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行使公民投票的紀錄,其實非常豐富。最早的是 1990 年高雄後勁的五輕公投,再來是 1994 年貢寮鄉的核四公投、1994 年台北縣的核四公投,以及 1996 年台北市的核四公投,但全部都被政府以「沒有法源依據」為由視為沒有效力。

直到 2003 年朝野共同制定《公民投票法》後,憲法所規定的「人民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之權」才似乎得以落實,國民們無不以為,除了針對「人」的選舉、罷免已由選罷法落實外,現在也終於能以「公民投票法」實踐對「事」的創制與複決。從此,台灣民主更進一步,落實「主權在民」的民主社會。

後來,我們才知道,原來這部公投法問題重重,不但包括「雙過半」的超高投票門檻,加上還有堪稱太上皇的「公投審議委員會」,它幫你決定什麼議題能公投,什麼議題不能公投,這造成公投的三面高牆:「公投審議委員會」、「過半投票率」及「贊成多於反對」,這三座高牆橫亙於人民前方,讓公投受到層層阻礙。

拿人民提出的公投提案來說,就算是完全執政的政府支持你的提案,公投審議委員又全是自己人不怕提案胎死腹中,但只要另一方反對,鼓勵該方的支持民眾不參與投票,那即使成案交付全民公投,還是一樣不能順利過關,這讓人民維護「權利」的權力與主張,就像關「鳥籠」裡,無法真正落實在民主制度裡。

先從雙過半談起。從《公民投票法》三讀通過以來,截至 2014 年 6 月為止,公告成案並舉行全國性公民投票的 6 次公投案,都因投票人數未達 50% 門檻而遭到否決。超過五成的投票率看似不高,但事實上問題很大,因為公投法在制訂時做了一些手腳,把不投票的人們視為「否決」的意見,而非選擇「棄權」。

依台灣以往選舉的投票率來看,投票率最高也不過就是 75% 上下,因此要反對一個公投提案,只需獲得 25% 以上的民眾支持,請他們不要去投票,就可以輕易否決掉公投案,因為投票率不到 50% 即視為否決。雖然公投法在文義中並未清楚界定這不達 50% 投票的案子是什麼東西,但卻因為這樣的模糊地帶,讓公投淪為無意義的投票。

目前為止我們已進行過 6 個全國性公投案,全都是因為投票數不到一半而否決。以第二案(您是否同意政府與中共展開協商,推動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的互動架構,以謀求兩岸的共識與人民的福祉?)為例,即使有超過 92% 的投票人贊成,但還是因投票率僅達 45.12%,未超過半數而遭到否決。 基於上述情由,民間許多團體紛紛疾聲振呼,要求政府儘速降低公投門檻,補正現行的鳥籠公投法,但朝野政黨也為制訂「公民投票法」時,究竟是誰設下鳥籠公投的規則互推皮球。

雖然降低公投法的投票門檻,已成為多數國民的共識,但僅貿然地降低公投投票門檻仍然相當危險,因為目前公投法扼殺「主權在民」精神的首要之惡,仍然還在「公投審議委員會」。

公投之所以需要,主要來自於仰賴國家的人民直接行使權利,共同做出決定解決爭議問題。若僅讓委員會裡的 21 名委員討論,就可以決定數萬至數十萬人民的意願成案與否,就變成讓這些掌握權力的人來決定「什麼議題可以公投,什麼議題不能公投」。因此只降低投票門檻的公投法,只會成為權力者維護本身利益的利器。

政府的權力是來自人民的權利,不是倒過來讓政府利用「民主」的規則,以限縮人民的權利的方式,來持續維護政府的權力。因此補正鳥籠公投法的步驟,應是先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這個違背民主精神的單位,然後再來降低公投的投票門檻,本末倒置的結果,可能會更麻煩。

想要看更多精彩文章嗎?請前往

 

 

(圖片來源:Theresa Thompson CC Licensed )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