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不只掌控稀土!】珍貴金屬資源戰開打,據戰略指標的 35 種關鍵礦產多被中國壟斷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国对全球关键稀有矿产资源的控制远不止稀土 〉。首圖來源:wiki

稀土。(圖片來源:wiki

中國壟斷稀土,拜登投 150 億美元嚴陣以待

中國對稀土的壟斷多年來一直是國際地緣政治中最熱門的話題之一,美國及其盟國對中國稀土產業鏈的嚴重依賴被認為是一個巨大的戰略隱患。拜登總統上個月公佈的耗資 2 兆美元的基礎設施立法提出 撥款 150 億美元用於稀土元素分離、電動車、量子計算等多個示範研發專案。

然而,在另一方面,政府統計數據顯示, 中國對關鍵稀有資源的控制遠遠不止稀土,至少還有 22 種至關重要的礦產處在中國主導的風險之中。

隨著近年來世界主要經濟體在高科技、國防、清潔能源等領域對稀有金屬需求的急遽攀升,美國及盟國都相繼制定了相關的關鍵礦產戰略清單, 在美國內政部發佈的清單中,稀土僅為所列 35 種關鍵礦產資源中的一種。

含稀土在內的 35 種關鍵礦產,22 種在中國手中

據美國地質調查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USGS)的數據, 除稀土外,有 12 種關鍵礦產的最大供應國是中國,另有 10 種礦產或是被中國壟斷、或是中國為這些礦產的最大生產國。

相比之下,在這份清單中,美國明顯佔主導地位的關鍵資源僅有一種。

稀土雖以其獨特的戰略價值成為人們廣泛關注的焦點,但這一基於 18 世紀發現延續下來的專用術語所指的僅是現代經濟所需的眾多稀有資源中的一種。歐盟科技服務機構「歐盟委員會聯合研究中心(JRC)」去年的一份研究發現,生產一架疾風戰鬥機共需 16 種關鍵礦產,其中稀土元素加起來僅佔其中的 3 種。在引擎所需的 6 種稀有礦物中沒有一種屬於 17 種稀土元素之一。在 11 大系統中,只有 2 大系統用到稀土。

稀有金屬諮詢公司 ThREE Consulting 總裁詹姆斯‧肯尼迪說,在有關中國控制關鍵資源的問題上,最初出現的是大量有關中國操縱稀土產業鏈的報導,導致多年來輿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稀土元素上。肯尼迪對美國之音說:「我們如此著迷於稀土以至我們忘了還有其他 20 來種礦產同樣重要。」

總部位於法國巴黎的國際能源署本星期三警告說,隨著各國加緊採取措施應對氣候變化,清潔能源技術所必需的關鍵礦產需求量在未來幾 10 年中將大幅增加,然而與此同時, 這些關鍵資源卻高度集中在屈指可數的幾個國家。 這份世界能源展望特別報告說,這一高度集中的現象甚至在精煉環節更加嚴重,中國在精煉環節的「各個領域都有強大的影響力」。

在 35 種關鍵礦產中,美國 100% 需要進口的有 14 種,而在這 14 種中,根據美國地質調查局 2016-2019 年的數據,僅有 3 種中國不在進口國之列。

政府的資料和一些研究機構的報告還顯示,從大多數關鍵礦產全球供應的角度來看,中國不僅是最具影響力的國家,而且在一些稀土外的資源市場中國佔有近乎絕對壟斷的地位。

英國原材料諮詢公司—基準礦業情報機構(Benchmark Mineral Intelligence)去年的報告稱,電動汽車電池 86% 的陽極在中國生產,而 100% 的天然石墨陽極在中國製造。在該產業鏈的上游,美國地質調查局的統計顯示,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墨烯生產國,去年的產量佔全球總產量的 62%。

德國「戰略稀有金屬研究所」稱金屬銫是電正性最強的元素,美國此前完全從加拿大進口,但 2019 年中國中礦資源公司從一家美國公司手裡收購了位於加拿大曼尼托巴省的銫礦。 中礦資源官網上的資料顯示,收購價僅為 1 億 3470 萬美元。 銫是一種非常稀缺的礦種,世界上僅有 3 座礦區產銫,世界上最大的貴金屬交易商 Kitco 金拓的一篇報導稱,中國此前已經收購了 2 個。

