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SEAN CHENG,就讀臺大國企系四年級,曾在科技產業中做行銷實習,也因投資而跨足財務分析,試圖同時駕馭兩個不同的領域。

可以在他身上同時發現理性的辯論與感性的衝動、對真理的追求與對真相的畏縮、對人的敏銳與偶一迸發的自我。仍在違和感的兩側擺盪,篤信自悟的哲理。 E-mail:[email protected]

即使「有條件的砍樹有助於環境保護以及降低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在森林系、林業業者,甚至環團之間早已不是新聞,但一般大眾對於「砍樹」二字還是有難以抗拒的負面印象,我希望透過這篇文章建立正確的環保觀念。

  • 「木材」是什麼?你知道嗎?

以前國中教科書就教過,樹木成長的過程,木質部運送水分、韌皮部運送養分;木質部和韌皮部中間的形成層,會形成新的植物組織、加大樹幹的尺寸。在形成的過程中「碳」會被堆積到木質部中(平均來說,木質部有 50% 是碳),這個木質部,就是我們所用的木材。

在形成的過程當中,空氣中的二氧化碳隨著光合作用進入植物體內形成葡萄糖,在細胞生成的過程當中,葡萄糖聚合成為纖維素,構成植物細胞的細胞壁,成為平常所見到的一絲一絲的纖維。木質部細胞運送水分達一定的使用年限後,便會退役(死亡),堆積在樹木中,作為支撐整株植物的主力。平均而言,木質部中有 50% 的重量是碳,其他包含植物的二次代謝物或是水分等。

所以說,只要樹木持續成長、質量持續增大,就有越多大氣中的「碳」被儲存進樹木當中,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就減少了,這就是樹木成長所帶來的「碳吸存」的效果

  • 隨著樹木大小持續增加的碳累積率

科學期刊《Nature》曾有一篇文章,主要是研究「碳累積率隨著樹木大小持續增加」這個主題,結論是,樹木的增長率越快,對於碳累積的效果就越好,也再次印證碳累積率是隨著樹木增長而持續增加的。

然而環資中心針對這份研究發表的新聞,〈科學家推翻假設! 樹木越老長越快 固碳力更佳〉將樹木增長率(直徑)解釋成樹木年齡,是錯誤的。這份《Nature》期刊的研究重點在樹木增長率與碳累積率的關係,但是並沒有觸及到年齡與成長率的關係。

樹木的增長如同人類一樣有最高峰,之後開始衰老,樹木就不會再增大,碳吸存效率也就減緩,所以樹木碳吸存效果最好的時候,也就是樹木成長率達到頂峰的時候。

  • 人人皆有一死,大樹或許亦不例外,但 … …? 

但請問誰有這個年齡去真的觀察樹木的年齡以及成長過程?因為目前已知最老樹齡達 9,500 歲,所以有些長壽樹種生命極長,這世上沒有人看過它從無到有、從生到死,目前最完整的生命周期(如下圖)也僅止於推估、預測、以及有限的樹種,並沒有全面完整的數據。(請參閱:樹木生長曲線的秘密

 

  樹木的一生

 

假設一棵大樹有 10,000 年的壽命(目前無法證明是否有樹長生不老,但亦不可排除),那它主要成長的時間會落在下圖紅色區塊,這段時間也是固碳效果最顯著的時候。但因為缺乏完整的資料,我們沒有辦法知道每一棵樹種什麼時候會到達最佳固碳率的年齡,開始衰老死去(也就是固碳效果趨緩,在衰老死去後再次將碳釋出)。

  樹木的一生 (最佳故碳期)

 

那既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最佳固碳的年齡,為什麼要宣揚適時砍樹?搞不好會砍到正在成長茁壯,努力平衡大氣二氧化碳的樹啊?

因為並非每種樹都如千年老妖一樣長壽,例如柳杉於 40 到 60 年就已經達最佳固碳的年齡,這些樹可以被拿來利用。

  • 林業團體不一定如同邪惡的財閥:看林業團體論點 

先不要把林業團體跟唯利是圖的邪惡財閥畫上等號(就跟不要只看藍綠一樣)。

隨著碳儲存與環保意識抬頭,碳儲存也經常被納入林業經營的計算標準;林業團體認為,既然樹木會在一定時間後,成長開始趨緩,固碳效果逐漸減弱,枯落物、腐朽逐漸增加,碳吸存與碳排放接近平衡,此時我們應該要砍下該時期的林木,做成木製家具甚至其他使用,種下新的樹苗,讓它繼續以快速的固碳速度成長,以此永續利用,持續固碳。

 木製家具生產流程

因為森林與木材是一種可再生資源,如果我們完全不去利用生長快速、輪伐期短的樹種,配合人類的經濟與實用需求,就必須去使用鋼筋、水泥、塑膠等非再生資源,更造成環境的破壞。

