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終於擁有全世界都渴望的東西】別人花 20 年做離岸風電,台灣要如何 5 年就做到?

台灣可能會成為繼中國後的「亞洲第二大」離岸風電市場!同樣的發電機組,在台灣澎湖風場的發電效率,比德國硬是多了兩倍。歐洲丹麥、德國等國家花了 20 多年研發的成熟風力發電技術,也讓台灣可以在不承擔過高研發不確定風險的前提下,更能善用這個新綠金。示意圖為德國北海施工照片。

本文作者介紹:全球風能理事會(The Global Wind Energy Council ,GWEC)是全球風電產業的國際貿易協會,在台灣開始推動離岸風電政策後,就非常關注台灣的動態。我們想解此機會,向台灣的讀者用最簡白、在地化的文字,說明與分析台灣的重要性。

離岸風電產業是主要的「未來行業」之一,而台灣極有機會成為該產業第二批國際領航者。

根據《彭博新能源財經》預計,2020 年後,亞洲會成為最大的離岸風電市場;而且專家預測,台灣可能會成為繼中國後的「亞洲第二大」離岸風電市場。同樣位在西太平洋島鏈風場區的日本,想要急起直追,把台灣離岸風電政策當作模範參考指標,呼籲日本政府跟上台灣腳步。

因為台灣的風,特別好!

同樣的陸域風力發電機組,在台灣澎湖風場的發電效率,比德國硬是多了兩倍;離岸風力的發電潛力可能更高於澎湖島。台灣海峽的超強風力,讓台灣在綠能時代,不再是資源匱乏島國,而是離岸風電最具潛力的新星。北歐丹麥、德國等國家花了 20 多年研發的成熟風力發電技術,也讓台灣可以在不承擔過高研發不確定風險的前提下,更能善用這個新綠金。

國際龍頭大廠聞風而來!台灣的風到底有多好?

風力是最乾淨的能源 之一,發電過程所產生的污染相對其他綠能低,幾乎可達「零排碳」,風力發電因此成了 21 世紀綠色能源發展過程中,最受重視的前瞻電力產業之一。

哪裡有風,廠商就往哪去。台灣海峽的風力資源在國際名列前茅,擁有這麼優越的自然環境,台灣在歐洲國家那些扎根已久的離岸風電開發業者眼裡,是比自己國家都更好的離岸風電開發寶地。

除了風之外,吸引國際離岸風電大廠來台灣的,還有中央政策方向:經濟部在 2016 年公告 離岸風力發電規劃場址申請作業要點 」、公開 36 個潛力離岸風電場址供業界參考 隨後宣布了「 離岸風電四年計畫 」。明確的政策框架與市場可見度,這都是國外少見、讓離岸風電開發業者趨之若鶩的良好條件。

自然資源與政府政策加乘,前幾大國際離岸風電開發業者過去兩年都在台灣:丹麥的沃旭能源(Orsted)、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openhagen Infrastructure Partners)、新加坡的玉山能源(Yushan)、加拿大的北陸電力(Northland Power)、澳洲的麥格理資本(Macquarie),以及德國達德能源集團(wpd),全都聚到台灣西部海岸。

2019 年 4 月,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和歐洲在台商務協會低碳倡議行動委員會,更 將在台北舉行首屆全球離岸風電產業高峰會 ,全球風力發電龍頭齊聚台灣討論最新技術、市場趨勢、未來發展。

台灣在很短的時間內,成為離岸風電蓬勃發展的新興市場,吸引全球頂尖業者投入本地市場、發展本地供應鍊和人力資源。這些都將使台灣在亞洲的離岸風電市場,處於領導地位。

在綠能的世界裡,台灣擁有全世界都渴望擁有的優勢,然而,台灣要在離岸風電全球新興市場上實現這個霸主優勢的前提,我們得真的蓋出離岸風場,逐步建構在地產業鏈。

政策轉彎!「電價」不合理降價恐讓台灣又再錯失國際發光機會

台灣走向離岸風電全球領先地位的路上,所遭遇的阻礙,不是技術、不是風力、不是人才、更不是資金,而是缺乏專業支持的非理性「政策轉變」。

根據經濟部與國際風電大廠的合作結構,這些與台灣合作並享有躉(ㄉㄨㄣˇ)購費率條件的離岸風電開發商,在投資過程中,必須落實「本土採購」,協助發展台灣離岸風電自主產業鏈發展。

