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惡》之後,台灣改變了什麼?】殺警案判決錯不在法官和精神科醫師,而是那條 1934 年南京政府制定的「超舊法」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鐵路警察李承翰 2019 年 7 月在自強號上被鄭姓兇嫌以尖刀猛刺殉職;嘉義地院日前以鄭嫌精神障礙心神喪失判決無罪,引發社會輿論沸騰,連總統蔡英文都出面說:「支持檢方依法上訴。」

嘉義地方法院今日(5 月 4 日)重裁被告 ,表示被告必須在 24 小時內繳納 100 萬元保釋金,若無法具保則將繼續羈押。而這場充滿爭議的司法判決,眼見就要成為社會民意調查公審。

2019 年紅遍兩岸的台灣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探討台灣對思覺失調患者的判決兩難。本文作者從法律條文解析,法官的確「依法判決」,有錯的不是法官,可能是那條早就該修訂的法條。(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pxhere

文/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在《與惡》之後,我們改變了什麼?

在《熔爐》之後,韓國迅速通過《性侵害防止修正案》。讓性侵身障者、幼童的罪犯,有更重的罰則,最高可到無期徒刑。在《殺人回憶》後,修正《刑事訴訟法》之後,延長了重大刑案的追訴期,避免憾事再發生。

那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之後,我們改變了什麼呢?

這次又一次被認為是「恐龍法官」的新聞,如果又是大家輿論上罵一罵,名嘴政客幫大家「嘴巴上」出氣,風頭一過,等待下一個藝人出軌的「八卦」救援,繼續罵下一個渣男。這樣週而復始的媒體生態,不知道大家麻痺了沒?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永遠就是面對問題,卻也是最被忽視的一步。

首先,判決出來應該是去了解,「為什麼這樣判?」「依照什麼法去判?」如果法官真的不依法、亂判,那我們就解決這法官。但是,如果法官已經依法去判,那我們就看那條法出了什麼問題。

關於《刑法》第 19 條第 1 項:對沒有病識感的患者,就算判他有罪也無法避免悲劇再度發生

「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這條也有但書,謝謝大家在留言區補充與討論)

由於《刑法》的根本,就是讓人民知道,你這樣做不好,我要懲罰你現在的行為,並且遏止未來犯罪的發生。就跟《與惡》裡面,吳慷仁飾演的律師,與施名帥飾演的精神科醫生,在酒吧之間的對話一樣。

如果被告根本不知道狀況,那罰了也沒用,以後還是會再發生。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是把他治好(強制送醫),也可以想想這劇後期另一個關鍵字:「病識感」。

賈靜雯飾演的角色不覺得自己生病,沒有病識感就無法治病。那罪犯沒有意識到自己犯罪,又怎麼防範?剛好我們現實社會就是走到這一階段。

現況在這邊,就會產生起碼三個問題:

1. 他說他神經病就神經病,那大家都去看病說自己神經病就好了啊

對! 這樣確實不合理,看新聞看得我也想去領個殺人執照。

不過,首先要騙過醫生。我不知道多少人能騙過醫生,說自己神經病。但是,我知道很多人想騙醫生不去服兵役,絕大多數都失敗。

當然還是有人逃兵役成功啦,不過大部分靠法條規定,體重、視力、疾病等等數據明確超標。少部分在那邊「長期吃大便」的,我除了佩服之外,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儘管如此,兵役不同於刑法,專業上的判定等級也就不同。

「專業」不是法官認定就認定,這邊是「精神科醫師」判定,於法上合理。就看大家對「醫療專業」的信任度在哪邊, 這是另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

2. 不罰不代表沒罪,為什麼不能判「有罪,不罰」!

《刑事訴訟法》第 301 條:「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
依刑法第十八條第一項或第十九條第一項其行為不罰,認為有諭知保安處分之必要者,並應諭知其處分及期間。」

第一關是《刑法》那邊判要不要罰,第二關《刑事訴訟法》再來判怎麼罰。

這條就說,不罰的就無罪,但是要告知處分與期間。 其實看到這一點,才是大家生氣的地方。

明明就殺人了還無罪,恐龍法官!問題這兩條擺在一起,法官不照著法去判,後續問題更大…… 同樣要說的, 是大家對這「立法的專業」,信任度到哪邊?

