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彈打穿後腦勺,鮮紅血液流入藍色海洋」——台灣漁船圍堵槍擊,海上謀殺案哪國願意負責?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 《罪行海洋:穿越地表最遼闊的犯罪地域,揭開海上千萬奴工的悲慘生活,普立茲獎記者橫渡五大洋、二十片海域的第一手紀實  》,由  麥田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取自 YouTube。)

【《BO》編輯檯好書推薦:《罪行海洋:穿越地表最遼闊的犯罪地域,揭開海上千萬奴工的悲慘生活,普立茲獎記者橫渡五大洋、二十片海域的第一手紀實》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陸地上有幫派及衝突,海洋上同樣有不同勢力相互競爭,這些無法管治的水域上,有許多令人難以想像的事情正在發生。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2014 年,一則「海上喋血」影片在網路上瘋傳,畫面中赫然出現疑似我國漁船 「春億 217 號」 的身影,雖然台灣政府公開說明該船只是「路過」,但看過影片的人仍有質疑。根據 《紐約時報》 調查報導,海上保安工作者實彈開槍的情況屢屢發生,有些警衛甚至曾是海盜。不過,這樣的血腥事件,卻沒有任何政府願意著手調查。(責任編輯:梁雁)

隨著海盜開始活躍在更大範圍的海面上,超出政府治理的能力,大多數的商船開始僱用私人警衛。 圖片來源:取自 YouTube
此影片含暴力畫面, 觀看請點此

文 / 伊恩·爾比納(Ian Urbina)

譯 / 林詠心

在白天,天空是乾淨又明亮的,海洋既深邃且波濤洶湧。此時有一名男子在海中隨著海浪載浮載沉,向在他身邊打轉的船上的人們用力揮舞著手臂。他沒有救生衣,其他漂浮在海上的人也沒有,有些人就緊抱著看起來像是一艘翻覆木船的殘骸。有幾艘大型的白鮪延繩釣船圍著他們,然而沒有人出手幫忙。這不是一場救援工作。水中的其中一名男子將手臂舉到頭上,手掌打開向前,手勢看起來是表示投降。一顆子彈從後方鑽進他的後腦勺,衝擊力致使他的臉向下倒,鮮紅色的血緩緩地在他身旁的藍色海水上暈開來。

於是一場慢動作的大屠殺展開,期間超過了十分鐘;隨著鮪釣船的引擎怠機聲隆隆作響,船上的男子至少發射了四十輪,有條不紊地處決水裡的人。「我射中五發!」站在其中一艘鮪釣船上的某人以華語大聲叫道。很快地在那之後,一群船員們一邊大笑、一邊擺姿勢自拍。

手機遺失意外流出謀殺影片,沒有政府願意調查

一四年年尾,國際刑警組織的一名線人用電郵傳來一段手機拍攝的事件影片給我,主旨是「做好準備」。當我打開電郵,看著那段搖晃的影片時,我著實被自己眼前的畫面給嚇傻了,身子往後一靠地坐回椅子裡。在我報導海上奴隸時,諸如被俘虜的柬埔寨男子朗隆,我曾經看過漁民們遭受到那些最糟糕的暴力形式,而我當然也多次聽說過冷血的海上殺戮。但是,我的筆記型電腦上正在播放的畫面是如此赤祼地令人心生憎惡。殺手展現出獵人擄獲大型獵物時的歡愉。在驚駭之餘,我的線人說道,人們事實上對於這些謀殺行動一無所知。在這個有空拍機與 GPS、大數據與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的時代裡,似乎難以想像得到執法者會沒能追查到這些加害者或是受害人,或者至少找出地點、時間或這場暴行的動機。

一名男子緊抓著小船殘骸,不一會兒被槍擊身亡。這段影片是在一部被遺落於斐濟某輛計程車上的手機裡所發現,內容呈現出一場至少有四名手無寸鐵的男子遭到至少一艘臺灣鮪延繩釣船槍擊的謀殺事件。圖片來源:麥田出版提供,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相較於陸地上,海上罪行很少被攝影機拍到。在許多國家,大多數的漁船水手在船上期間會被沒收手機。這是為何我屢次在海上看到的情況至今仍未改善的原因之一。除非某件事物在  YouTube 上被重現,否則就像是根本沒發生過一樣。因此,這支罕見的影片記錄了一項發生在海上的可怕罪行,但是它本應引發的眾怒似乎也緘默無聲。

鑒於影片裡的證據,我希望能夠拼湊出實際上發生的事。只要夠努力,你有時候可以自己創造運氣,而這起案件會需要不少運氣才能解決。

在很多層面上,這個故事實在不合理。儘管在至少四艘船上有數十名目擊者,這些謀殺行動周遭的情況依舊是個謎。甚至沒有人去報案;在海洋法下並沒有必要這麼做,也沒有任何清楚的程序讓海員們從一個港口航過另一個港口的途中,自願出面說明他們所知在航程中發生的事情。惟有當二○一四年在斐濟的一輛計程車上發現了一支手機,裡頭存有捕捉到這起事件的影片,並且被上傳至網路上,執法官員才得知有人死亡。

