選舉辦了一個關於幫助在中東建立 NWFZ 的會議。會議在 2012 年底藉由聯合國的幫助於赫爾辛基舉行。伊朗同意出席談判,但是以色列拒絕了。於是美國在 2012 年 11 月赫爾辛基會議的前一天,把會議取消。

芬蘭執政者大幅削減他們在反抗地區核武上的努力。

儘管芬蘭舉辦赫爾辛基會議的資本是由芬蘭外交部(MFA)投資的,但他們同時也仍繼續和中東唯一加入核武計劃的機構「以色列」進行大規模交易;在這期間,芬蘭與 RAFAEL 仍進行了超過 1 億 1400 萬美金的交易。

試想像一下:假如伊朗有一個核武計劃,而芬蘭努力把納税人的錢倒進伊朗的核武計畫,這會很容易會引發國家醜聞。但是,芬蘭與 RAFAEL 的合作,在沒有被挑戰的情況下就被通過。

雖然芬蘭被普遍視為世界村的模範生,但芬蘭卻在積極地與大量違反國際法的以色列進行一筆筆的大規模軍備交易,這比起芬蘭與其他國家進行軍事交易,更為引起國家質疑。

因此,目前有超過 250 個芬蘭文化、科學和政治界官員簽署請願,要求芬蘭立刻取消與以色列的所有軍事交易和合作。在簽署者中有一名外國官員 Erkki Tuomioja、世界聞名的國際法律專家 Martti Koskenniemi 和赫爾辛基大學教授、牙科醫生 Helena Ranta。

他們透過芬蘭的歐洲議會會員和國會議員聚在一起,其中包括很多 Finlandia Prize 文學獎的勝出者、電影導演、作家、演員、學者以及超過 40 名大學教授。

  • 芬蘭外交部一面提倡人權,一面默許了國防部與以色列的緊密軍事交易

除此之外,《Taloussanomat》、《Helsingin Sanomat》和其他重要的芬蘭媒體在芬蘭和以色列軍備交易方面都會小心判斷評論。

看看芬蘭與以色列整個軍事行業的友好關係,以及芬蘭外交部對該關係的支持,芬蘭外交部沒有避談傳聞中芬蘭外交政治的人權角色。「芬蘭在世界各地都積極宣傳人權,人權是芬蘭外交與保安政策的首要任務,他們會在任何方面一致地、積極地強調。透明性和本土社會的合作形成芬蘭與國際人權政策的底線。」閱讀過芬蘭外交部的人權政策和芬蘭外交政策。我們出奇地發現這個在芬蘭和國際間,在芬蘭外交政策議程上重要的特質,其實只是一個很普遍的觀點。

而人民的請願以及當地的媒體不單只是將注意力落在芬蘭外交部的裝聾作啞上,他們更發現芬蘭外交部幫助芬蘭政府和以色列防衛部門草擬極具爭議性的法律合約,令芬蘭和以色列軍事行業更緊密。

合約中第一條條文如下:「此合約的目的是去保護機密情報,或者是為了保護兩方之間有關國防採購、製造、研究相關的機密材料輸送或交換。」

總括而言,芬蘭外交部對於國防部與以色列在軍備方面進行的新交易並未提出反對意見,同時他們也選擇忽視由芬蘭最具影響力的人們所簽署的請願。更甚者,面對國內對於「芬蘭與以色列軍事交易」日漸高漲的批評聲,芬蘭外交部所為,只是堅定的幫助草擬相關條例讓芬蘭和以色列之間的軍事交易更為保密,並且還加強促進更深入合作。

這讓人們開始懷疑,芬蘭外交部當初在聲明「人權」相關論述時真正的想法。

(資料來源:aljazeera;圖片來源: Matti Mattila,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