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鈺婷:善用台灣科技優勢,才能強化政府效能與國家安全

時代力量立委候選人高鈺婷。

進入數位化時代,以數位政府、資料治理,強化國家發展動能,成為各國政府趨勢,尤其 2017 年開始,AI 掀起全球科技浪潮,AI、物聯網、5G 所打造出的智慧化架構,被視為未來各類型 IT 系統的運作骨幹,應用範圍幾乎遍及所有領域,政府機構與城市基礎建設更是其中的重要場域。對於數位政府的打造,具備多年科技背景的時代力量新竹市立委參選人高鈺婷提出專業建議,她指出台灣科技產業在軟硬體兩端都位居全球領先群,除了可透過此優勢打造全球頂尖的數位政府架構外,「這幾年台灣成為全球受假新聞、資安威脅最嚴重的國家,我們應該善用台灣的科技能量,提升國家資安防護力量。」

數位化時代的利與弊

高鈺婷接著指出,數位化科技固然對政府的服務與治理帶來各種加值,但利之所在、弊亦隨之,所產生的問題也成為各政府機構的嚴正挑戰。對內方面,數位政府讓城市基礎建設開始升級,政府內部各單位開始建立橫向連結,但仍有整合上的進步空間。「有些狀況最後就是, 中央政府的部會或地方政府的局處單位重複購置很多數位化設備,導致預算浪費 ,就是一例。」

除了基礎建設的預算外,高鈺婷點出另一個問題來自 民眾的隱私權保護問題 。在智慧政府架構,所有的數位化系統都必須委由民間廠商建構,而這幾年 AI 應用快速普及,第一個被廣泛應用的技術就是影像辨識,不管是進出海關時的臉孔出入境系統,還是智慧交通的車牌辨識系統,「這些以數位格式存放的個資,很容易被委託廠商取用,政府有責任保護民眾隱私。」

數位化架構的資安問題除了影響國內民眾個資外,更嚴重的是國家安全。高鈺婷表示,網際網路盛行後,資安與國安就被畫上等號,而在 全球各國中,台灣應該是被攻擊最嚴重的國家,早從 1999 年前總統李登輝發表兩國論,台灣的政府官網與民間網站就飽受對岸攻擊,由於語言文化相近,這幾年更成為大陸駭客的練兵場,甚至以台灣網站為跳板,攻擊全球各國網路。

圖片來源:取自新竹市立委參選人高鈺婷 粉專

啟動數位治理,強化個資保障

對於數位化時代的城市建設與民眾隱私,高鈺婷認為政府責無旁貸應該一肩挑起所有責任。在城市建設的重複建置問題,她認為問題出在政府內部的數位化架構仍不完全,「數位化架構的要求之一資訊訊透明度與可視化。」過去資訊不透明,部會與局處單位之間不免會有建置重複的問題,不過在數位化時代就不應再發生類似事件,智慧政府除了外部的基礎建設外,內部也必須啟動數位治理,以透明、無縫的的資訊流,讓運作架構達到智慧化目標。

至於隱私方面,歐盟在 2016 年推出 GDPR(一般資料保護規範),並從 2018 年開始實施,這個號稱史上最嚴的個資法,讓歐盟居民有權將個人資料從網路消失,不管任何企業或機關團體,都不能任意分享或販賣給第三方。高鈺婷指出,GDPR 引起了全球各國的高度重視, 台灣方面,國發會與台灣人權促進會也有意比照 GDPR 精神修訂個資法,希望可設立獨立的個資專責機關、個資保護影響評估機制、重新修正有效同意要件、建立個人退出資料目的外利用的機制。 對此高鈺婷認為,在逐漸強大的 AI 效能與數位化浪潮中,個資法的強化有其必要性,透過各種權限的制約保障個人隱私。

參考美國經濟間諜法,提升國安等級

對於 外部的資安威脅,我國在 2017 年成立了被稱為「第四軍」的資通電軍,保護台灣的網路空間安全,由於成軍才兩年,成效仍未浮現,對此高鈺婷則建議,可以善用台灣在科技產業的技術能量。 她指出多數人認為台灣科技產業的強項在硬體技術,但其實軟體實力也位居全球領先群,尤其是 AI 方面人才不遜於歐美大國,而在資安方面,台灣也有趨勢科技之類的全球知名大廠,這幾年這些資安大廠也逐漸走出 PC 領域,與安全監控等各類型聯網設備廠商合作,透過豐富的防駭經驗,協助企業打造安全的網路環境,高鈺婷建議,政府也應該藉助民間力量,強化國家安全。

圖片來源:Christoph Scholz, CC Licensed。

來自外部力量的安全威脅,這幾年也慢慢滲透到國內,不過受限於現在國家法令限制,高鈺婷坦言不容易防範。她表示現在中資來台的比例逐漸升高,雖然過內已有法令規範投資比例,不過在全球金融市場開放下,要將資金洗白並不難,即便知道有問題,但舉證也不容易,而就算證據確鑿被查獲,罰則也不高因此難有嚇阻作用。對此高鈺婷認為台灣可以參考美國在 1996 年訂定的「經濟間諜法」,她解釋這條法令當初是為了解決東歐解體、中共改革開放後,共產政府設立民間組織,從後操盤影響美國經濟的問題而訂立,這個狀況跟台灣現在極為類似。

美國的經濟間諜法包含了自然人與法人,台灣雖然有營業秘密法,也在 2013 年的增訂條文中,參考了經濟間諜法,不過仍不認為法人有刑事犯罪的能力,因此難以有效嚇阻。這幾年大陸滲透台灣的腳步加快,她認為應該要加速法律條文的修訂,高鈺婷進一步指出,經濟間諜與商業間諜的差別在於前者會影響國家安全與公共社會利益,後者則只影響到企業的財產權,而像是半導體 5 奈米製程先進科技技術,已不只是半導體企業的財產權,更已達國安等級,因此竊取者應該被視為經濟間諜,加重刑罰。

高鈺婷最後指出,進入 AI 數位化時代,台灣的優勢與威脅都與以往不同,面對新世界,要用新思維打新戰爭,不過要新思維的建立不可能一蹴可及,必須經過長時間的專業培養,高鈺婷透過工研院長達十年的工程師生涯,建立起完整的全球科技觀,將可協助政府善用台灣民間的科技優勢,解決新世代威脅。

(歡迎授權合作夥伴轉載分享。)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