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海新市鎮一期土地上四處都有廣告看板。圖片來源:呼叫政府資料照片

「江南大宅」、「天藝甲山林」、「台北灣」……這些不論在廣播、廣告看板上都耳熟能詳的建案,不若台北寸土寸金勘比天價,卻又能享受方便生活機能,甚至還能以最近的距離享受美麗海景,每每聽來都吸引著夢想小豪宅生活的尋屋族群。然而,實際走一趟這些建案所處的「淡海新市鎮」一期,真的是如此舒適繁華嗎?

淡海新市鎮從 1992 年起,以淡水為特定開發基地,規劃出 1,756 公頃的土地作為新市鎮範圍。原計畫 25 年完成,並可容納 30 萬人口的淡海新市鎮,依據營建署規劃將包含住宅區、商業區、產業區等等,理應是生活機能相當完整。

然而,由於歷任政府建設推動過程中的草率與政策弊端,發展不但延遲甚至停擺,尤其接連興起的淡海二期反徵收抗爭行動,漸漸讓大眾看見這整起開發案的問題所在。

  • 淡海新市鎮一期特產:空地與空房

綠黨的王鐘銘帶領著《呼叫政府》團隊一起探訪房產廣告界寵兒:「淡海新市鎮」,出了淡水捷運站,沿著繁榮的中山北路繼續北行,商家林立好不熱鬧,尤其通過新市鎮南端起點的「二號橋」後,便是占地 3,400 坪的全台最大家樂福旗艦店,更是車水馬龍、人聲鼎沸。

看來,淡海新市鎮有個好的起點,從中山北路二段進入濱海路,道路越來越寬廣,房子越蓋越氣派,奇怪的是,人與車的數量卻像憑空蒸發般變得稀稀疏疏。一棟棟住宅維持著嶄新模樣,旗幟與看板琳瑯滿目,卻少有住戶入住的痕跡。

荒煙漫草處搭配著一棟棟高聳建築,卻人煙稀少。圖片來源:呼叫政府資料照片

原來,淡海新市鎮南端的中山北路一帶原就是繁華的地段,住宅密集,新市鎮的起點便是延伸了北淡水的人氣。沒想到,卻僅只有一小部分與北淡水連接之處堪稱熱鬧,很快地便後繼無力,成為一大片只有繽紛廣告,氣氛卻十足荒涼的土地。王鐘銘因此笑稱:「新市鎮一期的特產就是空地跟空房子。」

他接著說道:「許多在這裡買房的人都是做投資用,大家都在等房價繼續往上升。但是淡海新市鎮的規畫並不好,照說這是一個可以重新作良好規劃的地區,但不僅建築不美觀,道路設計也差,中山北路的家樂福那段常常塞車和發生車禍。」

住展雜誌於今年 7 月 3 日發布的最新統計,發現過去 3 年半來,北台灣各行政區推出的新建案數量,淡水遙遙領先,幾乎是新北市每三戶就有一戶在淡水。在淡水新建的 1.9 萬戶中,幾乎都集中在淡海新市鎮,但這三年半以來新增加的家戶卻只有 6,700 戶,且不一定都是購入新屋,顯然供過於求。

尚未建設的土地與成群建築。圖片來源:呼叫政府資料照片

  • 圍堤填海剷平坡道   環境破壞嚴重

新市鎮一期開發土地閒置率超過八成,且開發期間挖掘海邊石滬築堤、潮間帶填土造陸等,鏟平了許多溪流、埤圳與農村,均嚴重破壞了環境生態。為將高低起伏的地形變得平緩而方便行駛,政府進行大量填高或挖低的工程,毀壞了原有地貌,如公司田溪原是一條美麗的溪流,過度水泥化之後變得毫無親水性,鄰近住戶也不可能讓孩童至此戲水。

「你能想像以前這裡有珊瑚礁跟綠蠵龜嗎?」王鐘銘指著一片空無一物的草地問道,原來這是當年「圍堤造陸」的結果,由於新市鎮規劃的疏忽,沒有劃分興建焚化爐的區域,因此填海成陸,卻又因計畫變動而不建焚化爐。為了這些規劃,即便地方人士極力請命,營建署也無動於衷,終究填平潮間帶,讓淡水失去了美麗的珊瑚礁與綠蠵龜。