例如,沃旭在大彰化第一階段離岸風場,已經和超過 100 家本土企業合作,在地化承諾及合約超過數百億元。除此之外,經濟部也要求這些國際大廠必須協助投資完善軟硬體基礎建設,例如沃旭能源就投入 54 億台幣在加強電網建設、投資碼頭設施升級等,也和彰化當地大學合作推動研發、培育台灣本土風電產業鏈技術人才。

網路社群近日瘋傳這張「離岸風場還沒蓋,沃旭已經先在彰化做了這十件事」的圖片。但是,沃旭還沒蓋電廠,為什麼就先做這麼多?因為這些都是當初跟政府談好的條件!風機蓋好啟動發電後,政府就要開始付沃旭電費,而其中部分費用就是用來支付沃旭早先完成的這些合作項目。

躉購費率制度(Feed-In Tariff, 簡稱 FIT),源自德國 2000 年的《再生能源法》。這是高風險的再生能源開發過程中,能有效鼓勵投資與研發的制度,18 年來,至少 70 多個國家或地區採用德國這個制度。躉購制度與減稅、貸款、津貼等產業獎勵政策不一樣,在這制度下,再生能源廠商需要成功發出電才能獲得收益,並不是直接從政府獲得設備補貼。

此外,在這套《再生能源法》制度下,躉購費率並不是永久固定費率;政府向廠商收購的電價以「度」計算,對於新設電廠的費率要「逐年討論」,讓政府擁有足夠的彈性談判空間,在廠商已經可回收投資成本並可獲利的合理範圍內,避免過度補貼。然而,這樣的制度設計,也讓廠商面臨政策反覆的政治風險。

台灣 2018 年的躉購費率是每度 5.8 元,最近卻傳出可能要下調 12.7% 到每度 5.1 元。

台灣付每度 5.8 元電價的同時,日本的費率則高達 9.8 元!

電費降價對台灣政府或人民來說,是好事嗎?5.8 元的躉售電價,到底算貴,還是便宜?

比較國際水準,台灣訂定 2018 年的 5.8 元躉售費率的同時, 日本不論是「著床式」或「浮體式」離岸風場,躉購費率高達 36 日圓(約新台幣 9.8 元 )。台、日同樣處於初期投資建廠階段,台灣硬生生能低這麼多,是因為台灣擁有特別充沛的風資源。以風電相對成熟的英國來說,目前英國費率每度 5.7 元幾乎和剛起步的台灣一樣。

至於荷蘭每度 2.5 元、 德國零補貼的超低費率 ,是因為這些市場的技術和環境已經高度成熟並且擁有完整的自主供應鏈,與台灣「有風但無技術」的現況完全不同。

我們再引用關心離岸風電發展的網路意見領袖 「台客宅」的白話解釋 ,讓大家理解 5.8 元的意義:

「台灣離岸風力有兩種報價,一種是政府躉購電價 5.8(元),意思就是你在這個方案的發電,一度電我用 5.8 元台幣跟你收,但前提是你要把風機的製造和維護的技術帶來發展台灣產業;另外一個報價是 2.3(元),就是單純他們蓋好以後賣給我們的價錢(不負責技術轉移)。」

如果你是政府,在台灣正面臨產業轉型升級驅動不足、實質薪資停滯等,國家整體創新發展不夠力的艱鉅時刻,你會選 5.8 還是 2.3 元?而即便所有通過遴選的風場總容量 3.5 GW 都取得 5.8 元的費率,其年發電量 150 億度約占全國用電量 5.7%,對電價的影響極低。

我們可以說,台灣政府幫台灣人民談了一筆很好的生意!不但在產業發展初期控制了對電價的影響,而一旦供應鏈扎了根,3.5GW 之後新增的離岸風場,成本都能有效大幅降低,零補貼的離岸風電將在台灣出現。

台灣要當離岸風電亞洲霸者!別像法國、西班牙被說笑的失敗案例

原本佔盡優勢的台灣風電產業前景,在政治不確定性的高風險因素下,離岸風電業者開始卻步,重新思考在台投資的可能。

法國和西班牙的失敗案例,或許可以給台灣參考,那是不是台灣也想要的未來。

2012 年,法國政府啟動 2GW 離岸風電的招標,2014 年再啟動 1GW,相關投資預計約為 110 億歐元,本來預計在法國北部海岸設立三座風機組裝廠,可創造約 13,000 個工作機會。但是,這些計畫多年來因涉及漁業權、保護區及法律訴訟等爭議被擱置。

