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太太是大體老師】泡一年福馬林才能啟用!他最後一次見「完整」的愛妻淚崩:她只為成就更多好醫生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民眾志願捐贈自己遺體,並供醫學院學生在解剖課上使用,是俗稱的「大體老師」。據台灣北區 7 家醫學院遺體捐贈聯絡中心 統計 ,台灣每年捐贈大體人數僅 500 多人,平均每 15 個學生要共用一具大體,數量嚴重不足;再加上遺體捐贈後,必須經過 1-2 年的 防腐與存放 ,才能正式啟用,可見「大體老師」有多珍貴。

在醫學界,被認為是醫生第一個病人的「大體老師」,背後又有哪些感人故事?(責任編輯:黃梅茹)

輔仁大學醫學院  20 日安排 300 多名醫學院新生觀看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片中可看到大體老師的先生林惠宗常去探望亡妻,靜默中有愛。首圖來源:中央社

輔仁大學醫學院昨天(20 日)安排 300 多名醫學院新生觀看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林惠宗對妻子成為大體老師覺得驕傲,也對導演表示,等他死了成大體老師,就可以拍續集了。

太太成無法言語的大體老師,丈夫為她曝捐大體心聲

林惠宗和他的太太徐玉娥結褵 23 年,因為他是特搜救難隊的成員,看多了意外與無常,覺得自己每天平平安安,就是有福氣。至於夫妻倆決定捐大體,主因不想浪費醫療資源。

林惠宗表示,「我太太生前一直很希望當老師,在死後可以圓夢是很難得的緣份, 我們夫妻都認為人死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決定捐大體主因不想浪費醫療資源,也能造就更多好醫生,我覺得很多人把葬禮辦得很鋪張,這些錢如果拿去幫助弱勢,該有多好。

輔大表示,解剖課程上每個大體老師,都有著動人的生命故事,期待無語良師背後的故事,能讓學生了解尊重與珍惜生命的價值,進而達成莫忘初心「關懷他人的理想」。

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拍攝徐玉娥成為大體老師的過程,在「友信醫療集團」的贊助下,兩年來巡迴全台感動 3000 多名師生,如今回到拍攝地點輔仁大學,邀請片中大體老師的先生林惠宗與解剖課老師蔡怡汝分享生命教育的重要,了解死後的面貌與故事。

為何認識大體老師的故事這麼重要?

輔大生物醫學暨藥學研究所教授兼所長蔡怡汝表示,她會要求學生和大體老師的家屬訪談,讓學生了解大體老師的故事,「大體老師是學生行醫前的第一個病人,是培育好醫生的第一步,學生必須深入認識大體老師,不然跟切豬肉有什麼不同?捐贈者讓學生在我身上千刀萬剮,是為了你當醫生的時候不要劃錯刀、摘錯了臟器 」。

學生解剖課後向大體老師致敬,圖片來源:中央社

紀錄片裡的丈夫,最後一次見「完整」的老婆淚崩

只是徐玉娥死後送到輔大醫學院大體室後要做一整年的防腐,而林惠宗在第 2 年就每月開車 3 小時探望亡妻,紀錄片中可以看到他常來跟太太聊天,內容大致是「我跟老婆說,家裡都很好,兒子、女兒都好,我也很好,你放心」等日常對話,但平淡間可以感受到濃厚的感情和依戀。

林惠宗說:「我太太當這個大體老師,我覺得很好,我可以隨時來看老婆,很不錯!」只是大體解剖前,林惠宗想到最後一次能跟「完整的」老婆聊天,情緒不免崩潰,一坐上高鐵北上時就哭得唏哩嘩啦。

輔仁大學醫學院院長葉炳強說,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將生命教育推己及人,讓學生了解每一個生命背後都有故事和溫度。科技必須要結合人性,醫學必須要融入仁愛與利他,這樣醫學才會有生命。

林惠宗表示,最後一次見老婆時是想強忍淚水,但淚水就是不爭氣,無論如何用力都止不住,他對妻子說,「老婆啊⋯⋯你要解剖了,學生會好好對待你,會好好對待你⋯⋯」,令人動容。同樣的,林惠宗也曾對導演陳志漢說,希望紀錄片可以拍續集,「續集就是拍我啊,我死了後也是大體老師」。

輔仁大學醫學院 20 日安排 300 多名醫學院新生觀看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大體老師的故事令人動容,也讓學生重新認識生命教育。圖片來源:中央社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

延伸閱讀

【自己的棺材自己做】死亡不再是禁忌!紐西蘭老人瘋參加「棺材俱樂部」:省下 8 成棺材費還找回「社交」能力

BBC 全程記錄他的安樂死:一個漸凍人,從清醒到死亡的短短七分鐘

【台灣撿動物屍體社團名揚國際】日港馬都想取經台灣「路殺社」,拍動物遺照、製標本有效防治全國疫情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亡妻成大體老師 林惠宗每月開車 3 小時探望 〉。首圖來源: 中央社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