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STANLEY CHEN。陳昱璋,就讀台大國企系,現為台大學生電視台社長。

小郭是個離鄉背井到到海外打拚的台商,他和大部分台商一樣,經營重點在大陸,但生產線遍及世界各地。小郭對於花了一輩子心血打造的事業,滿意而驕傲。但對於他的家鄉 ── 台灣,卻是一點也滿意不起來。台商的海外發展就像和台灣脫了勾的氣球,事業蒸蒸日上,氣球越飛越高,台灣這條氣球線卻垂躺在草地上。手握氣球線的人,只能抬頭望著氣球,跟朋友炫耀:「你們看!那是我的氣球耶!它飛的又快又高!」天真的他卻不知道,氣球已離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遠到不再擁有氣球。

2012 年,台灣經濟成長 1.26%,低於韓國 2.02%,香港 1.44%,新加坡 1.32%,在亞洲四小龍中墊底。2013 年景氣復甦,但也僅成長 2.19%,與過去我們習以為常的 4%、5% 成長率相距甚遠。

同時間,台灣引以為傲的國際大廠紛紛告急,金融海嘯後面板雙虎、DRAM 廠面臨鉅額虧損;全球進入後 PC 時代,PC 需求銳減,雙 A(Asus、Acer)面臨成長困境;HTC 推出機皇後市佔仍節節敗退,今年初已被踢出全球市佔前十強。

台灣怎麼了?

「悶經濟」,政府官員給台灣的經濟現狀下了個最好的註解。

  • 出口、內需、投資、政府支出全不及格!

解剖 2013 年 GDP,組成 GDP 的四個面向,出口、內需、投資、政府支出,全不及格!

台灣一向首重出口,但出口動能並未隨全球景氣復甦而恢復;台幣受央行刻意貶值,加上成長果實未全民共享,物價上漲而薪資倒退,民間消費一片死寂;投資雖有些微成長,卻仍落後世界國家;政府支出則因稅率過低,社會保險支出過高,經濟建設經費佔財政支出比例連年下降。

其中,最嚴重的是缺乏投資,這裡的投資指的並不是股票債券市場,時是指長期的經濟發展所投入的資金。今年的投資,會在往後幾年逐漸發酵,使國家生產力提高,帶動出口動能,影響所得,擴大內需。可惜的是,台灣的外人直接投資(FDI)全球倒數第二,只贏安哥拉,大幅落後主要競爭對手南韓。

悲劇還沒結束,從全球經濟角度來看,各國經貿整合賽局激烈上演,台灣卻在局外看戲。台灣至馬政府上任後雖急起直追,除 2009 年簽訂 ECFA 外,也陸續與紐西蘭、新加坡簽暑自由貿易協定(FTA),但 ECFA 實質談判的服務貿易協議卡在國會,貨品貿易協議原本預定 2013 年底談完,如今受服貿擱置影響,簽署更是遙遙無期,大大影響與他國簽 FTA 進程。

反觀南韓,不但已與美國、歐盟簽署 FTA,東協加十成員,中日韓三國 FTA 也已啟動談判。再加上 2012 年後,以美國為首的 TPP(The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和以中國為首的 RCEP(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兩大亞洲經貿集團儼然成形,兩大集團各自呼朋引伴,劃定勢力範圍。

台灣,是唯一不在名單內的國家。

我們必須突圍!

於是,在內外交逼的困境中,政府著手進行一場經濟大實驗。目標很明確,第一,吸引投資,帶動經濟成長;第二,加速台灣的全球經貿整合,取得加入 TPP 門票。

這場實驗,就叫做「自由經濟示範區」!

  • 台灣自由經濟的示範

2012 年總統選舉,馬總統在「黃金十年國家願景」提出自由經濟示範區概念,上任後由經建會(現合併為國發會)規劃,2013 年八月,在前經建會主委、現國發會首任主委管中閔主導,火速推動。

7793508-3033787

圖片來源:經濟日報

究竟自由經濟示範區是甚麼?

