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博客鄞義林發表批評公積金的文章,被總理李顯龍控告誹謗,但網民籌款支持他。數千人在芳林公園「演說者角落」集會,抗議政府的公積金和養老金制度透明度不足。二十三歲的韓慧慧發起集會。

新加坡唯一允許舉行集會抗議活動的芳林公園「演說者角落」日前爆發大規模示威活動,數千人聚集抗議政府的公積金養老金制度透明度和問責制不足。

集會發起人是二十三歲的博客韓慧慧。她連同最近被總理李顯龍提控的博客鄞義林以及幾位活動人士在會上發表演講,要求政府「歸還我們的公積金」。

三十三歲的鄞義林經常在網上撰寫文章批評公積金制度。後來他在上個月發表了《你的公積金去了哪裏》的博文,被指涉嫌影射兼政府投資公司主席的李顯龍挪用公積金款項,遭李顯龍控告誹謗。

  • 政府以小欺大,讓民眾反感

總理提控鄞義林的決定引起了不小的反彈情緒,相當一部分網民雖然未必贊同鄞義林的論點,但他們對政府以採取「以大欺小」的訴訟手法對付一名普通公民感到反感。

新加坡政府過去常以誹謗罪名提控政敵以及國際媒體,反對黨領袖包括惹耶勒南以及徐順全博士都吃盡官司,最終面對破產命運。

  • 鄞義林得到支持,對總理來說是形象災難

人權組織 MARUAH 隨後發表了聲明,表示對總理的決定「感到失望」。該組織擔心訴訟行動會「進一步縮小」新加坡的公共言論空間,因此建議總理採取開放心態與民溝通,展開討論以公開駁斥鄞義林的論點。

鄞義林被控告後,隨即展開募款活動。雖然有不少聲音批評他不應該誹謗總理,但也獲得不少民衆的同情和支持。在短短數日內,他所籌募的訴訟費用就達到了九萬多新元(約七萬二千美元),超過了原本希望籌足的七萬新元。據他所公布的資料,這些款項來自上千名民衆所提供的小額捐款。

法新社在一篇報道中表示鄞義林得到踴躍的支持,對李顯龍總理來說其實是一場「形象災難」。

  • 在集會上面,博客憤怒的表達不滿

在週六的集會上,博客韓慧慧在台上以高亢的語氣對政府的表現表達了極度的不滿:「我們的屋子,他們沒有照顧,我們的醫藥,他們也沒有照顧,這種是像政府嗎?管國家還是在管公司?」

「大選來的時候他跟你道歉,大選過後有跟你道歉嗎?沒有,他告你然後叫你道歉」,她繼續說。鄞義林上台的時候,獲得台下熱烈掌聲。這位原本不甚知名的博客,在鬧了官司後,人氣提高了不少。

他在會上語氣非常激動,聲嘶力竭質問政府的公積金管理的透明度:「他們如何使用這筆資金?讓我們知道我們的錢在哪兒?把全部有關公積金資金的記錄讓我們看!」

據記者在現場觀察,出席集會的民衆當中,老中青都有,不少是前來支持被告博客鄞義林。他們在散會後紛紛走向台前與他握手照相,顯然已把他視為「人民英雄」。

  • 鄞義林因為政治原因遭醫院解僱

集會舉行後不到三天,在公共醫療機構陳篤生醫院任病患協調員的鄞義林就宣布了自己被解僱的消息。「我被開除了。」他六月十日下午透過臉書告訴大家。

陳篤生醫院隨即發表文告表示,鄞義林最近的「公開行為」引起了醫院的「嚴重關注」。文告還指出,他的操守與醫院的價值觀和標準不符,而且他在上班時間利用醫院資源達成個人目的,因此醫院決定即日起將其解僱。

衛生部不久也跟著發出文告,支持陳篤生醫院辭退鄞義林的決定。文告還形容鄞義林的行為「缺乏誠信」,並不符合醫院職員應有的價值觀和行為標準。

鄞義林表示,他最近幾週雖然在職務上遇到巨大壓力,但他也為工作「付出了巨大貢獻」,而他認為自己被辭退是因為「政治原因所致」。

在二零一一年大選前後,外來人口增加造成社會矛盾、交通系統頻頻發生故障、貧富懸殊問題加劇等導致民怨日增。現在新加坡人對政府以高壓手段對付反對聲音或者無視民意執行政策的做法已厭倦,也渴望更大的政治自由與言論空間。

  • 作家林寶音對政府提信任危機

新加坡知名作家、政治評論家林寶音寫了一篇《寫給總理的公開信》,籲請李顯龍不要再採取高壓手段處理問題。她在文章中也點出了新加坡人民不再信任政府的情況,並形容這是一個「信任危機」。

除了對政府越來越不滿以及缺乏信任,從集會現場以及網絡新聞媒體的情緒來看,也可發現群衆對新加坡主流媒體的不信任感有加深的現象。

新加坡主要新聞媒體集團有兩家,一個是出版中文《聯合早報》和英文《海峽時報》等報刊的報業控股,另一個是掌控電視業務的新傳媒集團。兩者均有政府背景。

  • 民辦網路媒體突破主流媒體忽略的聲音

近年來越來越多民辦網絡新聞媒體受到網民歡迎,其中包括 The Online Citizen(網絡公民)以及 The Real Singapore (真實的新加坡)。

在網絡上關於集會的討論非常熱烈,許多出席的網民紛紛上載集會照片,並以「人山人海」來形容。民辦新聞網站更對集會內容提供了即時的報道。

韓慧慧在散場前宣布出席者人數時說:「今天的出席人數為六千人!是非常多的,不過我們的主流媒體在報道的時候一定把人數減半!」

相對於網絡媒體的關注程度,電視新聞和報章在處理手法上卻低調得多。《聯合早報》把報道刊登在第八版右下角,並指出席集會人數為「二千人」,約五百字的報道也未附上任何的圖片。

到截稿為止,總理李顯龍對集會以及各種從寬對待鄞義林的訴求未予以任何回應。不過一些報章刊載了文章向讀者澄清對公積金制度的疑問,而一些國會議員也舉辦交流會希望為民衆釋疑,但都被網民譏諷。

新加坡下一屆全國大選最遲將在二零一六年進行,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如果要贏得更多年輕選票,看來需要以更公開的方式與民溝通消除民衆的「不信任感」。

(本文獲亞洲週刊授權刊登,原文文章在此,圖片來源:J2meePok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