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

自從美國太空船在 2011 年完成了最後一次航行後,美國就不再有能力把人們送到外太空去。 

為什麼呢?因為美國的太空人想要到國際太空航站必需要經過俄國的同意,並且每人還得支付 7,100 萬美金。這對一個太空研究的先驅國家來說顯得十分卑微。

但對美國來說其實最痛苦的是過程中的拉鋸。 

  • 面對逐漸喪失的太空權力,美國國家內部對 NASA 的未來有何拉鋸?

在美國國內,一方是支持 NASA 的傳統派國會議員,他們沉浸於「阿波羅計畫」過去的榮耀;而另一方則是由白宮所領導,支持私人部門,他們認為私人部門能用比 NASA 更低的成本完成人類的太空之旅。

國會表示,他們的計劃就是建立一個太空發射系統(SLS,也被戲稱為「參議院發射系統」),比過去送阿波羅號上月球的 Saturn Vs 更巨大。目標就是要在 2030 年代後期送太空人上火星。

但這個成本非常的高:美國會計總局表示 2021 年的 220 億美元的官方數字是被低估了,因為他沒有把登錄者和火箭的負荷能力考慮進去。

而 NASA 的前副署長,Lori Garver 則表示 SLS 是由多個計劃組成,依序由小布希推動,但這其實並不符合財務「持續經營」的概念,應該要被終止。

同時,這也是典型的肉桶政治。

肉桶政治:是議員在法案上附加對自己的支持者或親信有利的附加條款,從而使他們受益的手段。該詞來自於美國,據說是源自印地安人在族人中分享腌制豬肉的傳統。(維基百科

促成此案的參議員來自阿拉巴馬、德克薩斯、猶它和佛羅里達,這些週都是涉及航太製造工作的州 ──── 同時顯示國會太過於強調總統在 2010 年的計畫了。

  • 另一方面,也有人支持由民間取代完全由 NASA 主導的太空計畫

相較之下,白宮曾幫助 NASA 和民營的火箭公司合作,像是 SpaceX,、Orbital SciencesBlue Origin 和 the Sierra Nevada Corporation,一起投入火箭和續航力的研究,希望可以在 2017、2018 年以前,載著太空人到達國際太空航站。

這可以讓 NASA 在太陽系中,脫離現在只能無人駕駛和科學研究計畫的限制。

當然,過去民營公司一直都有在幫 NASA 製作太空船。這個改革是為了穩定合約價格,超額的花費都由立約人自己決定,而不像傳統的成本加乘契約,廠商只要把自己的成本加上利潤,寫入進帳單,交給政府即可。

SpaceX的創辦人 Elon Musk 說:

這樣的合約沒有辦法激勵廠商減少建造時間和成本,因為超額的金費會由納稅人支付,對廠商最後的收支完全沒有影響。

傳統派則表示過去的方法至少可以讓 NASA 擁有太空船相關的智慧財產權。

最後妥協的結果是:國會每年獲得 30 億美元來支付太空發射系統,和布希時代留下來的太空船計畫 Orion(獵戶座)。白宮則獲得4億美元去幫助私人部門研發自己的太空船,送 NASA 的太空人上國際太空站。

但這樣的結果並沒有讓雙方都感到滿意。 

  • 兩方都討好的妥協結果,反而讓所有人都不滿意了

太空發射系統和私人太空計畫在預算有限、政治角力的狀況下,彼此競爭著。最近阿姆斯壯表示支持官方的大型火箭計畫,並批評太空研究商業化,但是他在月球漫步的好夥伴 Buzz Aldrin 卻不這麼認為。

這個協議讓雙方都可以持續的朝目標努力,但是私人部門可能會領先國會的 SLS。其中,SpaceX 在這個產業中是最成功的公司,正在計畫建立一個超級獵鷹火箭。如果照著計劃走,獵鷹 XX 將會在 2020 年初期進入月球軌道,接著進入火星,超越 SLS 的計畫十年之久。

SpaceX 已經擁有產業中最低的發射成本了,他們現在正設法讓火箭可以重複使用,如果成功的話將會大幅降低成本。有些評論家大膽預估 NASA 如果和獵鷹 XX 合作,放棄 SLS 這種不可重複使用的火箭,將可以省下 25~50%的成本。

但,這並不只是成本和工作機會的問題。 

說好聽一點,國會的計畫是希望可以透過光榮的阿波羅計畫激勵政府單位。

但是 Musk 表示「NASA 的核心價值是找到最先進的科學計畫,做對全人類有價值的事,像是哈伯太空望遠鏡好奇號,並沒有商業交易涉入其中」。

換句話說,其餘涉入商業活動的計畫,包括 Musk 最終的抱負「登陸火星」都該讓給企業去做。

  •  延伸閱讀

NASA 證實太陽系中最大的衛星上,可能有原始生命的產生!
如何用樂高實現地球男孩的太空人夢想--專訪羅馬尼亞青年 Maker Raul Oaida
第一支太空廣告?寶礦力水得明年要搭火箭上月球

(資料來源:《經濟學人》;圖片來源: Matt Biddulph,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