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佔領立法院掀起「世代交替」的風潮,蘇貞昌和謝長廷宣布退出民進黨黨主席選舉,國民黨馬英九、江宜樺也和青年學生展開對話 (雖然當然不成 功),朱立倫也高呼世代交替已是時勢所必然,甚至連國發會針對自由經濟貿易示範區等相關議題也開始透過各種作法,試圖與網路世代對話,這些種種的做法,看 起來年輕世代的力量的確受到相當重視。

長期以來台灣政治多屬老人政治,政壇上泰半掌權者多是「大人」們,從行政院部會首長到立法院、監察院、考試院的委員諸公,不但年齡層偏高,且多數都 是從這個位置換到那個位置,老面孔的「輪調」已成為常態;「政」如此,黨也是,國、民兩黨長期以來也是黨政一體,互相交流,年齡層都差不多,天王級人士輪 流掌權,而且每選必戰,年輕人的機會渺茫。兩黨培養年輕人接班也拖拖拉拉,青年世代幾無出頭機會。今年,七合一選舉態勢逐漸明朗,而新人面孔逐漸浮出檯 面,「世代交替」喊得滿天價響,加上近期社會運動的「出頭者」多是年輕人,似乎讓這一次的選舉充滿「邁向新時代」之感;但仔細看下來,近期冒出頭來年輕候 選人多與現任政治人物相關的人,這是真的要「交替」嗎?還是想延續政治家族的生命始然?

基本上,很多被推薦出來的人物,其所屬的政治家族多是地方勢力,而這些家族長期以來是以經營地方作為被支持的後盾,因此這些年輕人基本上也會是從延 續長輩走過的路持續邁進。這並不是不好,「選民服務」的確是民意代表的重要工作,但說實在話,這絕對並非民代的「唯一工作」。世代交替的目標,基本上是希 望能夠引進新的力量讓目前的政治有更多的可能性,但如果新人仍只是透過對地方的「貢獻」來維持支持,這顯然並非是選民把你拱上議場的唯一目的,這是其實值 得這些新人重新思考的部分。

當然,如果這些新人是由家父長輩推薦,你倒可以說是預備「世代交棒」,但現在有一種更詭異的狀況,也發生在選舉當中。如果注意最近大樓的牆面上,會 發現「某某子弟兵」的宣傳看板愈來愈多,這或許也是一種「世代交替」,但更大的問題就出現了:如果放的是蔡英文、蘇貞昌、馬英九等人的「子弟兵」也就算 了,但如果是市議員候選人,打著該選區市長候選人的「子弟兵」身分參選,那真的就有趣到無以復加了。試問,市議員的工作就是來監督市長的施政,你說你是這 個市長的子弟兵,說好聽一點是民意代表可以協助市政做更有效率的推動,但基本上這樣的市議員說難聽一點就是護航市長的棋子,這到底是「民意代表」還是「市 長意代表」?

話說那麼多,其實本文就是一篇開場白,聊聊世代必須如何「交替」,才能對地方政治產生更多的催化,接下來《呼叫政府》透過與這些新生代面對面,談一談他們在世代交替及「注入政治新活水」上,有些什麼不同的想像?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作者: SomeDriftwood)

想要看更多文章嗎?請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