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少女的月事」煉春藥】明世宗為滿足私慾,竟引來宮女的謀殺計畫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這些皇帝很母湯:貓奴、染髮、春藥成癮、木工高手、暴虐屁孩皇帝……超狂私生活無極限!》,由 清文華泉事業有限公司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

【《BO》編輯檯好書推薦:《這些皇帝很母湯:貓奴、染髮、春藥成癮、木工高手、暴虐屁孩皇帝……超狂私生活無極限!》】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致想閱讀本書的讀者:不要再只認識秦始皇、唐太宗、乾隆帝了!想探聽宮廷祕聞?那就跟著這本書,做一回皇帝狗仔隊吧!

中國歷史上,許多皇帝都迷戀丹藥。明世宗愛上丹藥的原因,是為了續航他的性能力。但他沒想到,這會引來殺機……。(選書編輯:連柏翰)

明世宗喜歡服用鉛紅丹。左為示意圖。圖片來源:

文/劉繼興、劉秉光

明世宗為何差點被宮女勒死?

嘉靖二十一年(西元一五四二年)十月的一個深夜,北京皇宮內發生了一起中國歷史上極其罕見的宮女謀害皇帝案,以楊金英為首的十幾名宮女,趁明世宗朱厚熜醉睡之機,以繩帶套住其頸部,然後左右一起用力拉,意在了結明世宗性命。但由於楊金英當時手忙腳亂,誤將繩帶繫成了死扣,未能將明世宗勒死。事後,楊金英等人全部被處死。那麼,這些宮女為何對明世宗如此恨之入骨,又為何不惜鋌而走險呢?事情原委, 還要從明世宗服用春藥說起。

朱厚熜是明朝第十一任皇帝,在位四十五年,年號嘉靖,廟號世宗。在位期間,明世宗荒怠朝政,靡費無度, 醉心於修仙長壽,迷戀於床笫宣淫 ,在歷代昏君中,明世宗稱得上屈指可數。明世宗即位之初,就表現出了對女色的貪婪。過度縱慾,使明世宗身體疲軟,面容憔悴,接連生了幾場大病,「帝數不豫」。大臣鄭岳勸他「遵聖祖寡慾勤治之訓,宮寢有制,進御以時……以養壽命之源」(《明史》),可明世宗根本就聽不進去,仍舊肆意縱情。

初為皇帝那幾年,明世宗尚注重鑽研房中術,隆禧因進獻房中術「太極衣」而蒙受恩寵。後來各種補品應時而生,讓明世宗眼花撩亂。趙文華進獻的「百花仙酒」、汪鋐進獻的「甘露」,吳山、李遂、胡宗憲等人進獻的仙桃、玉芝、白鶴、白兔、白鹿、白龜等,都是所謂的大補之品,都和房事有關,進獻之人大都得到提拔和重用。仙酒、仙桃、玉芝、甘露諸事雖然荒唐,畢竟還是可食之物。然而,隨著明世宗口味的加重,這些補品就落伍了。

為了滿足宣淫慾望,為了彌補精力不足,明世宗最終選擇服用有壯陽功效的所謂春藥。中國古代的春藥由來已久,歷朝歷代均有些花樣,漢代有「昚(慎)恤膠」;魏、晉有「回龍湯」(又名「輪迴酒」);唐代有「助情花」,唐人梅彪的《石藥爾雅》就收錄有石藥幾百種;宋、明有「顫聲嬌」、「膃朒臍」(即海狗腎);清代有「阿肌蘇丸」,上述這些春藥均見之於史。而明世宗最感興趣的壯陽藥,是一種名為「紅鉛丹」的春藥。

「紅鉛丹」是一種充滿神祕色彩的「接命神方」,是以少女的經血製成 。明人張時徹的《攝生眾妙方·紅鉛接命神方》記載:「用無病室女,月潮首行者為最;次二、次三者為中,次四、次五為下,然亦可用。」意思是說, 少女初潮時排出之物最可貴,第二、三次的次之,第四、五次的更次之。 方士邵元節、陶仲文為了取悅明世宗,頻頻進獻「紅鉛丹」。《萬曆野獲編·進藥》記載嘉靖時,「邵、陶則用紅鉛,取童女初行月事,煉之如辰砂以進」。

對於「紅鉛丹」,龔廷賢在《萬病回春》中說的更玄了, 要求選擇眉清目秀、齒白唇紅、髮黑面光、肌膚細膩、不肥不瘦、三停相等、算其生年月日約為五千零四十八日前後的少女(古法有五千零四十八日得首經之說)。又說:「若得年月日應期者,乃是真正至寶,為接命上品之藥」,經過許多繁複工序,製成小藥丸。其功效據《攝生眾妙方》說:「此藥一年進二三次,或三五年又進二三次,立見氣力煥發,精神異常。草木之藥千百服,不如此藥一二服也。」

