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蔡瑞堂

明明土地上的人民,才是政府施政的重點,可是站在新店溪旁,看著溪的兩側是卻像兩個國度:一邊是面臨政府迫遷的阿美族「溪洲部落」,說好的社會住宅「預定」了三年,還是連面牆都沒有;一邊是弊案連連卻還是完工、賣出、入住的美河市建案…

這個政府像是排除萬難只為了讓財團賺錢,對於弱勢者的社會住宅卻是百般刁難!

也想著農村武裝青年的部落哀歌:

「…阮用ㄟ生命來尬恁博 / 阮用ㄟ力氣來討生活 / 認真建設來讓恁住 / 自己卻沒厝來生活 / 都市ㄟ厝阮住不起為了生存來到山河邊 / 用阮ㄟ雙手來建設創造溫暖ㄟ家園 / 你不擇手段告阮違建 / 為了都市的大建設 / 也為了恁ㄟ政治路線 / 拿阮ㄟ生存來交換…」。

這首歌唱著溪洲部落、三鶯部落、小碧潭部落…這些都市原住民的生活,他們來到都市,靠著勞力為都市人們建築房子討生活,卻因經濟收入不好,他們只能居住在城市的邊綠地做為生存聚落。

也想著小時候,社會灌輸給我們的觀念就是原住民愛喝酒、生活困苦…等負面印象。後來長大一點的時後,知道原住民有著天生的好歌喉、美麗的歌舞、強壯的體魄;而現在,我知道在政府的政策下,他們離開了家園,離開了親愛的土壤。

他們被剝奪的是生命的本質,是傳承已久的文化,面對長久的壓迫,使得他們已成為社會裡弱勢的一群。

台灣人民最大的痛苦之一,就是房價太高,不只都市裡的原住民負擔不起,大多數的國人也同樣買不起房子。或許有人認為,台灣這種高房價是經濟繁榮的象徵、是自由市場的成果,但我卻認為講這些話的人,其實不懂經濟,更不懂幸福。台灣都市目前高房價的情況,其實是政府政策錯誤所導致的結果。

每當都市在發展多年之後,都會面臨社區人口擁擠、民宅及公共設施老舊等問題,此時需要藉由都市更新重規劃都市空間、改善環境品質。只是,政府未積極而有整體思維的方式來推動都市更新,反讓土地變成「稀有財」來搞,地價狂飆當然不令人意外。建商將本求利不斷拉高房價,這是大都市房價狂飆的主因,善用都市更新釋出公有閒置土地或擴大容積獎勵,透過興建社會住宅或許是「反其道而行」的有效方法,建商不必花費大筆資金購地,不只更容易經營,也更容易達成,將非市場化的社會住宅提高到住宅存量的 10% 以上的目標。

居住是人民的生存權,政府更是責無旁貸。政府固然應重市場機制,不過當市場經濟妨害了人民的基本生存權時,便不該放任自由決定,而應由政策加以調節。從弱勢優先照護的理念來看,對於經濟能力較不足的人,如勞工、青年及貧窮,政府的房屋政策,更應優先協助他們解決居住的問題,讓他們有能力租屋或是買房子,而這種機制與市場經濟應是可以雙軌並行運作的。

興建大量社會住宅後,先期採取「只租不售」的原則,日後視市場房及房屋數量,逐步採行「由租轉售,但轉賣時必須回售政府」的原則,讓社會住宅不致於流入房市助長房價炒作及圖利特定人土;承租對象則優先給予老人、青年、單親、原住民、低收入戶等社會經濟較弱勢的民眾。社會住宅的設置依全國各區平均分佈,且與一般住宅混居,以維護整體社區多元健全的品質。而在興建與營運模式,或由後政府興建,政府管理,也可以由政府興建,交給非營利組織管理,甚或是政府發經費成立基金,再委託非營利機構組織興建與管理,這種採取多元並行的方式都是可行的想像。從居住開始打造幸福都市,不只顧全發展的活力,也可以落實社會照護的功能,才是真實的實踐。

想要看更多精彩文章嗎?請前往呼叫政府

(圖片來源:Trey Ratcliff CC Licensed )

科技不能解決的事,就交給《BuzzOrange》吧!
政治、社會、經濟、商業、生活,《BO》給你跟別人不一樣的視野與觀點,加入我們的粉絲團,一起 BUZZ!
Facebook 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buzzor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