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會的政治人物,是我們的產物

「認真效率看得見,政見一屆就實現。」

這是台北市議員徐弘庭在選區競選看板上的口號。順口溜一樣好記,卻讓人不禁納悶,什麼樣的政見,可以一屆就實現?

查找徐弘庭臉書官方粉絲團,這句口號旁邊還多加了一句:「台北更多可能。」

台北怎麼樣可以有更多可能呢?官方粉絲團上公布的政見不多,倒是不斷強調,經過這屆任期的努力,台北辛亥路聯外道路擴建在 111 年會完成。同時,他也大力宣傳,在這屆成功推動 Youbike 第三責任險,保費由市府支出。

這兩項其實不算是政見,倒更像證明自己真的做「一屆就實現」的有感政策。

針對未來的台北,徐弘庭提出多蓋幾間博物館的想法,理由是讓故宮的 300 萬件藏品可以同時展覽,成為華人文化首都。四年任期內通過議會預算,蓋一到兩棟博物館建物預算不算難,的確也可能做到一屆就實現。

至於,讓台北有更多可能的其他重要問題,例如,台北人口快速老年化的問題、危險老化住宅建物過多的公安問題、產業創新升級速度過慢專業人才不斷外流的問題、進駐台北的國際一流外商愈來愈少、台北商業環境落後於新加坡等鄰近城市的問題…… 不只在徐弘庭的政見裡找不到討論,在其他市議員、甚至市長候選人的政見裡,都不見針對未來的治理思考與論述。

不能怪候選人。

在台灣的政治選舉文化下,不管白、藍、綠任何陣營的候選人,在政見裡討論 10 年、20 年、50 年的未來、思考國際競爭和社會永續,明顯是缺乏政治理性的選擇。

我們對於政治人物當選後施政是否「有感」,斤斤計較。

在國發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上,曾有民眾 提案 ,候選人選前的政見,若當選後無法兌現,應以刑法詐欺罪起訴;理由是要「讓候選人無法劃大餅,提出說的到卻做不到的政見,對 2,300 萬的國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除了嚇阻不當候選人亂開選前支票,也可還國家一個乾淨的選舉環境。」

聽起來很有道理。

政客選前說要保護環境,選後卻無聲無息地介入環評通過開發案。選前說要解決地方債務問題,選後卻反過來大力舉債蓋蚊子館。選前說經濟發展最重要應該招商引資,選後卻每天跑地方作選民服務,企業主卻一個也不認識。每一次的欺騙,政客的私利與公眾的損害同樣昭然若揭。的確,跟詐欺犯沒兩樣。

社會大眾對這個現象如此有感,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上週也以同樣的理由, 抨擊 競爭對手無黨籍的現任市長柯文哲沒有在任內完成社子島的建設、也沒蓋好任何一條捷運,是騙子。

矛盾的是,姚文智在抨擊對手的同時,也說很多政策四年不可能完成,總要有個開始,「如果四年沒辦法完成,他打算做八年的市長。」似乎,這把拿來傷對手的刀,很難不回頭傷到自己。

只有做得到的政見,對 2,300 萬國民,是否真的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中央和地方,政務官或民意代表的任期都是四年。如果做得到的政見,就是展現政治責任,那麼台灣的政治治理,就只看得到四年內可以規劃、溝通、執行到讓選民有感的政策。

民主社會的政治人物,是我們的產物。

在台灣,一個理性、愛惜自身政治聲望的政治人物,一個想要避免被當作詐欺犯的政治人物,寧可作花公帑就能有感的修馬路、蓋公園、建博物館,也不會去碰需要 10 年、20 年才能收效的國土規劃、人口政策、移民政策、城市競爭力辯論。

我們鼓勵政治人物作容易推動、無關未來且可輕易卸責的小事。 因為,那些重要卻不容易做的大事,需要專業、需要辯論、更需要說服選民。這些,正是我們吝於參與、懶得面對的。

也就難怪,選票上那些等待我們圈選的名單上,愈來愈多那些,小事做起來認真有效率、而且政見一屆就實現的候選人了。至於未來有沒有更多可能?找找看,誰敢推一屆作不完的重要政見,或許能找到答案。

(本文開放合作夥伴轉載,圖片來源:BuzzOrange 編輯部)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