於此同時,歐洲其他國家則繼續增加裝機容量、落實基礎建設、創造就業機會以及開發更大、更高效率的風機,到了 2015 年,歐洲離岸風電價格已經急遽下降;即便當時法國第一批離岸風場開發案的大部分障礙被排除,政府卻緊接提出要將補助減少 30%,導致法國完全沒有風場能夠繼續執行——沒有創造任何工作機會、也沒有安裝任何風機,法國原定 2018 年 6 月進行的新招標案,已無限期延遲。

風電電價政策的不穩定,會導致整個產業的劇烈震盪, 關於風電政策急轉彎的惡例,最為人引以為鑑的還有西班牙。西班牙在 2010 至 2013 年間導入數項政策,使得風電市場裝置容量從每年約 2GW 銳減為 1GW,甚至在 2013 至 2017 年間完全停擺,直到 2017 年後才見起色——部分風場破產,而最大的受害者包括西班牙的風機製造商、供應鏈及勞工,都在此過程中元氣大傷。

政策突然變化,最大輸家其實是在地工人和在地產業,因為大型的國際製造商和投資者,可以隨時轉身尋找其他市場,但在地供應鏈和工人卻無法脫身。

台灣社會必須明白,台灣正試圖在短時間內達成歐洲花了 20 多年才達到的目標!一直以來也似乎正朝著這方向前進,但降低電價會是一個無效的捷徑。

如果電價調降至 5.1 元成真,將對市場發展產生極大不確定性,這樣的倒退決策會使得數千億的潛在投資,甚至整個台灣離岸風電市場都面臨風險。屆時台灣有再好的風場都沒有用,我們只能拱手把亞洲離岸風電霸主的位置,讓給近期對離岸風電非常積極的日本。

台灣正試圖在短時間內達成歐洲離岸風電花了 20 多年才達到的目標!一直以來也似乎正朝著這方向前進,但降低電價會是一個無效的捷徑。圖為離岸風電蘇格蘭四腳套管式基礎照。

台灣不能再等了,別白費全球都羨慕的離岸發電風場條件!

台灣擁有先進而成熟的製造業,以目前台灣發展離岸風電產業的速度,台灣非常有希望成為其他亞洲離岸風電市場的出口樞紐。反觀其他亞洲市場,離岸風電產業仍處於非常初期階段。

德國達德能源集團董事歐貝合信也說,台灣和德國很類似,都有強大、靈活、高配合度的中小企業以及高水準的人才,這在其他市場是比較難得的:

「在台灣的開發商為了在最短時間內達到深度在地化,都投入很大的心力,要求國際統包商與本土廠商合作,也都已經開始著手培育風場長期運維的人力。

不只是我們自己跟本地的科技大學,很多大學、研究單位也都在開課了。我的同事告訴我,以前海事工程、造船都是冷門科系,但現在開研討會、論文發表會不但場場爆滿,研究題材也非常豐富。

我注意到台灣的年輕人普遍英文都很不錯、溝通能力強,台灣年輕人有專業和外語溝通能力,這正是離岸風電所需要的。

台灣政府的制度設計,不但讓產業能夠在地生根,也開始讓人才有發揮的空間,就像我們在德國剛開始做離岸風電一樣。」

德國達德能源集團董事歐貝合信表示,台灣的年輕人英文不錯、溝通能力強,有專業和外語溝通能力,這正是離岸風電所需要的。

按照台灣政府計畫,離岸風電在 2025 年需達到總裝置容量 550 萬瓩,未來需要建造大約 700 支離岸風機、每年發電量達 200 億度、年減碳量可達 1,045 萬噸——相當於 10 億棵樹一年的碳吸收量。而且根據經濟部能源局預估,離岸風電建設可帶動新台幣 6,135 億的投資效益,並創造上萬人次的就業機會,大幅增加專業人才需求。

高度依賴進口能源的台灣,能源進口比例高達 98%,而且化石能源依賴度高,從國際趨勢來看,為了減少空污、降低溫室效應,離岸風電是最佳解法;就經濟面來說,離岸風電的發展可帶動產業與金融業投入,加大國際合作提高台灣經濟競爭力。

歐洲國家花 20 年做離岸風電,台灣現在擁有絕佳風場條件,技術也都在台灣整裝待發了,用 5 年追上歐洲國家,甚至拿下亞洲離岸風電的話語權不無可能!無論怎麼看,台灣都不應該因為政策轉向,而白費全球都羨慕的風場條件。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