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問題重創蘭嶼生態,台灣能源政策何去何從?

蘭嶼飛魚季
蘭嶼飛魚季。攝影:徐子捷。

蘭嶼的自然風景美不勝收,總吸引大量觀光客,島上原生達悟族人的飛魚季熱鬧滾滾,傳統原民風光盡收眼底。美麗的背後,數十年來卻潛藏一堆不定時炸彈:本來就不屬於蘭嶼的「核廢料」。

蘭嶼的歷史,和台灣核能發電歷史緊密相連

台灣自 1971 年起規劃、興建三座核電廠,經濟發展是燃眉之急,卻沒有尋找堆置核廢料的解方。資料顯示,1975 年行政院推動《蘭嶼計畫》,規劃在蘭嶼龍門設置核廢料貯存場,當時原能會官方說法不斷強調「固化桶裝離島暫貯方式」安全性高,而且龍門地區山坡地大小適中,周邊無人居住,蘭嶼島上人口不多,核廢料對台灣本島國民影響最輕,最終採取投海處理更是方便。

蘭嶼島,因為人口少,成為台灣核電發展史下的犧牲品。

台電蘭嶼貯存場
台灣電力公司低放貯存場。攝影:徐子捷。

扯謊核廢料安全無虞,台電檢整卻引爆蘭嶼核廢污染

「固化桶裝離島暫貯方式」安全性高的說法,在數十年後,證明是謊話。2007 年底,台灣電力公司開始進行蘭嶼核廢貯存場的檢整作業,發現多數核廢桶鏽蝕且暴裂,輻射粉塵可能早就已經外洩;中研院隨後在當地也偵測發現人工核種鈷 60 和銫 137 汙染,這些鏽蝕爆裂的核廢桶在檢整過程,造成更嚴重的輻射外洩,嚴重影響當地生態發展,部分地區的蘭嶼居民因此被迫遷出。

蔡英文政府上任後推動轉型正義,2017 年「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的真相調查小組報告指出,70 年代國民黨政府規劃蘭嶼核廢貯存場時,並沒有與地方溝通,當地居民事先完全不知情,威權政府當時就一味決議核廢料貯存開發計畫。

核廢誕生、寸草不生,「高階核廢料再處理」太高貴沒人用

從蘭嶼經驗可知,核廢料的存放與處理刻不容緩。對蘭嶼人來說,蘭嶼已經遭受破壞的環境難以回復,而擁核人士力倡的「高階核廢料再處理」只會再加深蘭嶼的核廢困境。

從國際經驗比較,「高階核廢料再處理」方法歐美國家大多不採用,因為太過昂貴,且無法根治核廢問題。

「高階核廢料」是由核電廠爐心無法再繼續產生核分裂連鎖反應的燃料棒,反應爐只要運轉,就會產生高輻射的高階核廢料,內有超過兩百種的輻射同位素,影響環境與人體最劇烈的包含碘 131、銫 137、鍶 90、鈽 239 等等,半衰期從幾天到數萬年。

核廢料
桶裝核廢料。圖片來源:pxhere,CC licensed。

核廢問題,科學家並未提出能讓大多數世人信任的解方。目前世界各國對於高階核廢料,只能透過暫時乾貯或永久掩埋法,尚未發展出一勞永逸的處理方法。台灣核電廠一旦全部除役,約產生 7 千公噸的高階核廢料,同樣只能堆積及掩埋,全球也沒有國家允許存放外國核廢料,即便台灣政府花錢將核廢料送到國外再處理,最後還是運回台灣。

核能發電的確造就台灣經濟起飛,但台灣付出的代價,就是人們居住的環境「被迫」嚴重污染,任何發展核電的國家,都得面對「核廢誕生、寸草不生」的處理問題,台灣如今正站在十字路口,面對下一代,我們準備如何選擇?

非核能源政策挨批,缺電、電價上漲將一一浮現?

台灣需不需要繼續使用核電?

核能安全問題以及核廢處理難題難解,為了台灣下一代,蔡英文上任後選擇推動推動「非核家園」政策,亟欲發展替代能源,然而,在擁核派經濟效益比環境永續安全更重要的思維下,這樣的政策面臨質疑與批判。

擁核人士認為,台灣在 2025 年的最適發電配比應以燃煤 30%、燃氣 40%、核能 15%及再生能源 15%為目標,不該完全捨棄核電,但蔡政府提升天然氣發電占比約 5 成,能源可能過度集中,缺電、空氣污染、投資減少及電價上漲等問題,勢必一一浮現。此外,擁核人士宣稱期刊《Nature》收錄的「Reactors, residents and risk」一文,把全世界電廠周圍的人數以彩色標記,報告內繪製的動態圖,許多核電廠周邊人數都比台灣核電廠周邊人數多,台灣沒有道理不延續發展核電。

然而,這樣的理由,就足以讓我們對下一代的環境永續安全,安心的做出續用核電的選擇嗎?

核安存疑、核廢危機!棄核電並發展替代能源刻不容緩

台灣地狹人稠、核電廠密度高,和其他國家不一樣,台灣沒有多餘的腹地空間規劃合宜的撤離範圍和地點。

風電
風電。圖片來源:viewsonic99,CC licensed。

擁核人士提出核電與替代能源並存的政策建議,但是在實務上,兩者在市場機制的運作下無法並存。

美國佛蒙特法學院的資深研究員 Mark Cooper 今年 9 月發表《核電的政策挑戰:成本高漲與替代方案排擠》(Policy Challenges of Nuclear Reactor Construction: Cost Escalation and Crowding Out),敘述核電發展現況與找尋替代能源的重要性。分析結果指出,高喊核電發展的法國在提升能源效率及再生能源發展的成效,遠不及其他條件類似的歐洲國家。

法國核能公司 EDF 的執行長 Carlo de Riva 受訪時曾表示:「若提供再生能源誘因,將會替代碳交易市場的所提供的減碳誘因,碳變得便宜,導致核能無法發展。」顯見核電與再生能源發展互斥,勢必兩者取其一。研究也提到,以美國經驗來看,美國境內未尋求新增核電廠的州,再生能源佔比是對照組的 10 倍,在能源節約成效上,也達到 3 倍,因此,屏棄核電的當務之急,就是找尋合適的再生能源。

核能發電廠
核能發電廠。圖片來源:Martin Vorel,CC licensed。

回顧歷史,台灣政府過去開發核電及處理核廢又未與人民詳加溝通,場景轉移至今,新北市長侯友宜 2018 年競選市長時,也不同意將新北市做為核廢料的終極貯存場。

蘭嶼的自然美景與環境因為核廢遭受難以修復的破壞,從國外的案例看台灣,若我們不終止開發核電,即刻找尋適合台灣發展的替代能源,不只蘭嶼,其他地方也會如蘭嶼過去數十年的經驗一樣,宛如溫水煮青蛙,一步步邁向毀滅。

這就是,我們想要留給下一代的,美麗寶島嗎?

(本文歡迎合作轉載。首圖來源:攝影徐子捷。)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