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時力議員候選人吳佩芸】「我曾改變學校,所以我總想著:那我可以為台中帶來怎樣的改變?」

「既然都掛泳裝看板,就不如把胸部也露出來,給大家看嘛!」民進黨現任議員何文海兩個月前的這句話,吳佩芸至今都能背出來,

「游泳是正常運動,為什麼要用有色眼光去看,就算公眾人物要被檢視,也不能因此合理化何議員的『好心建議』。」

「性別平權是全國性的議題,但要從地方做起!」

泳裝競選看板被男議員笑「不如胸部也露出來」,吳佩芸怒:性平要從地方做起!

今年八月, 批踢踢 一篇題為「竟揶揄女性參選人,胸部也露出來給大家看」的文章竄升,時代力量台中市議員候選人吳佩芸因此在網上引發關注。「今年四、五月,我跟團隊都覺得現任議員有樁腳,我們要在短時間內被大家認識不簡單,但沒知名度就沒支持度,所以我希望用『有氧』風格照,讓大家感受到年輕人的活力!」但沒想到,一張照片捲起千堆雪。

「我不能默不吭聲,這會合理化這個玩笑,所以我去申訴了」,雖然何文海議員當時透過媒體隔空道歉,「但見到本人就當作沒事發生一樣!」吳佩芸的怒火顯然還沒消,「每個人都可以展現自己最自信的樣子,對任何性別、抑或同志問題,只要展現自信樣子,我們都應該要表示認同與支持,而這該從地方做起。」

接受《報橘》專訪這天,吳佩芸穿著白襯衫,眼神自帶光芒,講起話來鏗鏘有力,直到提起爸媽,語氣變得和緩許多,「雖然我爸媽覺得『看板事件』我處理得很好,但他們其實很擔心,希望我好好保護自己」,直言自己不是政二代,沒權也沒錢,別說家人憂心,連她自己都曾自我懷疑,所以更常自問:我沒光環怎麼拉倒高牆?

沒光環怎麼拉倒高牆?毫不猶豫「加入時代力量」

318 學運那年,吳佩芸是中國醫藥大學三年級的學生,她自發性一個人北上,跑到立法院外聲援,「我只是學生沒有執照,在外場的醫療站跟大家一起搭遮雨棚,發現漏水就爬上去綑綁,一下來大家互看就哭了,因為內心壓力真的很大,旁邊都是警察」,說到這,吳佩芸語帶哽咽,這份感動讓她回到校園後,馬上加入學生自治會。

因為看不慣學校的自治會長總是「世襲」,學生會淪為橡皮圖章,她開始力邀同學加入改革,「自己的學校自己管」,沒想到很成功,投票率還創下有史以來最高,並完成首次實質競選。吳佩芸是中國醫藥大學學生會第 19 屆會長,卸任時,同學告訴她「中國醫藥大學學生會是從 2014 年開始」,讓她體悟到,進到體制內才能實質改變。

畢業後的吳佩芸到台北的萬芳醫院擔任藥師,下班後常跑到健身房運動,本來純粹是「愛運動」,沒想到最後因為教練誇她一句「有潛力」,就讓她跑去考了兩張教練執照,三個月後變身有氧老師,「我都說我是『斜斜槓青年』,行動力很強、想做我就會去做;因為單純喜歡有氧運動,我就去考了;就像我加入時力,單純認同它的理念」。不過這股熱情跟信念,碰上時力的許皓甯找上門時,並未發揮效果。

「我跟許皓甯是在大學的學生會認識的,後來他決定代表時力參選台中市北屯議員。他想起我、跑來問我要不要選,我很訝異,第一時間我退卻了,因為光是第一個關卡『保證金 20 萬』我就付不出來,這是地方政治的門檻。所以我問他們:要不要再去找其他人?」

「我有跟(時代力量立院黨團總召)徐永明講,參加 318 太陽花學運是因為認同理念才衝現場,之後我就回學校了,沒有光環我能做什麼?」

「徐永明說,最主要是妳在這場選戰中『想做什麼』, 選舉是有期限的,妳想在這 10 個月裡傳達什麼訊息給民眾;素人參政不容易,但年輕人要進來才不會讓政治冷感擴大。」

