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房價讓你活不下去了嗎?來看 90 年前的台灣人如何讓房東「自願降租兩成」

【《BO》編輯檯好書推薦:《全島總罷工:殖民地臺灣工運史》】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最適合閱讀本書的讀者:百年前的台灣勞工們為何能以超絕的行動和策略,發動跨廠場、職業發起「全島總罷工」,向不公不義之事說「不」呢?

台灣的高房價讓你受不了了嗎?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統計,台灣房租指數從 2011 年至 2020 年 4 月,已連 110 個月上漲。

但,面對居高不下的房價,你敢起身抗議嗎?(選書編輯:徐子捷)

罷工示意圖。圖片來源:wikipedia

文/蔣闊宇

世界經濟大恐慌在 1930 年也傳播到島內。除了米價暴落,農民生計陷入困難,工業部門也發生業務緊縮,資力不夠的小型企業陸續倒閉。 為把虧損轉嫁到工人身上,降低工資、縮短工時、機械化生產陸續被資方採用,當年臺灣左派抽象地稱之為「產業合理化」──工人階級實質平均薪資跌回 1920 年以前。 解散民眾黨、臺共大檢舉,不過是社會、政治、經濟各種自由急速緊縮的一部分。

繼之以淺野大罷工受到殖民政府鎮壓,臺灣工友總聯盟已失去以往的行動能量,加以民眾黨內部發生左右鬥爭,導致工運右翼的基層組織工作進展有限。整個 1930 年度,只有「臺北自由勞動者同盟」、「松山自由勞動者同盟」、「北斗總工會」、「臺北魚類小賣人組合」、「永樂市場小商人組合」五個新組織加盟。

組織動能衰弱的情況下,即使島內工人薪資探底、罷工頻繁,工總聯系統處理的勞資爭議,比起前幾年卻少很多。目前由新聞紙追蹤到的,只有臺北金銀紙店工人、高雄印刷從業員組合、華僑錫箔工友會的罷工事件三起。1931 年以後,則有新竹木工工友會、高雄共榮自動車會社、臺北印刷從業員組合大罷工事件三起。

大蕭條環境造就「無產市民運動」!

大蕭條也造成城市居民的經濟向下,為社會運動者提供發展「無產市民運動」的機會。 臺灣工友總聯盟配合民眾黨,經由各區分部,在城市裡推動一些議題性的群眾運動──工運分子主張城市裡的受薪階級被資方、房東、醫生剝了好幾層皮,從階級的角度切入市民生活,推動「借家人降租運動」與「降醫藥費運動」。

借家人降租運動,顧名思義,即動員房客要求房東降低房租。1929 年 11 月底,《臺灣民報》報導一般民眾收入銳減、失業風行,房租卻依舊高昂:「近年來因景況的不佳漸趨深刻化,勞働者、及小商人愈覺生活困難,而一方面住宅及店鋪的賃借料,不但依然維持好景氣時代的價格,而且反有年年騰貴之慨。

因此一般勞働者們在就職難的當中,又要感著住宅難,為租一定房屋勞働者們似乎已覺不可能,而於小商人每日的收益亦殆難以支拂屋賃,至於俸給生活者則要以全收入的三分之一充為房租,如此情形,一般無產者,為家賃的過高實覺極大的苦痛了。」

臺北市內京町、大稻埕、艋舺,皆有借家人聯合連署、請願,集體拒絕納租,逼迫房東降價。《臺灣民報》報導這些房客往往面對同一個房東,聯合運動方成為可能,這也代表了當時城市裡地產集中在少數人手中。地產主當中既有自然人,也有公司行號、機關團體,牽連甚廣,連臺北州當局社會課也發表聲明,將要調查房市。

臺灣工友總聯盟本部認為是時機發展無產市民運動,於是聯絡所屬基隆、臺北、臺中、嘉義、臺南、高雄各分部調查當地房租數據,同時起草家賃減價運動的宣言。1929 年 11 月 23 日,臺灣工友總聯盟印製數萬份傳單分送各地,既有日文版,也有漢文版。其內容如下:

