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馮光遠,很多人是因為他與吳育昇的 WeGo 案,或是建國百年的夢想家案,才開始對他有印象,但我自己是因為《給我報報》。不論如何,大家對他出來選台北市長,其實都有些意外。為什麼要出來淌這渾水?馮光遠笑笑說,這次選舉是真的比較大的布局,因為他會牽扯到未來往後整個的政治的安定,「或者說, 牽扯到台灣民主前途與未來。」這樣的回答,大概跟一般人會預期馮光遠的答案,有嚴重的落差。

他說,1995 年《給我報報》搞了個徐玖經參選台北市長的小玩意兒,那時討論比較多是形而上的東西,「因為當時真的主角是黃大洲、陳水扁與趙少康。」當時把徐玖經這個人搞出來的目的,其實是對於那一場選舉中操弄族群議題太過誇張所引發的憤怒,等於從結構面去解構這一場選舉,「但那時候,並沒有真 正的想要投入選舉。」

 

  •  何不取而代之?

「真正想要參選其實是這幾年的事情,尤其是前幾年的夢想家案。」這個事件後,馮光遠接被告了好幾件官司,這讓他有些憤怒,「你們這些蠢材在這邊搞東搞西,亂搞台灣的政治就算了,還搞不好;搞不好我們還不能批評,批評了還要被告,既然如此,何不取而代之?這是我為什麼要出來的最重要原因。」

問馮光遠是不是選真的,他笑說「當然是選到底!」他說這次做選舉,因為馮光遠並不是政黨裡面的人,所以完全沒有包袱,「因此不會因為要贏,就犧牲掉某些公共性的價值,我認為這是其他人在選舉中絕對做不到的事情。」他說,某一種人為了要贏得選舉,他必須要妥協、必須要討好,很多應該要談的觀念他們不敢去講,「像是『多元成家』好了,我從寫喜宴的劇本開始就是強調我支持這樣的概念,這樣走過二十多年,我一直沒有變過,而且還愈來愈堅定。」

他說,有人會問馮光遠為什麼去罵馬英九和金溥聰的問題,,這不是跟他支持多元成家有牴觸嗎?「這跟是不是同性戀一點關係也沒有,如果這樣子我罵吳育昇去開房間,是不是異性戀的要說我汙名化異性戀?根本不是這樣子的呀!」他說他強調的是「大的是非」,所以這次選舉最先談到的就是「小確幸,大是非」, 「有了大的是非觀念,當然在某些層面上恐怕會得罪某些人的利益,某些人覺得敏感、不舒服的東西我當然還是要談。」馬英九和金溥聰的問題,他認為是跟我談吳育昇的問題是一樣的,問題在於「公共性」被私人化了。

比起現在在檯面上的候選人,馮光遠認為他比那些人都還要「夠格」,「因為我在余老先生還在的中國時報待了不少年的時間,在那個體系中所受到的訓練與薰陶,讓我其實學了不少東西;而當時從中國時報出來的不少同仁,現在也在政治圈中做得不錯。」做一個文化人當你要出來的時候,人家會問你為什麼要出來搞政治,但一個醫師、律師出來搞政治,卻讓人覺得理所當然?馮光遠笑說,他自認從學習、工作經歷,如果把履歷列出來,這幾年下來所歷練出來的作品,基本上不會讓自己及家人感到丟臉,「而且我敢說這絕對沒有拿納稅人的一分一毫,所以想想看,如果我今天有權力用公權力去主導一些事情的話,我會把這個城市帶到一個多不一樣的地方。」這也是他覺得這一次一定要站出來,而他的團隊們也覺得馮光遠出來應該會有不一樣的成績的原因。

  • 幽默感

說到幽默感,馮光遠的精神就來了。他把他自己的《看見台北》放給我看,也聊到他對政治嘲諷的觀點,「做政治,必須要有建設性,所以你必須看待所有事情都有幽默感。」他說,其實政治上最諷刺的,就是我們常常在嘲笑一個政治人物時,會發現「最搞笑的事情,其實是嚴肅的壞蛋搞出來的」,「這種白目,就是我們必須對抗的對象。」至於選舉的方式,他說比起其他候選人他沒什麼錢,所以只能訴求希望台北市民能選一個「幽默的市長」,「幽默並不是壞事。」他舉今年年初,冰島雷克雅維克發生了一個很「酷」的事,因為他們選出了一個很酷的市長。Jon Gnarr 這個被大家稱為世界上最酷的市長,他從來沒有上過大學,曾當過計程車司機、喜劇演員,並且是一個龐克樂團「Runny Nose (流鼻涕)」的成員。在 2009 年,他與完全沒有政治經驗的夥伴成立了一個政黨,名為 Best Party,這個政黨以「不貪污、不亂開支票」受到大家的注意,是一個帶有諷刺性質的政黨,時常發表嘲弄冰島政治和為市民生活作為其議題的論述。在 2010 年雷克雅維克的多個市政選舉中,竟贏得了市議會 15 個席次中的 6 個(34.7% 的得票率),的確有些誇張。

馮光遠說 Jon Gnarr 讓他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發生在 2010 年 9 月。當時北京市委書記劉淇率團訪問挪威、瑞典之後到達冰島,在接受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市長 Jon Gnarr 接待時,劉淇收到 Jon Gnarr 交給他的一封親筆簽名信,內容是呼籲北京政府「無條件釋放民運人士劉曉波」,結果劉淇當場拂袖離去;對此 Jon Gnarr 說雷克雅維克的施政原則之一便是「注重人權」,因此「今後人權紀錄不好的國家官員來訪,都會收到這樣的抗議信」,「可見人權的普世價值,各國人 民不只心嚮往之,更無時不刻地堅持、捍衛。」馮光遠說,壯哉斯言,這也是他擔任市長希望捍衛的價值。

馮光遠說,他跟詹宏志吃飯時,詹宏志笑說「馮光遠你應該是我的朋友中,最接近市長的一個」,「我說你錯了,我就是要當台北市長,絕對不是接近而 已!」馮光遠說,「從我的作品,你可以看到他的價值在哪裡,他所堅持的觀點在哪裡,我的道德操守在哪裡,我的想像力和幽默在哪裡。」參選市長,絕對也是馮光遠生命中的重要作品…

想要看更多精彩文章嗎?請前往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