  • 臺灣的低木材自給率,可能促進盜伐 

目前臺灣木材自給率僅 0.5%,絕大多數靠國外進口,林業團體致力於提高自給率,雖然以臺灣的土地面積不可能太高,但自給率也不應過低的,因為這樣可能會有幾點問題:

1. 運送過程造成的碳排放,大大削弱了樹木碳儲存的功效
2. 因為國外進口難以追蹤,更可能是使用到了非法盜採的木材,無意中造成溫室效應加劇
3. 一旦非再生資源斷炊,木材成本大幅提高,我們反而得去開採更珍貴的樹種,可能尚未達到最佳固碳年齡

當中,以非法盜採最該受到注意,世界上森林消失的主因,也是因為商業盜採;因為欠缺完整的法令規範與執行,可能以賄賂、武力、虛報木材數量等各種方式,盜採大量木材。

例如,中國大陸於 2006 年受到綠色和平組織的警告,進口大量的熱帶雨林盜伐木材進行加工後外銷,同樣進口大量木材的台灣,約 20~30% 的木材來路不明,很有可能也是這批盜採來的「贓物」。

  • 環團憂砍樹將破壞水土保持、破壞周遭生態系統,且故碳效果不彰

 上面這個標題在新聞媒體也時常見到。

確實樹根範圍較大的樹木有助於水土保持,但是臺灣部分地區(例如塔塔加的雲杉林)是因為土壤深度較淺,且上層負重超過土地負荷,一旦暴雨來襲,不論上面有無樹木都容易發生嚴重的土石流,且土石流本身的成因也相當複雜,無法直接歸因到砍伐樹木上。

也有部分人認為,砍伐樹木促進碳儲存效率的做法不切實際。在砍伐樹木取得木材的同時,樹枝與樹根的碳釋出,以及週邊的生態系(包括動物、藤蔓、蕈類、蕨類、附生植物等)失衡造成的碳釋放,讓這項作法的成效不彰,甚至弊大於利,不見得如林業團體所描繪的那樣美好。 

  • 砍樹當然也不是亂砍,其實有規劃許多相關措施 

然而林業所支持的做法應該可以一定程度的回應上面那些顧慮。

目前臺灣全面禁伐天然林,多數林業也贊成這樣的作法,除了水土保持、固碳效果,更重要的是生態多樣性,因為天然林的物種多樣,生態鏈複雜,有許多神秘的物種尚不為人所知,我們永遠不知道長生不老的仙丹藏在哪顆樹的樹洞裡。

那是要砍哪顆樹啦?

目前的森林分類主要分成四種(或更多):經濟林、保安林(防風、水源涵養林、坡地)、自然保護區、遊樂區,林業要經營開採的就是第一種,經濟林。

這樣的林區多座落在平地、靠近郊區的休耕地、緩坡地,較無水土保持、安全問題,對於生態系的破壞較少(不是沒有,這就是在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下的取捨)。由林業種植樹木,計算經濟效益與碳儲存,決定砍伐時間;近年的觀念進步,林業也會在經濟林內增加多樣的樹種、結構,避免大範圍種植同種樹,除了減少病蟲害的經濟損失,也可以增加地方的生態多樣性。

但如同前面提到的,對樹木生命週期理解的不全面,多數樹種還是以輪伐期短的樹種為主,才符合人類自己的生命周期以及林業經營的經濟效益。

  •  完全不砍樹,抑或全面砍伐皆非理想做法

林業與環團之間長期互相攻擊,當然都有站在極端立場的團體,認為應該全面開採衝經濟,或是全面禁伐任樹木自然生長老去。但個人覺得應站在中間,少數極端林業追求的絕對經濟發展,以及部分環團禁止任何砍伐,都不利於這個社會追求環境保護與經濟開發之間的均衡。

確實一旦人類決定了樹種何時要被砍(最佳固碳年齡),就等於破壞了自然環境自己的週期,這種人為的控制,只能說是「人工自然」,目的只在於讓人類能夠在不積極改變生活方式,又不太過違背自然演替循環的前提下去拯救地球。但在工業革命之後,人類就已經積極地破壞大自然的平衡,要在短時間內改變人類的生活型態十分困難,在說服全人類改吃素、或是搧扇子不吹冷氣之前,我們都應該努力實行任何即使效力只有一丁點的環保方案。

特別感謝
臺大森林系 謝岱芸
網路部落客 江懿德
提供科技解說與圖片授權
  • 延伸閱讀

美國軍方超重視氣候變遷:因為這將成為新恐怖主義的溫床
【讀者投書】台灣農業面臨生死關頭,農民、環境與消費者要三贏,只能靠「環保農藥」

(本篇轉載自合作夥伴《維京人酒吧》;圖片來源: Cost3l,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