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江軍。

目前正在履行兵役義務,過去七年在上海求學,畢業於台大國際經濟與貿易系。曾於電視新聞台實習,也短暫地在印度做了五週的志工服務。

是個熱愛生活,也從未停止反省的大男孩。我一直相信每個世代都有其必須承擔的責任,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強,做好準備,迎戰未來。

如果有人說脾氣火爆、全身刺青、造型前衛的前 NBA 球星 Dennis Rodman 與三名籃球員,將與攝影團隊共同前往神祕的北韓,與北韓籃球國家隊進行一場友誼賽,大家一定當他在練肖威。

所以當 Rodman 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共同欣賞球賽,握手、擁抱的照片攻佔各大媒體版面時,我不禁感到好奇,到底是誰來推動這「籃球外交」

這不是美國政府的政治手段、也不是 NBA 行銷策略、而是 VICE 的精心策劃。

  • 從《VICE》到 VICE,從雜誌到網路

The Fashion Issue 2011/VICE

《VICE》 的前身為 《Voice of Montreal》,成立於 1994 年的加拿大,當時還是本有關社會福利計畫、接受政府補助的雜誌,主要目的為提供工作和促進社區服務。過

了兩年,三位編輯從原發行人手中買下《Voice of Montreal》並將其更名為《VICE》。

《VICE》是本免費取閱的生活風格雜誌,讀者族群是 18 – 35 歲的男性,除了一般會提供的音樂、電影、藝術、潮流文化之外,甚至還帶有不少暴力、性、藥物等內容。

《VICE》擅長以非常主觀、直白、粗糙甚至有些魯莽的方式呈現他們的內容,無論是在文字或影像都充滿著濃厚的街頭感,但這股不羈的氣息,反倒為讀者帶來一種更貼近真實的刺激感。然而,他們在加拿大的經營並不順遂, 1999 年考量到業務發展,將總部搬遷到美國紐約。

從千禧年開始《VICE》逐步發展成多元平台的 VICE Media以下簡稱 VICE),這個致力於成為全球青年文化平台的企業不僅陸續增加了網站、唱片、電影、書籍、廣告等業務,甚至於 2004 年買下倫敦一間音樂表演酒吧。當時 VICE 在特定族群裡已經小有名氣,但始終沒有走進大眾的視線。

一直到 2006 年,VICE 發行了 DVD《The Vice Guide to Travel,這部由 MTV 所贊助的紀錄片記錄了全球各種另類的景點(貧民窟、武器市集);同年他們所拍攝伊拉克第一支重金屬搖滾樂團 Acrassicauda 的紀錄片《Heavy Metal in Baghdad》爆紅,並在多個電影節獲獎。

這兩部標新立異、風格鮮明的紀錄片讓 VICE 打響了知名度,更使其意識到,在當前網路逐漸成熟、消費者使用習慣改變的時代,空有平台卻缺少了優質的內容生產者。因此在 2007 年,VICE 與主流線上媒體 Viacom 合作,由後者出資建立平台、VICE 來提供内容。這一舉動也正式宣告了 VICE 的重心從雜誌轉移到影片。

  • 現場、直白、主觀,這些特質贏得了年輕族群的心

VICE 獨樹一幟的「浸入式新聞報導」風格( Immersion journalism;這位 Anas Aremeyaw Anas 是一位將浸入式新聞報導發揮的淋漓盡致的男人,以下是他在 TED 上的分享)並沒有因載體的轉換而失去,反倒是有了更多發揮的空間。

2013 年 5 月,土耳其因國內 Gezi Park 開發案而引發全國性的民眾示威時,VICE 的記者 Tim Pool 深入 Istanbul 通過 Twitter 即時發佈文字與影音的方式,用 Google Glass 和可以上網的智慧型手機就完成了現場直播。 VICE 甚至讓記者冒險參與協助脫北者的過程,為觀眾帶來不同於其他媒體的觀點和第一手資訊。

在「浸入式新聞報導」中,記者不再是第三人稱的觀察者。而是將主觀的情緒和經歷與新聞事件融為一體。這種與傳統新聞截然不同的報導方式廣受年輕人的喜愛。在 2013 年 8 月 VICE 成立了 VICE NEWS 的網路頻道,專注於報導「戰爭、政治、經濟動盪,以及當天其他媒體沒有費心去涵蓋到所有的其他事件。」

