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Jozy Chang

什麼樣的 28 天可以給孩子終身難忘的回憶?沒有血緣卻能共同扶持關愛的家庭,又會是什麼模樣?

在台灣的各個角落,有許多年輕的孩子們,或因原生家庭的失能,或因學校教育體制的不盡完滿,讓他們成為社會的邊緣人而迷失方向,甚至放逐自己、自我貶低。在城市角落裡,卻也有這樣的一群人─「都市人基金會」,為了重建孩子們破碎的心而孜孜不倦地努力超過二十年,政府不做的,學校少給的,家庭未盡的事,他們不計成本一肩扛起。

2013 年溫暖無數人心的紀錄片《縱行囝仔》,說的就是這樣的一段故事:「冒險共生營」帶領孩子們走遍大山大水,體驗自然帶給人類的震撼教育;「向日葵家園」在全天候陪伴下,一步步協助受過傷害的少女重回常軌,這些情節由都市人基金會的執行長王克威、朱岑夫婦與社工、志工們一點一滴寫下。電影會結束,故事裡的孩子們卻正在展開截然不同的人生。

  •  《縱行囝仔》同生死共患難  大自然給人最好的教誨

十年前,第一屆長達 28 天的戶外冒險共生營展開了,每年夏天帶著孩子們溯溪、泛舟、攀百岳,挑戰精神與肉體極限,至今仍是華人界唯一如此長期的冒險營隊。起初,共生營偏向娛樂式的活動,漸漸開始調整方向,更加貼近大自然,並加深運動的專業與強度,不管是工作人員與學員都有了更多體驗。

向日葵園長朱岑曾描述第五屆共生營前往嘉明湖的情況:「大雨一直不斷地下,大家的體力、毅力、心力已到極限,路仍然是上坡又下坡,我口中的詩歌已唱得片片斷斷,看見其中一個孩子走到兩眼渙散、全身虛脫,幾乎陷入彌留狀態……」

登大山是一件危險與痛苦並重的任務,卻也在這樣的營隊中,所有人的心志得到深刻磨練。執行長王克威說道:「在這過程之間,領隊與孩子們間的信任慢慢累積出來,開始了解互相幫助、分享、溝通的重要。」即使是平日再桀傲不遜的孩子,面臨精神與體力的極限,也因體會到了生存與團隊合作之必要,開始調整自己、審視自己。到後期,大家甚至開始享受起那種生死與共的滋味,反倒覺得時間一眨眼就過完。

走入自然中,孩子們所學習到的與課堂上截然不同,任何決定與準備都攸關生命,必須加倍審慎,重視每個環節。這樣特殊的氛圍中,孩子們對領隊的信任度自然而然提高,工作人員也會安排談心時間,與孩子們深談,更加了解他們的性格與困境,比起平時需突破重重心防的諮商來的有效率許多。

  •  向日葵家園  二十四小時陪伴不間斷

在台灣有許多輔導、安置青少年的機構,「向日葵家園」是其中相當特別的一個。起初都市人基金會幫學校輔導中輟與邊緣學童,他們發現,這些孩子往往因為家庭已經失能,沒有依靠,也沒有人能給予適當的管束,造成他們的行為毫無規範甚至非法。王克威說出「家屋計畫」最單純的理念:「那就給他們家庭該有的功能。」

顧名思義,這個計畫將邊緣兒童接進「共生家園」,與專業社工人員一起共同生活,進而引導,他們發現這樣做的效果非常好,也能有效重建孩子的信心。原本都市人基金會所做的是短期安置,直到 2013 年開始了長期安置的新方案「向日葵家園」,專門輔導曾經受到家暴、性侵害等殘酷傷害的少女。

這些受到嚴重心靈創傷的孩子,需要長期且密集的關心,甚至包含所有生活起居的細節,一般的教會與學校等機構難以達到這樣的程度。都市人基金會實施了向日葵家園計畫,執行長夫婦就有如女孩們的大家長,給予她們真誠關懷與照顧。

位於淡水的向日葵家園有兩間家屋,四個社工員輔導八位女孩,這樣的方式不僅讓孩子們體會家的溫暖,更有專業人員可以協助評估,可說是一舉多得。除此之外,還招募義工替孩子們輔導課業,希望她們都能順利完成學業,習得知識與專長。

家屋的輔導方式雖然遠比機構或寄養家庭的成本要高得多,卻能相當紮實、有效地理解受創孩子的心靈,並帶領他們一步步走出陰霾。雖然沒有血緣關係,卻是從不缺乏愛與溫柔的「家」。

  • 住進家園  重新學習愛與被愛

今年五月才進入向日葵家園的小晴 (化名),略帶羞澀地說道:「我希望長大可以當明星…因為我想找我的親生爸媽。」小晴有著超乎同齡孩子的成熟,十三歲的她氣質穩重,性格樂觀,但過去的她卻與現在完全不同。

原來,曾經帶給她暴力與辱罵的原生父母,在小晴被送到寄養家庭後便鮮少去探望,最後音訊全無。換過三個寄養家庭的她,小學就念了五間,她形容自己是個沒自信的小孩,在學校無心上課,也沒幾個朋友,只能無助地問:「為什麼我會生在這樣的環境?為什麼沒有人愛我?我生下來有意義嗎?」

她沒有安全感,容易說謊、頂嘴、偷竊、情緒暴躁,甚至常常和寄養家庭的父母吵架,因為覺得他們偏袒了其他兄弟姊妹。第三個家庭虔誠地信奉基督教,小晴接受了宗教信仰,漸漸感到生命在改變,卻又因為遭遇性騷擾的問題,隱忍了兩年,再度轉出。

社工替小晴找到了本身就是基督教機構的向日葵家園,團體行動為主的生活模式讓她有截然不同的體驗。王克威與朱岑夫婦帶著女孩們體驗各種戶外活動,社工也會和她們一起進行看電影、逛街等休閒娛樂,有了同儕陪伴與二十四小時的關懷,日子突然變得充實又快樂。

小晴雀躍地分享她們為了暑假的環島計畫所做的訓練:「我們到白沙灣、淡水河、漁人碼頭去練習划船,最棒的是,雖然有的人划得快,有的人慢,但我們一定互相等待,不讓任何人落單,同心協力完成每次練習。」

社工姐姐們給予大量的談心時間,每次孩子間吵架時也會居中協調,進一步提升了女孩們的社交與溝通能力,學會誠實、體諒。在這樣的家裡,小晴形容如獲新生,大家雖然來自不同的背景,也有很多走不出的陰霾,卻可以在這裡互相扶持,彼此幫助,讓她感到被許多人所愛著。

密集陪伴所帶給受害孩子的協助超乎想像,像小晴這樣經歷諸多波折的孩子,想來應是難以原諒自己的父母,如今卻能平靜說道:「他們把我生下來,也撫養我,雖然後來他們放棄了…但我感謝他們生下我,讓我去面對寬闊的世界,體驗不同的人生。」

我們常告誡孩子:「歹路不可行。」但是否能認真去探究每個誤入歧途的孩子背後的故事,又是否能付出如此多的心力去引導他們?這一群「都市人」,他們正在身體力行著這一切。

想要看更多文章嗎? 請前往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