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記者監獄】亞洲是違反新聞自由最嚴重地區,無國界記者:網軍靠發送假消息和仇恨言論壯大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日前在 推特 發文宣稱「隨時歡迎大家到中國享受自由」,但昨日無國界記者組織公布的「最新全球新聞自由度排名」卻顯示,中國仍居全球倒數第 4,且中國仍是全球關押記者數量最多的國家。報告表示,這次的排名與部分國家 藉著疫情,打壓媒體的自由度 有直接關聯。

台灣與韓國是東亞地區的新聞自由的典範,但台灣相較於去年,仍退步了一名。因為新聞記者身處「聳動」且「民粹」的 兩極化媒體環境 中,部分所屬財團的媒體,仍優先考量「商業利益」,突顯台灣媒體業浮現「公共信任危機」。無國界記者組織說,北京當局正利用這個弱點,對台灣媒體經營者施壓。

走到 2020,數位轉型已經擊垮多國媒體。從銷量下跌、廣告收入銳減、生產和發行成本增加,都在在迫使新聞機構重組、裁員, 美國媒體工作職位在過去 10 年,直接消失一半 。全球媒體的編輯自由已備受影響。以下為無國界記者組織最新的分析報告。(責任編輯:盧亞蘭)

時間回到  2010 年,當時我們仍大可對亞洲和大洋洲的新聞自由寄予厚望,但過去十年多國實施各種不民主的極權作法,加上 民粹主義崛起,激起對新聞記者的仇恨,促使媒體更加兩極化 ,新聞自由已大幅退步。如今亞太地區正面臨各種巨大挑戰。

我們從亞洲和大洋洲的  2020 指數報告學到的其中一個教訓就是: 新聞自由在任何國家都可能面臨危險 。澳洲(第  26 名)就證明了這點。該國過去一直被稱作地區模範生,但在聯邦警察突襲一名記者的住家和國家廣播公司的總部後,下跌了  個名次。這些突襲行動創下先例,嚴重威脅調查報導和消息來源的保密性。此事也引起澳洲民眾關注,發現原來該國憲法完全不保障人民告知資訊及得知資訊的權利。 由於 亞洲已是全球違反新聞自由程度最嚴重的地區 ,該地區表現退步格外令人擔憂。北韓(下跌  名至第  180 名)在  2019 年上升  名之後再度跌回榜尾。之前上升  名是因為  2018 年  月和  2019 年  月川普總統和「最高領導人」金正恩舉辦高峰會期間,該國營造出對外國記者開放的假象。

在打壓新聞自由的競賽中, 中國 (第  177 名)一直緊追在北韓後面。北京不斷提升嚴密控管資訊的系統,並 持續迫害異議記者和部落客 。當局在  2020 年  逮捕至少三名公民記者,藉此隱匿冠狀病毒危機 ,進一步證明了這一點。 中國是全球最大的記者監獄,目前約 100 名記者遭到拘禁,其中絕大多數是維吾爾人。

報告中的倒數 6 名國家,包括越南、中國 、北韓等,均被列入「黑標」。圖片來源:擷取自《2020 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

地緣政治挑戰:非民主制度

越南(第  175 名)在  2020 年指數報告中上升了  名。該國在  2018 年壓迫異己的程度導致去年下跌  個名次,今年的名次只是順勢反彈,並不表示有任何實質改善。寮國(第  172  )名次再度下跌,當局鎮壓萌芽中的部落格空間是主要原因。上述四個一黨專制的共產國家 在指數地圖上屬於 「黑區」,如今新加坡(第 158 名)也加入他們的行列 。星國政府一向擅長掌握對新聞和資訊的絕對控制權,在通過看似用來打擊 假新聞 」的 歐威爾式法律後,一年就下跌了  個名次。

汶萊(第 152名)也透過新增刑法來加強政府控制資訊的力道:只要以書面或口頭形式發表任何被視為褻瀆伊斯蘭教的言論,都應處以死刑。亞太地區還有兩國領袖也成功強化鎮壓異議分子的力道:柬埔寨(下跌  名至第  144 名)總理洪森和泰國(下跌  名至第  140 名)總理巴育上將。 巴基斯坦(第  145 名)的傳統媒體受到來自政府的壓力,幾乎都已經變成一言堂,如今當局進一步打壓網路上的異議評論,導致排名下跌  名。無獨有偶,尼泊爾(第  112 名)也嘗試實施嚴刑峻法,因此下跌  名。