稅厝人快快覺醒起來吧!
趕緊提倡厝稅降價運動。
急起獲得厝稅降三折。
打倒惡信託屋。
排斥惡家主。
要求廢止磧地金。
要求廢止立退強制權。
要求借家法施行於臺灣。
快快創設借家人協會。
內地的家主既自發的降價。
臺灣的家主也要發出良心。
介紹有經驗的辯護士。
有必要時只管來談論。

傳單散出後,果真有人寫信到工友總聯盟本部詢問運動辦法,或請求介紹律師,既有本島人,亦有內地人。

1929 年 11 月 23 日,下午七點半,工總聯在臺北市內的稻江講座開了一場「厝稅降價運動大講演會」,講題與辯士如下:

一、食衣住之緊縮                 連雅堂
二、平均地權就免稅貴厝              蔣渭水
三、厝稅貴是工人第一的威脅            李友三
四、內地的厝頭家已經減厝稅臺灣的厝頭家也要有覺悟 曾得志
五、希望厝頭家較良心一點             蘇竹南
六、土水工人的厝稅觀               黃江連
七、木匠工人的厝稅觀               陳隆發
八、油漆工人的厝稅觀               王秋茂
九、快快來組織借家人協會             陳天賜

以上傳單與講題顯示,工總聯嘗試在厝稅減價的運動中帶入工人觀點,並且從中組織「借家人協會」,期同市民接觸。隨後,艋舺、基隆、臺中、嘉義、臺南、高雄也開催類似的演講會。

台南「借家人協會」讓房東也惶恐

1930 年度間,斗六、臺南、高雄等地,都在民眾黨系統的鼓動下成立借家人協會。比較特別的是斗六借家人協會,該會由小店主構成,協同地方商工會與店東斡旋,訴求調降店租。那個時代的勞工團體,竟有辦法拉攏到小資產階級。 臺南借家人協會比較無產,由勞動者、貧民等俸給生活者組成,甫成立便有屋主聞風惶恐,自願降租兩成。 該臺南借家人協會甚至有一份「戰鬥綱領」,茲抄錄如下:

我們臺南借家人同盟,是戰鬪的借家人的團體,以確立居住權為目標,固有如次諸項當面之綱領,以期遂行!

一、厝稅減三成及時實施
二、磧地金權利金及時撤廢
三、家屋明渡,絕對反對
四、不良住宅之改正,竝公營住宅之設置
五、依借家代表,參與標準厝稅之制定。

高雄則有借家人蔡亂響應運動,跟房東訴求降價,結果被逐出家門。蔡亂於是發起「高雄借家人同盟會」,會址在民眾黨高雄支部,由工友總聯盟黃賜、民眾黨陳九擔任顧問。該同盟會在高雄市內大量散播房租減價傳單,並於 1930 年 8 月 26 日召開大講演會,攻擊不肯降價的房東。其後未聞有房東低頭降價的消息。整體而言,除了少數例外,絕大部分屋主不會跟房租過不去,特別是經濟不景氣的時候。

「醫藥費降價運動」由民眾黨基隆支部發起。社會運動家認為,1930 年間米價暴落,物價亦隨之下降,但單獨醫藥費從不下調,更有部分醫生從中賺取暴利,因此「運動降價」,用社會運動對抗市場力量。

1930 年 8 月 2 日,《臺灣新民報》刊登 〈醫乃仁術?醫藥依然不降價景況日非貧人叫苦降價運動將抬頭了〉 攻擊少數不肖醫者,許多醫生撰文回應,引發軒然大波,臺灣民眾黨各地支部表態支持醫藥費降價運動,臺灣工友總聯盟亦決議應援。隨後,各地陸續有良心醫生發布消息願意降低藥價,但也有許多醫生團體發出反對降價的聲音。

該運動結果如何,資料有限,不得而知。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推薦閱讀

為什麼歐洲國家不會被罷工拖累?因為他們擁有台灣社會一直缺乏的「談判機制」

「罷工為什麼可以影響我?」──為了更好的生活,歡迎來到巴西罷工的日常!

【醫生罷工沒有錯】別因為奴性害死病人,過勞看診才是不負責任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全島總罷工:殖民地臺灣工運史》,由 前衛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pedia。)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