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黨專欄】「我是不是公司不需要的人?」──公司給身障者職缺的同時,也給了「不安定感」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為保障身障族群的權益,地方政府編列「就業基金」與「無障礙設施設備改善基金」,但這些錢真有花在身障者身上嗎?

綠黨黨員余筱菁就以自身經驗,說明身障者的就業困難與實際狀況。(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pexels,CC Licensed。

文/余筱菁(綠黨共同召集人)、劉崇顯(綠黨共同召集人)

以自身例子說明,當選議員前的求職困境

我是余筱菁,因為從小車禍,便裝了義肢。大學畢業後,初入全職的職場,是應徵了光電公司的廢棄物處理科。 第一週、每天八小時的上班裏頭,常常是一天送兩份公文、登錄五六份資料就結束了;實際每天活動時間不到 1 小時,其實閒得發慌。因此就會自我質疑:我是不是公司不需要的人?

因為沒有別的經驗,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合理的工作方式?直到我認識庫房的小姐,她是一位中度聽障者;她表示剛來公司的時候,被分配面試新人的工作。具體工作內容是:把電腦打開給新人填面試問題、然後收起來,一天工作量不到 15 分鐘。直到第三天,她便跟公司表示,若是往後工作型態還是如此,她會選擇辭職;因為公司需要符合身障聘用的規定,便將這位小姐調到庫房進貨點貨,才有機會發揮了她的能力。

從倉管小姐的經驗中,我明白了我不是唯一一個有這樣遭遇的身障工作者。我於是第二個月辭職,那之後便不曾回到科技業上班;而對於身障如我,要尋找一般職缺的工作,其實我已不到期待。

但在為數不多的的身障職缺中,這間科技公司是唯一有回信的。看到其他那些超過三個月都還爭不到人的工作,我不禁想問:身障者就業的困難與實際狀況,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這些困境只是個案嗎?

生活的互動是由各種的感官與互動組成:聽障、視障、肢體障、顏面受損、精障…… 分別有不同的需求與適合的工作。目前台灣的就業市場,主要是以服務業為主,其次是工業和農業;前兩項需求多是溝通與行動能力。

在產業徵求員工時,不一定會提供需求資訊(僅需顏面受損、聽障,不接受肢障等狀況),於是到了面試時,就會有彼此的期待落差;在「就業媒合率」的提升上,還有努力的空間。空間有多大?來看看勞動部統計處的資料(圖一)。

透過圖一的原始資料整理成表一,便可發現:自 104 年開始,求職人數就開始超過求才人數(>100%),但是就業率最高(106 年度)也不過 87%。雖然每年的身心障礙定額進用人數,有在穩定成長,但是每年新增的失業人口、仍有逾萬人。

【表一】算式說明:1. 求職供需比= 新登記求職人數/ 新登記求才人數;2. 有效推介率 = 有效求職推介人數 / 新登記求職人數;3. 新增失業人口 = 新登記求職人數 – 有效求職推介人數。
【圖一】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失業人口逐年增加的同時,我也發現身障相關的基金,在各縣市政府的統一調度下,成效也相對受限。下圖二,是民國 105 年度總決算「審核報告所列勞工處主管重要審核意見覆核辦理情形表」。

此外,2017 年時,監察院也曾經對於勞動部與營建署對於各縣市的「身心障礙者就業基金」與「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備改善基金」執行不力做出糾正; 因為竟然出現竟用於買茶葉、咖啡豆等誇張情事超過 10 個縣市的「身心障礙者就業基金」未編列任何公務預算、不然就是列入大水庫,提供縣市政府統一調度使用。

【圖二】民國 105 年度總決算審核報告所列勞工處主管重要審核意見覆核辦理情形表,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面對政府不實的預算編列,能怎麼辦?

後來,在長期關注公共議題的狀況下,同為身障者的我決定站出來為弱勢發聲;也感謝新竹縣的朋友給予肯定,讓筱菁能有機會在議會中服務大家。針對身障就業狀況,筱菁有幾點建議,希望可以成為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標:

自 2015 至 2018 年,以新竹縣為例,連續幾年身障職訓班、基金運用於積極媒合項目比例偏低;傳統的方式與職業訓練方式、必須做新的調整,而創業與證照的輔導,也需要配合時代的演變進步。每年的身障就業基金,不能只花在「其他」的項目上。

針對身障勞工的補助與創業,稅金必須要花在最有效位置上,將大鍋炒的身障就業博覽活動,以另一種更細膩的方式,或是產學合作的管道,來近一步推動,才是保障更多身障勞工的方式。例如:加強與大專院校與高中職內的資源教室媒合、確認障別跟工作需求、增加庇護類型工作等。其他相關的配套,還包括:

  1. 落實身心障礙者就業基金:將基金獨立管理,對未落實開缺的廠商確實開罰增加資金來源,對於開缺 3 個月以上,卻未找到適用的身障者任職,給予特定的輔導與安排,讓身障者可以得到真實的工作機會。
  2. 政府掌握的所有統計資料好好運用,在每一季做特定時間抽查,針對領取身障手冊的 18-65 歲民眾,做電話抽查其工作現況與需要幫忙的部分,也可以對已在職訓局受訓之身障者作追蹤與後續管理。
  3. 針對新竹縣內成立之身障、視障與各種障別的社團,定期做工作狀況抽查、身障工作者媒合率的檢驗。
  4. 對於身障者聘用的社會企業宣導必須加強,友善的工作環境與人際關係是減少社會負擔的一部份。
  5. 針對各校的畢業生,透過資源教室媒合各科系專才的身障者優先聘用。

綠黨的核心理念,是訴求一個公平、有尊嚴的勞動環境。 或弱勢者在工作上的安定、是整個社會的穩定與稅金的節約;一份穩定安全的工作,不僅僅是滿足個人的幸福感,也是重新建立身障者面對人生的自信。

雖然身處在第三勢力的小黨中,但我們都期待勞工中最弱勢的一群人,能藉由看見到尊重,才有機會進一步爭取政府和社會企業的政策實踐,讓台灣的勞動人權保障可以精益求精、更上層樓。

本文特別要感謝台南新芽成員,也是身障朋友的蔡雅琄,提供自身的求職經驗予觀察分析;此外,也感謝綠黨中執委易俊宏,在撰稿期間提供的建議與協助。

推薦閱讀

【綠黨專欄】重度智障女童「被迫賣淫」揭穿「社福預算不足」的謊言
【綠黨專欄】下個世代的轉型正義:教育部編 50 億基金「逼大學退場」,然後呢?
【綠黨專欄】年金改革下一步:從日本經驗學習,台灣該如何發兒童年金

(本文經 綠黨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看得到卻不一定吃得到的身障就業職缺〉。 首圖來源:pexels,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