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還債就是政績,舉債就是不負責任?當了「經濟公民」你就會知道這是迷思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你是否常常覺得政府都「沒在拚經濟,都在拚選舉」嗎?或是覺得一定要聽信財經專家講的話台灣才有辦法真正拚經濟?

以上純屬迷思,因為國民自己必須先變成「經濟公民」,才有辦法監督政府怎麼拚經濟。今天先不急著告訴你如何成為經濟公民,我們先按部就班,搞懂什麼是經濟公民,為什麼當經濟公民如此重要,再捫心自問是否該從自身有所改變。(責任編輯:黃梅茹)

首圖來源:Sinchen.Lin, CC Licensed。

文/顏擇雅

張夏準《拚經濟》一書的最大訴求,就是國民必須先變成經濟公民,才有辦法監督政府怎麼拚經濟。

何謂經濟公民?

所謂變成經濟公民,就是參與經濟的集體決策,因為民主本來就是集體決策。台灣陷入悶經濟時正好已揮別威權,同時又眼睜睜看中國進入高成長期,就不免懷疑民主不利經濟發展,經常指責政府:「沒在拚經濟,都在拚選舉。」

新加坡圖片來源:jsouth, CC Licensed。

其實,先進經濟體的政府也都有拚選舉。美國、英國都有,連新加坡也有。別看新加坡從不政黨輪替,在人民行動黨眼中,得票少於七成就是大挫敗,因此也需要拚選舉,只是他們拚選舉並無阻經濟成長。

其實台灣民主的特色並不是拚選舉,而是台灣人還沒學會做經濟公民。 媒體討論經濟往往點閱率不高。「拚經濟」承諾變空洞,因為選民並不關心「拚經濟」三字的內容。

一大原因當然是中國因素。自有總統直選以來,辯論焦點與其說是統獨,不如說是 兩岸經貿 。一度我們以為「力用中國」就能讓產業升級,或三通就能振興投資,後來都證明是幻想。

其實, 經濟體質改善 與兩岸經貿完全是兩回事。「戒急用忍」時沒改善體質,並不代表兩岸緊密結合就可以改善。這點甚至跟對岸是不是中國沒關係。波多黎各跟美國結合夠緊密吧,但波多黎各五十年來除了人口外流,改善過什麼經濟體質?

台灣史上最成功的經濟體質改善經驗的確沒靠兩岸,而是 靠能幹的技術官僚 。當時恰巧是威權時期,因此又有一種迷思,以為威權縱有諸般缺點,卻比民選領導者更容易任用到好的技術官僚。

厲害的技術官僚帶你上天堂

李國鼎故居的李國鼎塑像。圖片來源:Outlookxp, CC Licensed。

的確,李國鼎是很厲害的技術官僚。但李國鼎時代除了威權,還有許多條件是今日無法複製,例如「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緊繃氛圍。我們怎知李國鼎成功是因為威權還是緊繃氛圍?以色列的經濟成功,就是結合了民主與緊繃氛圍。

何況,今日台灣悶歸悶,機會依然比六七十年代多很多。以李國鼎才幹,他今日又何必當官,而不是像張忠謀那樣,去當某一產業的經營霸主?

其實,李國鼎帶給今日的最重要啟示,絕不是威權好棒棒,而是像張夏準強調的,經濟學 95% 是常識,人人皆可具備經濟素養。李國鼎的專業是物理,不是經濟,這卻無阻他做出第一流的經濟規劃。

這點李國鼎並不奇特。新加坡經濟在兩千年後一路成長,狠甩其他三小龍,最大功臣是楊烈國 (Philip Yeo),他的專業也不是經濟,是系統工程。

李國鼎、楊烈國的成功 ,並不代表經濟學不重要。他倆一定有下功夫搞懂國家當前經濟課題。他倆成功, 代表拚經濟不必迷信財經專家,因為經濟素養一點都不難養成,看你想不想而已。

開始當一位經濟公民,你會發現以前有許多迷思

國民不想加強經濟素養,就容易迷信財經專家。也不是迷信其學養,而是迷信其頭銜。選舉時看競選團隊有什麼財經幕僚,選完則看財經內閣名單,好像拚經濟只是財經官員的事。

讀《拚經濟》一書就知道,政府影響經濟,並不限於財經部門。政府是一國最大生產者,提供郵政、教育、健保都算是生產。政府也是最大消費者,國防採購與教科書採購都算是消費。政府也是最大投資者,科技部補助研發,縣市造橋鋪路,這些都是投資。

政府影響經濟還有個最重要手段是規範市場,這也不限財經部會。例如主管食品安全的機關是衛福部,它的作為與預算會大大影響食品業的內需與出口競爭力。電視系統主管機關是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它擬定的法規會決定電視產業的投資意願,大大影響演藝人員的工作機會多寡。

張夏準主張經濟學不是科學,可能很多人難以接受。換一種說法,就是拚經濟沒有標準答案。學理沒有最正確,只有最適合。一種學理適合別國,不見得適合台灣。適合台灣 A 領域,不見得適合 B 領域。這是拚經濟不能全聽經濟學家的另一原因。 因為經濟學家可能只知學理,卻跟本國問題背後結構脫節。

舉例,經濟學家不是都相信市場機制嗎?為什麼從前電視只有三台,台劇品質反而勝過現在兩百台?二十四小時新聞台競爭如此激烈,為何內容高度重覆?電視工作者有了一點經濟素養,建議政策可能比經濟學家更能解決台灣問題。

台灣還有一迷思,以為政府還債就是政績,舉債就是不負責任 。其實新加坡高成長就是舉債建設的結果。新加坡國債佔 GDP 高達 115%,是台灣三倍多。但新加坡並不說這是「債留子孫」。 既然建設是跨世代共享,經費就應該跨世代分擔。

舉個「沒有債留子孫」的例。台灣人出國,總羨慕歐美河川乾淨,水岸風景優美。但台灣河川髒臭,原因不就是下水道普及率太低嗎?上一代沒為了下水道而債留子孫,付出代價就是髒臭河川留給子孫。到頭來子孫還不是要花錢整治愛河、淡水河?何況居住密集後再鋪設下水道,工程一定更複雜,花費更昂貴。

其實,經濟公民應該關心的,不是哪位執政者債留子孫,而是問:利率低還是高?債權在國外還是國內?舉債是用在跨年煙火還是公共建設?公共建設是拉抬房價還是促進產業?換句話說:債務結構比債務多寡重要。

「還債好過舉債」只是這本書戳破的迷思之一。但 這本書最想戳破的迷思,是拚經濟應該交給專業。這種迷信會阻礙國民變成經濟公民,害國民無法監督政府怎麼拚經濟。

民主國家怎麼拚經濟,到頭來還是要靠國民的集體決策 。這本書傳授的,是國民參與集體決策時應該具備的思考工具。有了這些思考工具,你聽到一種政策時,就可以判斷是拚到多數還是少數的經濟。沒有這些工具,你不是沒發言權而已,你可能連自己的利益怎麼被挪用去拚別人的經濟都不知道。

被激起當經濟公民的心了? 這裡 買《拚經濟》

 

延伸閱讀

高雄悶經濟怎麼辦?我高雄人,告訴你繼續罵高雄就對了!
從經濟「奇蹟」到「衰退」的典範轉移,新世代只能如孤葉漂離老台灣
撼動社會的衛生紙搶購潮、電信 499 之戰,點出全民的經濟無感警訊

(本文經原作者 顏擇雅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Sinchen.Lin,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