要不是手機主人的粗心,世上甚至沒有人會知道一樁罪行曾經發生過,除了在鮪釣船上的目擊者與犯人。缺乏證據、屍體或是嫌犯,我們也不清楚是否有任何政府、哪個政府會挑起領導調查的責任。 臺灣的漁業機關 認出了現場的其中一艘船,並且告訴我,他們相信死者應該是某次失敗的海盜攻擊受害者。 然而,有些 海洋安全專家警告過,海盜有時候已經變成掩飾致命舊帳的方便藉口,他們表示那些男人也可能是闖入爭議海域的當地漁民、發起暴動的船員、被拋棄的偷渡客,或是被抓到偷魚或誘餌的小偷。

就地正法、自衛警戒、防禦過當,隨便你怎麼稱呼它。」 克勞斯.路塔(Klaus Luhta)說道。他是為一個海員工會 「船長、副手與領航員國際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Masters, Mates & Pilots)服務的律師。「這追根究柢無異於一起海上的謀殺案,以及我們為何允許它發生的問題。

海盜、警衛界線模糊,海員遭殺害層出不窮

今日的海上,有史無前例之多的船隻來來往往,其武裝與危險程度也是絕無僅有之高。自從二○○八年以來,隨著海盜開始活躍在更大範圍的海面上,超出政府治理的能力,大多數的商船開始僱用私人警衛。海上的軍備競賽升級到槍支和守衛無所不在的境界,以致浮現出一個特殊的 海上軍火庫產業 。這些船隻一方面具備零件儲藏室的功能,一方面可做為人員宿舍,游走於國際海域上的高風險區域。船上存放有幾百隻突擊步槍、小型武器和彈藥,以及有時候會在船上破舊的環境下等待好幾個月以接受下一步部署的警衛。

自從二○一一年以來,由於大多數的船隻開始配備武裝警衛,較大型的貨櫃輪遭受海盜攻擊的次數銳減,但是其他形式的暴力依舊常見。海洋安全官員與保險業者估計,每年有數千名海員被搶劫或攻擊,在印度洋延伸至西非海岸及其他海域,更有幾百名海員遭到殺害與綁架。

海洋不是去尋找好人對抗壞人這類敘事的地方。在世界的某些地方, 海盜與警衛之間的界線是模糊不明的 。接近孟加拉的孟加拉灣上,武裝幫派會向船長勒索安全通過的保護費。根據海上保險調查員的說法,在奈及利亞附近,海事警察會慣常地與燃料竊賊互通一氣。在索馬利亞外海, 過去習慣瞄準較大型船隻的海盜已經轉進了在外國與本地漁船上的「保安」工作,在朝敵人開火以嚇跑他們的同時,也找到抵擋武裝攻擊的正當性。 然而,這些更像是與已知的交戰對手激戰,而非捕魚競爭對手發動的草率處決。

毫無來由的攻擊經常發生。國與國之間相互搶畫海圖,對於海底下未開發的石油、天然氣或其他礦產資源宣示其所有權,而隨著賭注的金額愈高,彼此互相侵略的行為也愈嚴重。在跨越預期會有危險的海域時,運送值錢貨物的油輪也會配備武裝警衛。從地中海到澳洲外海到黑海, 偷渡難民與移民的人口販子經常會衝撞與擊沉對手的船隻

漁船之間的暴力尤其廣泛,而且有愈來愈惡化的趨勢。在世上大多數的鮪魚漁場中, 獲得大量補貼的中國與臺灣漁船數量超過其他國家 ,斐濟鮪釣船東協會( Tuna Boat Owners Association)主席葛拉漢.紹維克(Graham Southwick)說道。雷達技術的進步,以及更廣泛應用的集魚設備 ──吸引魚群的漂浮物 ──已經導致緊張感升高,因為漁民們更傾向於聚集到同一些點作業。「漁獲縮水、火氣爭論、搏鬥展開,」紹維克說道。「在這些船上發生謀殺案是相對常見之事。」

 

>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又一個第一】首艘台灣漁船遭國際勞工組織扣留,是真虐待勞工還是誤會一場?

【日本海上的「幽靈船」】船上驚見白骨!無人船揭露中國逼死北韓漁民的秘密

海賊王有海上餐廳,真實世界有「海上妓院」?人口販子用雛妓,把奴工從陸地騙到漁船上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 《罪行海洋:穿越地表最遼闊的犯罪地域,揭開海上千萬奴工的悲慘生活,普立茲獎記者橫渡五大洋、二十片海域的第一手紀實  》,由  麥田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取自 YouTube。)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