《萬病回春》和《攝生眾妙方》雖然說得神乎其神,但實際上女子的經血中並沒有什麼特殊成分,自然不會有什麼療效。李時珍對「紅鉛丹」也持拒斥態度,他在《本草綱目》中論曰:「婦人入月,惡液腥穢,故君子遠之,為其不潔,能損陽生病也……今有方士,邪術鼓弄愚人,以法取童女初行經水服食,謂之先天紅鉛。巧立名色,多方配合 ……愚人信之,吞嚥穢滓,以為祕方,往往發出丹疹,殊可嘆惡!」然而明世宗卻如獲至寶。

為了大批量生產「紅鉛丹」,明世宗便命禮部派人在京城、南京、山東、河南等地挑選了千餘名民間女子進宮,為煉製「紅鉛丹」提供原料。為了盡可能獲取煉丹原料,明世宗還命方士給那些年幼的宮女大量服用催經藥物,對她們的身心造成極大羞辱和摧殘,不少宮女因此喪命。

由於大量服用丹藥,明世宗變得更加褊狹乖戾,冷酷無情。太僕寺卿楊最因「諫丹藥,予杖死」(《明史》);左右宮女稍不如意,便遭他打罵或屠殺,正如明人筆記《明宮詞》中所說的「世宗性卞,宮人多不測」。《李朝中宗實錄》中也稱:「(宮女)若有微過,多不容恕,輒加箠楚。因此殞命者多至二百餘人……皇帝好道術,煉丹服食,性寢躁急,喜怒無常。」正是在這種毫無尊嚴和保障的情形下,宮女楊金英萌發了暗殺明世宗的驚天密謀。

楊金英是服侍端妃曹氏的宮女,因明世宗常到曹氏處所,她也多受其苦。看到身邊宮女一個個被折磨致死,楊金英對明世宗恨之入骨,便與同伴密謀弒君。嘉靖二十一年(西元一五四二年)十月二十日夜,明世宗到曹氏處所就寢,由於喝了些酒,行房後倒頭就睡。趁明世宗熟睡之機,楊金英夥同其他宮女暗藏繩帶,潛入房內,企圖勒死明世宗,結果因做事不周,加之出現叛徒,致使謀害計畫功敗垂成。嘉靖二十一年為壬寅年,史稱「壬寅宮變」。

宮女造反,給明世宗敲了一記警鐘。事後,明世宗從乾清宮搬到了西苑(今北海、中南海),再也不敢住在紫禁城內的寢宮。即便如此,明世宗對丹藥的追求卻未停歇,且愈演愈烈。據《萬曆野獲編·宮詞》記載,「嘉靖中葉,上餌丹藥有驗,至壬子(三十一年)冬,命京師內外選女八歲至十四歲者三百人入宮。乙卯(三十四年)九月,又選十歲以下者一百六十人,蓋從陶仲文言,供煉藥用也」,說明又有一批批花季少女掉進火坑。

除了「紅鉛丹」,明世宗對另一種春藥——「秋石」也很感興趣。顧可學為了討明世宗的歡心,便獻上了壯陽奇方——「取童男小遺,去頭尾(回龍湯飲法),煉之鮮鹽以進」。李時珍雖對「紅鉛丹」持否定態度,但對「秋石」卻予以肯定,他在《本草綱目》卷五十二中寫道,「秋石四精丸,治思慮色慾過度,損傷心氣,遺精小便數」,意思是說, 食用「秋石」這種藥物,可以激發體內陽氣,治療性功能衰退,從而達到壯陽的功效。

不管是「紅鉛丹」,還是「秋石」,都不是純粹的人體排洩物, 而是加上諸如金、石、鉛等物煉成的,服用後對身體毒害很大。 明世宗身體本來就不健康,長期慢性中毒,使他四肢麻木,面如土色,走路搖搖晃晃,說話也變得很困難。從嘉靖四十四年(西元一五六五年)正月起,明世宗就疾病纏身,臥床不起。次年十二月,明世宗一命嗚呼,時年六十歲。 明世宗雖然沒有死在宮女手裡,卻死於由宮女經血煉製的丹藥,可謂報應不爽。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曾佔領台灣,請吃個飯卻超緊張】20 歲日本天皇宴請外賓超剉!首次吞「獸肉」,皇后「低胸」宴客

「賣國賊」李鴻章割讓台灣前,拒吃日本提供的「劇毒飯菜」!它竟也成伊藤博文「最後的午餐」

【別再以為「一夫一妻制」很完美】若沒有 200 萬年前老祖宗的這個行為,人類早就滅絕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這些皇帝很母湯:貓奴、染髮、春藥成癮、木工高手、暴虐屁孩皇帝……超狂私生活無極限!》,由 清文華泉事業有限公司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