這條是 1934 年訂的,當時政府還在南京呢 ~當時的法官可能覺得刑法寫不罰了,那這邊就寫無罪應該 ok 啦! 個人是覺得,在首都還在寫南京的時代,應該是不知道幾十年後,世界醫療對於精神疾病的進展啦……

關於「法律專業」的信任度,當時立法是不是至今適用,現在的法官是不是依法判斷,可能是這次的核心問題之一,但是前提是大家要先了解「法」,不然也很難討論。(感謝陳家慶律師、王慕民律師、洪堃哲律師的分享)

3. 判決不是民意調查

一再強調,判決不是民意調查,法治國家必須「依法判決」。符合民意的就是對,不符合民意就是恐龍。 那大家手機 app 投個票,公投一下就好了,幹嘛花這麼多錢養法官?

就像王赦律師說的一樣,就一人一刀捅下去結案就好了啊。「判決」是個專業,一般人不知道判決背後有多少眉眉角角,會延伸多少蝴蝶效應,台灣一直以來都缺少「專業要錢」的概念,因為沒人告訴我們專業的背後,有多少事情。#那就要去了解!

我也不會說專業就一定對,前面就說任何的專業,都有它的時空背景,法學會進步、醫學會進步,專業會與時俱進,我們怕的是不合時宜。#那就要去了解 x2!

看到新聞,我們生氣的是判決結果,生氣的是法律沒有維護正義,法律保護不了我們。我們怎麼跟受害者解釋,我們怎麼能讓逝者安眠?我們怎麼保護自己的家人,又怎麼防範未來不會再發生?#那就要去了解 x3

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叫做面對問題。只是大家有點搞錯問題。

這次的三大專業環節:立法 x 醫療 x 法官

醫生判斷了專業的診斷,法官依照著醫生的診斷去判決,產生了這必然的結果。基本上身邊有專業在「醫學」「法律」的朋友,都認為他們在當下的位子,都可能做出一樣的專業判決。

那問題會在哪邊?那會不會是當初立下這制度、法規的問題? 會不會時空背景已經不一樣了?那是不是該往這個方向討論?不罰等於無罪嗎?精神疾病犯罪的不罰有上限嗎?怎樣的法,能遏止憾事重演?保護大家安全?

我先說,我不是不生氣,是因為氣過太多次,看過太多次一樣的狀況了,開始學著了解。我不是這兩者專業背景,認知還不夠,所以需要更多了解,也期待各位補充。但是我知道:你不關心什麼事情,那件事情就會一直來煩你。

你不關心錢,你的錢就會越來越少。
你不關心法律,那法律就只會來告你。
你不關心政治,那政治就是會來迫害你。

我認識的一位智者說過:現實生活其實沒有「正確與錯誤」的選擇,有的幾乎都是「正確的選擇 與 簡單的選擇」。

「歷史一定會重演,直到你願意改變」—— 生氣發洩後,我們能做的是什麼?

我們生氣,然後發洩,是正確的選擇,還是簡單的選擇?當韓國拍電影改變了一切,而我們在《與惡》之後,又做了什麼?

首先關心,其次了解,再來就是行動。

多跟你的朋友圈、家人圈討論,這討論不是跟姐妹聊天抒發情緒就好,而是交流彼此的認知,不管立場是不是跟你一樣。

行動最難,所以沒要你動太多,簡單的一步,是要讓你地區的立委、政治相關人員去了解現況與可能性,要他們跟你回報就好。不然你花這麼多錢繳稅幹嘛?

說真的,看了這麼多年,會發現我們不是沒有行動力,只是「沒有病識感」,不知道我們能做到這樣的程度,以為我們小市民無能為力。或者就是「不夠痛」,說真的有痛到,就會去行動了。

只是,我們目前只痛到在嘴巴上罵罵而已嗎?我們真的要等到痛徹心扉才願意去了解嗎?

《與惡》在 2019 年 4 月 21 日播出最後一集「未來的樣子」,交代了劇裡每一個人,未來的樣子。今年是《與惡》的第二年,我相信我們會變得更好。

只要每個人都願意關心、了解、行動。歷史一定會重演,直到你願意改變。你想要什麼,未來的樣子?

推薦閱讀

【台灣社安網像在走鋼索】少年縱火釀台南 7 死!讓嫌犯看精神科也沒用,因台灣沒有「司法精神病院」

那些媒體報導沒說的事:一場鄭捷、受害者家屬、與辯護律師的三方對話

【你贊成死刑,還是關到死】年判死刑人數驟減至 0.5 人 ,法務部定調「逐步廢死」可行嗎?

(本文經原作者 左撇子的電影博物館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pxhere。)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