政治和宗教上的零容忍  

這些另類的威權制度形成新聞自由在地緣政治上的挑戰,伴隨而來的還有增溫的 民族民粹主義 ,不但 對「帶批判性質」的新聞報導零容忍,還將其視為 「反政府」,甚至上綱為「反民族  這種情況把一心想做好份內工作的記者逼上前線,他們成為斯里蘭卡(下跌  名至第  127 名)警察街頭暴力的對象,也在香港(第  80 名)撐民主的示威活動中成為箭靶。香港是半自治區,這次下跌  個名次,是亞洲跌幅最大的地方之一。 

記者還在孟加拉(下跌  名至第  151 名)、菲律賓(下跌 2名至第 136名)和印度(下跌  名至第  142 名)遭到親政府政治運動分子的攻擊。印度政府甚至徹底封鎖喀什米爾山谷  800 萬居民的網路使用權限,實施史上最大規模的電子宵禁。 印度的印度教民族主義右派也是一個例子,顯示一些宗教激進派 完全無法容忍記者有不同的觀點 。阿富汗(下跌  名至第  122 名)的塔利班和緬甸的佛教激進派(下跌  名至第  139 名)表現出相同的態度,他們總是 急著將自己的世界觀強加給媒體

11 個國家自 2013 年的指數曲線變化圖,當中可發現自 巴西總統就任以來,該國指數屢屢下跌 。圖片來源:擷取自《2020 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

網軍大隊

有些人特別厭惡獨立新聞這個概念,網路是資訊戰的主戰場,自然成為他們發表己見的場域。記者在遭受肢體暴力攻擊之前還有當下,通常還得同時面對網軍和點擊農場的網路威脅。 亞洲的數位兵團靠著網路上的假消息和仇恨言論壯大 ,帶頭發動肆無忌憚的民族民粹主義。 在這種極其複雜的環境中,媒體可以扮演絕對關鍵性的作用,以確保民主制度順暢運作,選舉期間尤其如此。印尼(上升  名至第  119 名)就是一例,如今佐科威總統來到第二個任期,可以在任內把重心放在改善新聞自由上。

馬來西亞(上升  22 名至第  101 名)和馬爾地夫(上升  19 名至第  79 名)名次大幅上升,證明 透過選舉換政府確實可以產生影響 ,大幅改善記者的工作環境、打擊自我審查。  在不丹(上升  13 名至第  67 名)、東帝汶(上升  名至第  78 名)、薩摩亞(上升 1名至第  21 名)這些新興民主國家,媒體成功扮演重要角色。斐濟(第  52 名)和蒙古(下跌  名至第  73 名)等國的政府較不包容批判性媒體,但新聞工作者仍在基本的法律保障下抵抗壓力。

集中和兩極化

在一些情勢較穩定的民主國家,許多政府動不動就以國家安全為由遏制新聞自由。根據南韓(下跌  名至第  42 名)法律,公開發表敏感資訊(尤其是北韓相關資訊)者將受重罰。  媒體所有權集中在少數人手上所產生的苦果,依舊嚴重威脅亞洲和大洋洲民主國家的新聞自由。 日本 (上升  名至第  66 名)便是如此, 該國的新聞產製仍深受所屬集團高層影響 ,而這些持有媒體的財團一向以商業利益為優先考量。

商業趨勢有鼓勵媒體走向兩極化、追求重口味的傾向 ,對媒體的獨立性造成威脅,東加(下跌  名至第  50 名)、巴布亞紐幾內亞(下跌  名至第  46 名)和 台灣 (下跌  名至第  43 名)都有這種情形。就連地區模範生紐西蘭(第  名)也因媒體所有權依舊高度集中而下跌兩名,讓我們了解到不管在世界哪個地方,只要我們想行使新聞自由權,就必須持續奮鬥。

報告中第二階(黃標)「狀況尚可」國家,包括 42 名的南韓、 43 名的台灣 、 45 名的美國等。圖片來源:擷取自《2020 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

(本文開放轉載。文章由《報橘》與無國界記者組織合作刊登,並由《報橘》編寫導讀與修訂文章標題;原文標題:〈 無國界記者 2020 新聞自由指數:亞太地區-嚴密控管和民族民粹主義 〉 首圖來源:2020 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