美國和加拿大雖然都將銫列為關鍵礦產,但 2019 年還是批准了美國化工公司卡博特(Cabot)將這一世界上最大的銫礦轉手。

此外,據美國地質調查局 2021 年的年度報告和澳大利亞政府的報告,中國壟斷非稀土礦種的例子還包括,美國 91% 的砷金屬、81% 的軋鋯、69% 的銻, 70% 的鉍來自中國,中國鎵在 2019 年的產量佔世界總產量的 97%。

中國地質調查局的一份研究報告說,「梳理了美國、歐盟、英國等國家關鍵礦產清單可以看出,其主要生產國和主要進口來源國有一半甚至一半以上都是我國。」這份 2019 年的研究報告說,美國 35 種關鍵礦產中,13 種關鍵礦產的最大供應國是中國,中國還是 19 種關鍵礦產的最大生產國。

在美國地質調查局追蹤的 77 種礦產品中大部分為中國、俄羅斯和南非 3 個國家所主導,俄羅斯雖常常被和中國一起被認為是美國及盟國的最大戰略對手,但在美國內政部認定的 35 種關鍵礦產中,俄羅斯沒有在任何一種的進口來源國中排在前列。

美國、歐盟、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等國家和地區對關鍵礦產資源的評價及各自的名錄清單雖然不僅相同,但是總體大致相同,對稀有金屬的戰略性具有高度認同。

澳大利亞、英國和加拿大的類似清單分別列有 24、41 和 31 種關鍵礦產,稀土也均僅佔其中之一,歐盟去年公佈的清單在 2017 年的基礎之上增加了 4 種,這份總共 30 項礦種的清單將重稀土、輕稀土分別列為一類。

在歐盟的清單種,中國是 10 種礦產的最大進口來源國。此外,歐盟一份題為「關鍵礦產清單研究(2020)」的報告說,對全球而言,有 44 種關鍵礦產,中國是其中 29 種礦產的主要全球供應國,包括了 13 種稀土元素和 16 種非稀土稀有金屬。

在澳大利亞政府認定的 24 種關鍵礦產中,中國為最大進口來源國的礦產佔 11 項,其中 9 項佔比在 50% 以上。

在英國風險礦產清單種,除稀土外,中國是 22 種資源最大的生產國,13 種礦產儲量最大。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政府統計和報告在列舉進口來源國時往往並不包括中國在海外擁有的礦產。例如剛果在所有的報告中被列為世界上最大的鈷的生產國和美國及盟國的最大進口來源國,澳大利亞和美國政府將剛果列為最大產鈷國家,歐盟的報告說剛果鈷進口佔 68%, 但世界上的鈷產品基本為中國所主導。

國際能源署本星期三的報告說,根據對電池化學和氣候政策演變的推測,未來對鈷的需求可能會比目前的需求高出 6 到 30 倍之多。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能源安全與氣候變化專案高級研究員簡‧中野(Jane Nakano)對美國之音說,除了稀土以外,美國政府對其他關鍵礦產資源實際上也給與高度重視,拜登總統曾在今年 3 月下令對美國的關鍵供應鏈進行審查,其中提到把稀土包括在關鍵和戰略礦產資源之內。

她對美國之音說,稀土和所謂的關鍵礦產的不同之處在於,不同的經濟體出於資源和產業結構的不同,對關鍵礦產的關注度也略有所不同,沒有統一的定義和清單。 她說:「我也認為不僅僅是稀土,還有其他還有其他礦物和金屬也很重要。 但是,關鍵礦產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如何定義,而這個概念並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

美國能源部上星期宣佈向 13 個稀土元素和關鍵礦物生產專案提供 1900 萬美元的資金,在 13 個專案裡,有 4 個專案為稀土以外的專案。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台灣也可能被火箭殘骸砸中】1.7 億個太空殘骸就在我們頭上繞!如果掉下來,國際沒法要管

中國宣佈停止與澳洲「戰略經濟對話」,專家點破:貿易不會停,因為中國放不下澳洲的鐵礦石

【沒有煙硝味的晶片戰】中美科技巨頭嘗試自製晶片,美政府:我們必須在這場戰爭中勝出

(本文經合作夥伴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中国对全球关键稀有矿产资源的控制远不止稀土 〉。首圖來源:wiki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