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蔡瑞堂)

經濟學裡「永續發展」的定義,是指滿足現在需求,但不犧牲後代實現他們需求的機會。落實到我們的現實生活中,就是社會留給後代或是年青人的未來,至少不該低於我們所擁有的現在,並確保年青人們,和我們擁有相同維護自己滿足需求的權利。

只是現在台灣的年青人,當他們踏離學校走入社會時,卻幾已走到台灣發展的後半段,甚至再過幾年,就徹底被「過去」自豪的經濟起飛時代狠狠拋棄,在滑坡的社會與經濟發展,逐漸喪失實現未來的權利。

我國對青年的定義是 18 至 45 歲者。民國 102 年我國青年人口共 10,022,896 人,佔總人口 42.88%,且男性略多於女性 (男性青少年佔 50.39%,女性青少年佔 49.60%)。在國家發展的政策規劃,「青年」不只應定調為國家未來競爭力的投資,更是台灣社會的資產。藉由「機會、資源、公平」等三個原則,投資於青年成長與追求理想的過程中,能有充分的機會、完善的資源,以及公平的獲得國家所提供的各項機會與資源。除讓青年能實踐自我需求外,也達成「提升國家競爭力」、「催生積極公民社會」、「營造優質生活」及「強化社會和諧」的國家需求,與美好社會的願景。

只是,為何有了這樣的政策規劃與目標,這個世代的年青人,在經濟起飛後的舒適中成長,仍然不安地凝視著生活其中的社會與國家,甚至數百萬人次的參與社會運動,一次次地發聲捍衛的權利與未來。

是高齡化社會與全球化經濟的影響,青年們看著他們的前輩,年紀輕輕就能找到穩定工作,成家立業,置產投資,就受健全社會福利與退休保障。作為國家市場與經濟的新來者,青年們卻只看見高失業率與低薪的未來,買不起房子也沒錢養小孩,等到退休時能否同等享受今日的福利制度,更是完全沒把握…

就如同,過去在種族、性別與階級的差異,造成社會機會的不均等,我們無意間造就了一種世代間的新社會衝突。年長者擁有較多的社會資源、發言權,有能力修政法律與制度,來強化自己的享有的福利與權利。代價是將學貸的壓力、失業的壓力、購屋的壓力,與面臨社會保險破產的壓力,全都轉嫁到青年們的肩上負擔。

民主社會的精神,多元化是其重要的價值,唯有重視每個族群的發聲,才能打造一個更好的社會,讓台灣更邁向良善。因此透過檢討與省思,在社會與政治改革中,我們有婦女、殘障、少數民族等弱勢團體代表的保障名額,提供不同觀點,以完善制度。面對青年們長期被社會決策邊綠化,我們更應該有青年保障名額的制度,讓經濟學裡「永續發展」的精神,也落實在永續的社會發展。

想要看更多精彩文章嗎?請前往

 

 

(圖片來源:Flickr Creative Commons 作者: Ene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