這裡原是擁有珊瑚礁與綠蠵龜的美麗潮間帶,如今成為平地。圖片來源:呼叫政府資料照片

政府如今打算把二期計畫的垃圾掩埋場改在此地,王鐘銘則有不同看法:「既然填海造陸已成事實,我們認為比較好的方式,是將這塊地整頓為人工濕地,可以將鄰近汙水處理廠的水先排放於此,在溼地過濾後再進入海中,對環境也比較好。」

淡海新市鎮的開發案起初源於 1989 年的「無殼蝸牛運動」,政府宣告為了紓解台北市中心成長壓力,解決中低收入戶居住問題,因而擬定了這整個計畫。如今,偌大的新市鎮土地上,只有 600 戶的國宅,孤伶伶矗立在地段偏遠的所在,其餘皆淪為建商炒房、富人投資的地產,更因此犧牲了環境生態,令人不勝唏噓。

  • 淡海二期自救會   自己的農地自己救

即便淡海新市鎮一期開發率低,入住率更低,內政部仍在 2012 年核定修正執行計畫,打算重啟淡海新市鎮第二期開發。第二期的 1,168 公頃土地中,近 9 成是私有土地,且有 3/4 為農林地,一半以上的農田仍在耕種,徵收計畫將直接衝擊許多農民生計。

淡海二期仍有許多肥沃農田。圖片來源:呼叫政府資料照片

 內政部原訂於去年 4 月展開徵收,但王鐘銘從 2012 年 7 月知道二期計畫將重啟,隨即舉辦多場說明會,號召二期土地居民一同關注。許多居民見證一期開發的不堪,既不希望務農的生活被終止,更不願意因徵收而遭到迫遷,彼此整合而組成了「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展開抗爭。雖然目前絕大多數的里長、議員都支持開發,但今年底大選,自救會也將推派成員出來選里長,實踐人民參與政治。

由於王鐘銘等綠黨人士的杯葛,台灣農村陣線、環境法律人協會的幫助,與拆遷戶強力抗爭,環評也受到較高重視,延滯了內政部原訂的計畫。目前二階段環評剛結束範疇會議,將有一年的調查時間,進入審查後也約需耗時一年,意即兩年後才會確認是否可以徵收,後續整體開發情況仍是未定之數。

  • 交通問題癥結  在於都市規劃不妥當

左右著淡海新市鎮房價的因素,除了以台北市為核心的效益,還有中央與新北市政府近年多起重大交通建設規劃;但無論淡江大橋、淡北道路、淡海輕軌均存在許多變數,除了影響環境遭到環保人士抗議,台北市政府不同意淡北道路連接台北市的規劃,捷運公司也不參與淡海輕軌的建設與營運。

因此,淡水開發長年以來最為人詬病的交通堵塞問題,由於人口持續成長,至今仍無有效改善的方式。尤其淡北道路和淡江大橋的爭議最大,受到地方人士激烈爭辯,如何能兼顧環境生態與解決交通困境,仍需要更多溝通討論。

王鐘銘與淡海二期自救會成員到內政部抗議。圖片來源:王鐘銘 FB 專頁

然而王鐘銘提出了截然不同的觀點:「淡水的交通問題不是開路、造橋就可以解決的,要靠交通建設來處理的話,除非填平淡水河,或將大屯山打穿一個洞。問題的根本在於:淡水的居住人口太多,卻沒有就業機會。」

在他來看,聯外交通壅塞的主因就是人口移動數量太龐大,每天在外地就業的人都得通勤,卻無法留在本地工作。王鐘銘認為,住宅區的興建應該要停止了,將淡海新市鎮一期閒置的土地規劃成產業區,增加工作機會,並保留住二期原有的地方產業,而不是為了徵收就全部趕走,繼續蓋早已過剩的住宅。

豪華建案終究不會解決居住問題,剷平農地更不會換來先進時尚,不僅是淡水,任何地方的人們都應該想想:我們真正需要的是怎樣的生活?

想要看更多精採文章嗎?請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