由 VICE 所製作的內容也陸續獲得主流媒體關注。他們先後於 2010、2013 年與《CNN》和《HBO》建立夥伴關係。《CNN》這家超過 30 年的新聞巨擘的收視族群大多是 35 – 50 歲以上,因此希望藉由 VICE 的內容來吸引來更多年輕、新一代的觀眾

《HBO》則是將 VICE 製作的紀錄片以一季十集的方式在該頻道播出。在《CNN》與《HBO》這兩個分別位於新聞、電影產業具有領導地位的平台露出,不僅大幅提高了 VICE 的能見度,更是具有標誌意義的肯定。

  • VICE 怎麼生存?不為廠商寫稿,它讓廠商來贊助內容

除了將內容授權給各渠道收取費用之外,VICE 最主要的獲利是來自於與品牌的贊助。

標新立異的 VICE 在與品牌商的合作關係上也有獨到的想法。VICE 不去推銷品牌商的內容,而是自己製作內容,讓品牌商自行選擇與自身品牌形象相近的專題贊助,這樣擁有高度自主創作空間的合作方式,使得 VICE 得以發揮、延續內容生產者的優勢,同時為內容品牌商創造出不一樣的可能。

其中與處理器巨頭 Intel 所合作的 「The Creators Project」就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在這個專案裡,無論是通過新的技術或新的平台,來自全球數百位藝術家利用科技來創作作品。我們不難發現 VICE 和 Intel 試著通過一連串的紀錄片來結合藝術創作與人性的溫度,賦予冰冷的科技品牌溫暖的一面。

至於名為「Far Out的一系列影片,採訪了數位常年獨自一人住在天氣極端惡劣、與世隔絕的環境(阿拉斯加、西伯利亞)但依然堅韌不拔的生活著的人們,而這系列紀錄片的贊助商就是戶外運動品牌 The North Face。

  • VICE:下一個 CNN、ESPN 和 MTV 的結合體?

2013 年 8 月,21st Century Fox 以 7000 萬美元的價格,買下了 VICE 5% 的股份。這意味著 VICE 估值可達 14 億美元。

《Forbes》推估 VICE CEO 兼創辦人之一的 Shane Smith 擁有 4 億身價,並且大膽預測這位紐約媒體大亨很快會擠進 Forbes 400 富豪的行列

目前 VICE 在全球 35 個國家擁有超過 800 名員工,這其中也包括在 2013 年進入了有網路封鎖限制卻巨大市場的中國。正當絕大部分媒體業都在開源節流以尋找更好的獲利模式時,VICE 仍然在聘用更多的人。這一切是否意味著  Smith 在受訪時所說的 「我們要做下一個 CNN、ESPN 和 MTV 的綜合體。」有可能在將未來為現實?

很顯然的,並不是所有人對 VICE 這樣一個反叛、尖銳的媒體都持正面看法。

很多人就對 VICE 的「籃球外交」感到非常不屑,對於 VICE 接受北韓的招待、以及與金正恩這位充滿爭議性的政治人物稱兄道弟的行為是完全不合適的。也有人認為 VICE 看似獨特的風格不過是再玩新聞娛樂化的老把戲罷了,利用戰爭、暴力、藥品、性等話題來吸引觀眾。

如何在深入事件帶回獨家資訊的同時,維持良好的企業形象、建立公信力,進一步增加、穩固自己的觀眾群,將會是 VICE 想要擴張版圖不得不面臨的挑戰。

  • 此時,來看看台灣

Freedom,Fried/ Foreign Policy

台灣的媒體數量過多與人口、面積都不成比例,在廣告主有限的情況下,為求生存只能惡性競爭。

新聞中充斥著粗製濫造的業配新聞,不但造成新聞品質下降,也無法達到廣告效益最大化。台灣媒體應提出怎麼樣的價值主張,才能在台灣長年只問藍綠的環境裡以差異化策略殺出血路。

此外,從廣告主和觀眾手中奪回內容生產的自主權也是當務之急,如何重新打造優質的內容來吸引觀眾,進而改善媒體、廣告主和觀眾三者之間的關係。

VICE 不一定是最合適的例子,但相信可以給你我一些啟發。

(轉載自合作夥伴《維京人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