「我曾改變學校,所以我總想著:那我可以為台中帶來怎樣的改變?最後說服我的關鍵,不是時力的誰,而是我自己。」

今年初,吳佩芸暫時脫下白袍、投入選舉,九月開始停止在健身房擔任飛輪老師,「有被人認出來我是市議員候選人喔!」吳佩芸回憶,跟著主委徐永明站過路口也到市場拜票,在南屯市場買個鵝肉,也會被攤販認出來,「我看過妳,很認同妳的理念,加油!」讓她非常窩心。

而當然更窩心的,是時力協助她完成募款「保證金 20 萬」,其中不乏許多聲援團體背後支持,但吳佩芸發現,時力多數的支持者都是年輕人,讓她開始思考如何回到地方、讓各族群認同她的「第一次參政」。

對市議員的想像?不是青年參政,而是素人參政

「我今年 26 歲,我覺得應該要幫『青年參政』加上『素人』兩個字,因為我不是政二代,而是憑著自己的專業提供服務。」

沒有顯赫背景,吳佩芸承認這是她的劣勢,卻也是優勢,因為這能讓她重新定義,何謂「好的市議員」?

「我覺得『好的市議員』是能看到台中的問題,然後供人民檢視,讓人民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同時檢視過程要公開透明,不是躲起來讓民眾覺得遙不可及。很多年輕人都以為,市議員就是在跑紅白帖。」

「很多現任議員如果碰上議會質詢卡紅百場,就匆匆跑去簽到,簽完就偷跑,這就是把紅白場當成競選場合,這是不對的。」

還不等我問「紅白場」必考題,吳佩芸自己就滔滔不絕,她認為現在的地方政治充斥「潛規則」,需要靠青年參政來翻轉,「在世代交替的過程中,要讓民眾看到我們的專業跟理念,這樣年輕人在台灣土地上才能生根發芽」。

所以,吳佩芸每天早上準時七點半、上班時間,每天晚上六點半、下班時間,就拿著麥克風、背著看板,站在各川流不息的路口「宣轉理念」,然後這時坐在我眼前的她突然背出一大段:「各位市民朋友大家早安!我是時代力量參選人吳佩芸,佩芸回到家鄉看到台中許多問題,酒駕、幼兒園超收,還有醫療照護問題,我提出了……」,彷彿她現在就站在南屯的路口。

「南屯雖然發展快速,但郊區有很多地方需要改善,例如行動不便的老人,缺乏醫療照護的家庭,需要醫療專業走進去」,戶籍地在南屯的她,認為醫藥專業不是白色巨塔,應該要能服務更多人,而南屯也期待年輕人出現,她就正好是有醫藥背景的新選擇。

「市議員在地方耕耘、看地方需求,這部分是我的專業,我希望能引介社會局、衛生局來協助,帶民眾妥善轉診;同時我也認識很多專業團體,像是藥師公會等,能提供協助。」

「南屯有 60 幾家社區藥局,但很多人用藥方式不對,如果我進到市議會,那麼社區藥局就可以跟我合作,引介社會局給予完善照顧。」

另外,吳佩芸也提到台中市幼兒園的「超收問題」,目前南屯的公立幼兒園有 6 間、私立 40 幾間、非營利 0 間,她希望能爭取非營利、讓財團法人承接,以解決幼兒園超收和照顧比失衡的問題,「我不怪老師,畢竟老師處在高情緒壓力下,誰也無法掌握,可是我們不能漠視這件事,像普悠瑪翻覆就是起於視而不見,最後受害的都是孩童與乘客」。

推薦閱讀:

【專訪】拒當柯 P 幕僚!黃郁芬延續 318 能量參選議員:說服別人最好方式是自己下來做
【專訪】嗆議員倚老賣老質詢不準備,曾柏瑜決心參選喊:能不能給年輕人機會?
【專訪】守護故鄉!時力新竹市議員候選人廖子齊,要讓香山溼地成為「國際品牌」
【專訪】站出來面對新竹飆車族!蔡惠婷決定從老師變成時力新竹市議員

(本文歡迎合作轉載。圖片來源:吳佩芸臉書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