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外交政策有可能左右台灣國內的政治局勢甚至是藍綠的對立?今年6月初,台灣的非洲友邦聖多美普林西比總統賓多赴中國大陸私人訪問,雖然賓多強調訪問中國大陸是以私人身分出訪,無官式活動但仍引起矚目。台灣媒體對此事沒有著墨甚多,但看在西方媒體眼中卻是非常不單純。此篇文章翻譯自 The Diplomat,文章描述了從扁政府時期的外交困境以及馬政府時期的政策改變,其實皆與中國因素息息相關。

台灣金援換取外交承認的議題,讓 22 個小且赤貧的國家再度成為鎂光燈的焦點。聖多美普林西比便是其中一個接受金援的「外交盟友」,聖國總統賓多(Manuel Pinto De Costa)近期拜訪北京的行程吹皺了台灣輿論的一池春水。

  • 馬政府與中國互不挖牆角的外交策略要結束了?

某個推測指出北京近期可能要打破與馬政府在外交場域上互不挖牆腳的外交默示關係。但比起非洲灣上的小島國,馬政府及其所屬之中國國民黨對北京更為重要,中國著實沒有任何的動機鼓勵聖國立即與台灣切斷外交關係。中國甚至試圖用低調的「商務活動」說詞,以減少聖國總統賓多訪問帶給馬政府的政治風波。

然而,北京與台北仍都注意到,此行仍帶給馬政府的不小風波。我們可以知道,中國與台灣友邦國家的實際關係正直線上升(編按:因為中國正不斷搶台灣的邦交國,像是甘比亞去年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便是一例。)正如賓多此行;另一方面,台灣在拓展對中國友邦國關係時無法施展手腳,甚至與幾個國家關係更差。即便採取「外交休兵」,台灣的外交關係還是一直被挖牆腳。賓多此行著實打腫了馬政府的臉,因為即便此訊息早以眾所周知,政府也無力、或沒有意願影響什麼。

  • 中國對扁政府時期的反統一不滿,造成我友邦國數量下降

要了解原因,必須回溯到民進黨籍前任扁政府時的狀況。扁政府最初對於外交政策有著矛盾情緒。一方面扁政府在外交援助上堅持台灣認同,提升台灣國際名聲,卻給的比李登輝政府時期還要吝嗇。許多民進黨黨員致力於去中國化與去蔣化,修政獨裁時期國民黨帶給台灣的影響;金援小卻赤貧的國家以換取他們承認「中國共和國」(按:此處英文為 Republic of China,為凸顯民進黨人的矛盾情緒與中華民國中英國名上的意義差距,特此翻為中國共和國)實在非常過時。無須金援便以「台灣共和國」(Republic of Taiwan)獲得國際承認是幾個民進黨要角比較喜好的選項。

扁政府的反統一傾向令北京極為不滿,並且開始挖台灣外交牆角。公眾輿論認為台灣難以留下這些邦交國,而台灣邦交國的數量也逐漸成為重要議題。但當時在國會面對國民黨多數與輿論反對之下,扁政府無法在銀彈上與中國較勁。因此外交金援只好藉由高度風險的管道、爭議的策略流動,進而產生兩中間人侵吞向巴布亞紐幾內亞建交的三千萬美金等案件。這樣的事件激怒了台灣選民與西方國家像是澳洲,這也造成了扁政府時期邦交國數量逐漸下降的原因。

  • 國民黨與北京的關係趨好,雙方承諾停止雙邊互挖牆角

同時,基於反台獨與反民進黨的相同理念,國民黨與北京的關係越來越要好。但就因為這樣的關係讓雙方達成外交休兵的協議,策略性地停止雙邊互挖牆角。

馬政府時代的金援與友邦的均衡也因此轉變。台灣的友邦也不再被中國挖牆角,馬政府以此為手段改革了金援友邦的方式,並降低爭議與醜聞以及壓制不忠誠友邦的貪婪氣燄,讓馬政府時期的台灣國際名聲明顯上升。援外預算也從近 0.09GNI (國民所得毛額)降到 0.03GNI。

然而,馬政府對友邦的這些政策,讓他們心生不滿。像是甘比亞去年與台灣斷交顯示此政策只能停止諸邦交國承認中國,卻無法要求他們承認台灣。其他友邦則用強度相對弱的方法表達不滿,例如巴拿馬總統第一時間並不承認剛上任的台灣駐巴拿馬大使,直達六個月後才正式認可這位大使。

  • 下任總統是民進黨候選人,中國就可能取消外交休兵

扁政府時期八年內斷交六個邦交國,而馬政府則是六年來僅有一個。雖然馬政府降低對友邦金援但他也因為外交休兵的策略沒有積極增加邦交國數量。先不討論這政策的好或壞。我們可以猜測,台灣目前的友邦仍維持與台灣的關係很可能是出自於中國的授意。

只要北京不滿意統一的進程,中國隨時可以主動取消外交休兵。中國目前的確有維持外交休兵的好理由,包含節省預算等。然而,當下任總統是民進黨的候選人時,大多數的台灣人民厭惡中國統一的計畫可能使得中國外交不再採取休兵的策略。當這天真的來臨時,當時的台灣政府可能會面對友邦背叛的浪潮,而且很有可能時台灣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環境。

  •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維持友邦要付出成本

如果歷史是明鏡,台灣政府在未來將可能用任何手段維持與友邦關係,但此舉將消去「外交休兵」帶給台灣的國際名聲,甚至會比扁政府時代的國際聲望還要糟糕。此抓狂似的手段只能獲得有限度的成功,台灣友邦的個數將會遠低於現在的水準。雖然這是馬政府的外交休兵政策所帶來的後果,但未來的總統將會不可避免地受到攻擊。

這個運氣不好的總統有唯一一個希望,那就是相信已經夠成熟的台灣選民了解到無論錢或是名聲,維持友邦都需要付出極大成本。如果台灣選民無法接受花錢換援助,那就只能接受友邦稀少的事實。

  • 一旦中國終止外交休兵,民進黨的考驗便來臨

民進黨曾在這個議題上輸過,所以必須開始擬定對策。如果中國終止外交休兵,民進黨在國內將無可避免地被國民黨全力攻擊,他們會大肆地用媒體及立院的勢力影響或干預任何關於維持高數量友邦之成本與利益的討論。用國會降低民進黨總統可以利用的行政資源,渲染外交行動並放大所有醜聞與爭議。除了當個政治投機者來大肆宣傳馬政府的外交政策可能掏空台灣外交,民進黨應該從現在開始向選民說明馬政府如何弱化台灣外交及未來可能面對的艱困選擇為何。

即便困難,台灣還是有可能用幾個方案加強友邦關係,也同時加強國際聲望。例如可以直接發錢給生活在貧窮線下的友邦人民。這個方法獲得許多相關研究者的認同。將「台灣」直接放在援助的最前線,也可加深友邦人民與台灣政府的直接利害關係。最重要的是,這可以直接避免進入友邦國庫中可能的貪污與浪費,也同時增長友邦政府的維持與台灣關係的籌碼。

無論台灣下一步為何,現在就必須開始思考下一步是什麼。正如同賓多之行的啟示,台灣與北京的外交戰仍然是個進行中的議題。如果台灣政府等到北京主動停止休兵後才開始打算,「豫則立,不豫則廢」,早就為時已晚。

(資料來源:The Diplomat 圖片來源:Alen Yah CC Licensed)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