簡單來說,自經區設置「六海一空一農業生技園區」(基隆港、臺北港、臺中港、高雄港、蘇澳港、安平港、桃園航空自由貿易港區以及農業生技園區)八個實體園區,以智慧物流、國際健康、農業加值、金融服務及教育創新五大「示範事業」為重點,透過法規鬆綁、租稅減免等手段,將人流、金流、物流自由化,解放台灣經濟活力,打破悶經濟。

<自經區八個實體園區>

 自經區八個實體園區圖片來源:新聞資訊網

<自由經濟示範區五大示範事業>

A04A00_T_05_02

圖片來源:中國時報

所謂「示範」,就是只先挑選五個示範事業,進行人流、金流、物流三個面相的全面鬆綁,向全台灣人做示範,如果成效好,便可推至所有產業,若有問題,也可立即改善,弊端不至擴及全台。

而最終目標,就是要將台灣打造成馬總統宣示的「自由貿易島」

  • 台灣鬧人才荒,勁爭力嚴重流失

要達到自由,必須鬆綁,拿掉過去綁手綁腳的法律規定,大膽向前邁步。管中閔以鬆綁法令為主,租稅優惠為輔的方式,從人流、金流、物流三大面向著手,徹底除去台灣產業的種種障礙。

人流方面,過去台灣為保護國民,以法令限制外人來台工作,避免外國人搶走本國人飯碗。基層勞工競爭力脆弱,理當給予適度保護。但高競爭的台灣白領不應該害怕競爭,受政府保護把自己鎖在國內,應仿效新加坡,開放全球人才到國內打拚。如此不只帶來外國人力資源,也讓本國白領因與全球人才接觸、競爭、學習,刺激本國人才不斷成長進步,進而提高競爭力。

外國人才進入台灣,加上本國人才的學習進步,兩股力量匯流並交互影響,將大大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

新加坡、美國、加拿大、德國都是對國外人才友善,開放全球人才進入國內,不僅帶來充沛優質的技術勞力,更刺激本國人才提高競爭力,讓國家始終保有開放、創新和進步的原動力,生生不息,永不殞落。

當國家成功打造了對外國人才友善而創新開放的環境,又將進一步吸引外國人才進入,成為正向循環的動力。這樣的國家,永遠不缺人才,也不需要煩惱人才流失,因為全世界的菁英,都搶著到這些國家拓展視野,精進自我。

然而,台灣不讓外國人才進來的結果是,外國人才進不來,本國人才競爭力停滯,而使薪資缺乏成長動力。再加上國內企業不願投資員工,只想以低薪聘僱優質人力,使的本國人才不斷外流。

外國人進不來,本國人又往外跑,於是台灣「人才荒」頻傳,並逐漸惡化。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多次呼籲台灣正視人才荒問題,人力資源國家花大錢培育的寶貴資產,人才流失對國家而言絕對是莫大損失,如果這些人都跑光了,台灣還靠誰「拚經濟」?

  • 鬆綁人流,讓全球賈伯斯來台灣

為解決人才荒,自經區打算鬆綁限制外國人才進入台灣的法令,並祭出稅率優惠吸引外籍白領來台。

具體做法是,廢除外國專業人才來台需有兩年工作經驗,以及企業營業額規模限制,並簡化來台流程,外籍人才從事示範事業短期商務停留免簽證,長期可由示範事業代為申請,再落地簽證。

稅率上,示範事業外籍專業人士三年內可享稅率折半優惠,以 18% 稅率來說,即外籍專業人士只需繳 9% 所得稅。

也就是說,小郭在台灣有個研發生產基地,過去因為生產規模不夠大而禁用外國人才。現在,小郭可盡情延攬外國專業技術人才來台,為研發生產基地服務;而對外國人才而言,兩年工作經驗的鬆綁和入境手續的簡化,更加強了他們的來台意願,剛畢業的美國資訊工程師湯姆可以來台在小郭的公司工作,而且不需要辦理繁雜的入境手續,長期停留的話,只要由小郭代為申請,再落地簽證即可。更重要的是,小郭聘僱湯姆月薪 10 萬台幣,湯姆前三年只須繳納一半所得稅,以所得稅率 18% 計算的話,原本要繳稅 18000 台幣,現在湯姆只要繳 9000 台幣即可。

人流鬆綁後,像小郭這樣營業規模不大的企業將能聘雇外國人才,而相關法規鬆綁和租稅減免,搭配台灣自由安定、適宜人居的環境,將吸引像湯姆這樣的外籍專業人士、創新創業人才來台,雇傭兩相宜,期望藉此提升台灣勞動生產力,打造一個更勝新加坡的開放創新環境。

