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ELINE CHEN

就讀於台大國企,曾於上海喜馬拉雅美術館實習,喜歡研究金融領域,看各式各樣的書。現為維京人酒吧共同作者、台大管理人才營公關長、BizPro junior。

近幾年一種新的能源悄然升起,在各種油氣基金或是概念股開始出現在市場之際,或許有許多人開始好奇,頁岩油氣(shale oil / shale gas)究竟是什麼,又為何受到市場如此大的關注,甚至有美國頁岩油氣開採將引起新一波能源革命的說法呢?

  • 何謂頁岩油、頁岩氣?

其實頁岩油是油頁岩經熱加工後,其有機質受熱分解生成的一種褐色的液體產物,由於頁岩油近似原油,可以製成汽油、柴油或作為燃料油。但由於要從油頁岩取得石油得先把油頁岩壓碎,且加熱到一定溫度使石油與碎油頁岩分離而取得石油,因此取得上要比鑽井採油來得麻煩,成本也高得多。

而頁岩氣則是從頁岩層開採出來的天然氣,但同樣因為開採難度大,雖然由於世界上能源消費不斷上升,如頁岩油、頁岩氣在內的非常規能源開始逐漸受到重視,卻受限於開採技術未能有符合效益的商業應用,因此即使全世界儲量豐富,仍舊一直沒有受到太大的關注。

bigmap (1)

由上圖可以看出其實許多國家國內都有大量頁岩油氣存量,根據美國能源資訊局(EIA)評估,技術上可開採的頁岩油儲量前三名分別是俄羅斯(750 億桶)、美國(580 億桶)、中國(320 億桶);頁岩氣的前三名則是中國(1115 兆立方英呎)、阿根廷(802 兆立方英呎)、阿爾及利亞(707 兆立方英呎),美國則排名第四。

  • 改變的契機

雖然美國並非儲量最多的國家,但是隨著國內探勘技術的突破,局面忽然改變了,近十年來美國的頁岩油氣開採量在短短十年內暴增十倍,頁岩氣占美國國內天然氣的總供應量更是不斷上升,並且有越來越高的趨勢。

而其他國家如中國,並非不想追上這股新能源的潮流,卻因為地理上的開發困難,如主要藏量的四川盆地區域,由於地質結構太過複雜加上天然氣所在的地層距離地表過深、以及美國所運用的技術、管線、儲槽等如何運用在中國等困難點,頁岩氣的生產成本短期之內仍舊不符合經濟效益,而這一切都讓美國成為目前最大的頁岩油氣開發國。

US_Natural_Gas_Production_1990-2040

  • 橫跨多重領域的影響

統計也指出,頁岩油氣產業在美國創造了數百萬個就業機會,並產生了深遠的、積極的經濟影響,除了刺激經濟增長和增加聯邦、州和地方稅收收入、減少天然氣和電力的消費成本,對於一些曾經因為美國人力成本高昂而外移到中國、東南亞布局的需要大量電力、能源的製造業廠商而言,在美國內製造的成本可能將比全球布局更低,意味著這些製造業大廠可能轉而回到美國生產。

對外,頁岩油氣的開採除了減弱歐洲製造業對於中國與美國的競爭力,還有發展中國家如中國、印度持續上升的能源需求將改變他們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外,同時也為全球政治布局帶來變化,特別是美國在中東區域中角色的改變,讓美國在全球軍事武力的部署,逐漸從中東和歐洲地區撤軍,並轉向亞洲地區布局

  • 新時代的開展

其實自 2009 年起,美國從中東地區的石油進口開始大幅度下降,2010 年美國自中東進口的原油只佔其總進口規模的 14.9%。美國對中東油氣資源的依賴性下降,使其在戰略選擇上擁有更高的靈活度。加上根據美國能源資訊局的評估,美國可能在 2015 年就可以超越俄羅斯與沙烏地阿拉伯,成為全球最大石油與天然氣生產國,歐巴馬更以「控制美國自己的能源未來」回應這項預測。

而美國一旦能源獨立,就意味著擺脫對中東等海外能源的依賴,歷史上由於石油而發生的戰爭不計其數,在中東國家,掌握了能源幾乎就等於掌握了權力與財富,美國由於石油及其他政經因素介入中東行之有年。

但即使在美國國內,對於是否駐兵中東也引發許多爭議,伊斯蘭與歐美文化的衝突、以至於恐怖主義的興起,不可否認或多或少也與石油相關,阿拉伯國家更常以石油做為政治上角力的資本,多年以來,美國更每年斥資數十億美元控制荷姆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連接波斯灣與印度洋的唯一水道,又有「中東油庫咽喉」之稱)和中東其它要塞,以確保石油運輸順利並保障國家重要能源來源,而如今,這個局面可能即將改變。

頁岩油氣的時代或許方剛起步,但一個新的全球能源地圖,儼然已成。

  • 延伸閱讀

【彭博商業周刊每週精選】走進亞洲核風暴
這 17 項能源技術將改變世界,解決現有能源問題
美國要在沙漠上蓋一座比 101 還高的太陽能發電巨塔

(轉載自合作夥伴《維京人酒吧》;圖片來源: Beyond Coal and Gas,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