  • 鬆綁金流,台商鮭魚回流

金流上,隨著大陸經濟轉型,世界工廠關閉,即將取代美國成為新的世界市場,外銷為主的製造業者紛紛逃出中國求生,自經區便要抓住這個機會,吸引台商乃至世界各國企業到台投資。<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草案>規定,只要國外資金在台實質投資示範事業,三年內可全面減免營利所得稅收。

小郭也覺得自己在大陸混不下去,想轉往東南亞勞力更廉價的地方,但遷移是個大工程,企業不能永遠逐低廉勞力而居,也許應該把遷廠的成本省下來,進行產業升級,擺脫 cost down 的舊思維。

正在小郭猶豫不決時,台灣政府像小郭招手,頓時小郭有了第三個選擇,他不用留在中國打拚,也不用跑到東南亞追逐低廉勞力,他可以選擇回到台灣投資設廠,台灣將給予小郭三年內全面減免營利所得稅收的優惠。

但一來,這樣的優惠只有三年,二來,台灣的勞力比起東南亞高出許多,不可能用 cost down 的舊思維經營企業,因此小郭回到台灣,必須在三年的時間內,勇於升級創新,創造自身不可取代的價值。

回到台灣,對小郭和其他許許多多的台商而言,是機會,更是挑戰。

另外,為充分吸引資金回流,自經區示範事業也納入金融服務業,提供其他示範產業多元化的金融服務(尤其資產管理),為國際金流進入台灣的創造有利條件。

<法律鬆綁與租稅減免措施>

1016_CG6_ 自由經濟示範區簡介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自經區租稅優惠與其他國內特區比較>

 自經區租稅優惠比較 - 經濟日報

圖片來源:經濟日報

  • 鬆綁物流,資訊科技成為政府利器

比起人流、金流,物流鬆綁更為重要。自經區規劃運用雲端、電子帳冊等資訊管理系統,發展「智慧物流」,強化政府監控進口貨品的能力。

過去的加工出口區,進口原料免稅再加工出口,因政府缺乏監控能力,為確保進口原料全數出口,不太允許原料送至區外,只能在區內加工後出口。

但運用物聯網技術打造全新物流系統後,企業只要設置電子帳冊,政府便可遠端監控,進行貨品查核,因此將允許進口原料送至區外加工,再運回區內全數出口。即便進口原料送至區外,仍享有原先加工出口區的進口原料免稅優惠,因此物流鬆綁可說是加工出口區的延伸。

允許進口原料送至區外,意味著生產地點不限於加工出口區,而能夠擴及區外,甚至是整個台灣的工廠,如此生產規模將可大幅提高,更可能產生全新的營運模式。

如此全新的政府管理管理模式,將帶來全新的企業經營模式,進而擴大國內既有產業鏈的生產規模,拉高出口額,並間接帶動物流、倉儲、運輸的發展。

譬如小郭回台投資汽車廠,他的汽車廠不需要設在加工出口區,跟其他產業搶有限土地。小郭只要建立企業電子帳冊,讓政府方便監控進口貨品流向,即可從自經區港口進口國內沒有的汽車零組件,透過倉儲與物流業者運到區外工業區,和國內汽車零組件一同拼裝成完整汽車,再送回自經區出口。只要有 90% 汽車成品出口,進口零組件便可和加工出口區工廠一樣享有免稅優惠。

人流、物流、資金自由化帶來的效益,將彼此強化,發揮綜效。譬如全新的經營模式可能帶來外人直接投資,投資設廠需要人才,外籍人才便可來台工作,人才聚集台灣,又進一步帶動投資需求,擴大生產,帶來工作機會,台灣所得水準提高,內需擴大,又可帶動投資,台灣經濟將可進入正向循環。

<自經區人流、物流、金流自由化>

 自由經濟示範區人流、物流、金流解禁 - 公視南部開講

圖片來源:公視有話好說

讀到這裡,你可能會接著問,自由經濟示範區跟韓國仁川特區,或者和其他國家的經濟特區有什麼不同?我們真的拚的過別人嗎?再來,智慧物流、國際健康、農業加值、金融服務及教育創新五大示範事業到底是什麼?

別急別急,接下來的幾篇將會一一說明!

  • 延伸閱讀

【Viking Bar 專欄】台灣急著加入美帝的 TPP 聯盟,日、紐等國卻尋思離去?

(轉載自合作夥伴《維京人酒吧》;圖片來源:yeowatzup,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