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垮台對你來說,最大的變化是什麼?」捷克教授親口告訴我的故事

【為什麼我們要選這篇文章】

「共產黨」對我們而言好像是相當遙遠的名詞,但是其實許多東歐地區的共產黨解體並沒有很久,捷克共產黨在 1990 年解體就是個例子。

本文作者為人權律師,他分享自己參訪布拉格大學的經驗,並從捷克教授的口中,聽見了當時共產黨垮台的故事。(責任編輯:翁筠茜)

圖片來源:Sourav Das,CC Licensed。

文/邱顯智(人權律師、社會運動者)

在德國的某一個冬天,教授忽然說,他要辦一個活動,坐遊覽車去造訪布拉格大學法律系,「布拉格大學是最古老的『德語』大學,捷克是一個承受許多苦難的國家,你一定要去!」他說。

既然老師都這樣講,也只好參加,老師很快的招了一車的學生,約好某日早上六點半尼加河畔發車。

到了那一天我跟太座 6:25 分就到等車的地方,果然看到一輛車,冬天六點的德國,天色一片黑暗,車的旁邊沒有半個人。

儘管有人喝醉了,依然是全部準時坐到車上

忽然從車上跑出來老師的秘書,她很緊張的說:「你們來了,真是太好了,真怕你們來不及!」

「不是六點半嗎?還有五分鐘啊!」

「所有的人只差你們了!」

果然一上車,發現要參加老師這團的學生,已經全部坐在車上,五分鐘後,這輛遊覽車一刻都沒有延誤的出發,開向布拉格。

但是布拉格有點遠,因此開到中午車子要開到一個地方休息吃飯。結果一停車,所有的人歡迎,來到 Pilsen 這個小鎮,這小鎮生產著名啤酒 Pils,車子就真的開到啤酒廠,主人帶著大隊人馬來到無敵大桶的酒桶,只要拿出酒杯,就可以從酒桶到出啤酒來喝。

看到德國學生喝酒真是有點可怕,但更可怕的是, 到了約定的時間,我們上了這台遊覽車,所有的人又全部非常準時的坐在上面 ,包括已經喝到快掛的人,再度準時發車。

在布拉格大學見到的三個教授

來到布拉格大學法律系,第一個出來接待的教授,很胖,年紀很大,目測大概八十,非常自由派,中場休息的時候,我跟老師說:「怎麼布拉格大學的教授年紀這麼大?」

「你還沒看到年紀更大的!」老師表示。

果然,第二位來的教授,德語更流利,年紀更大(目測八十五),她第一句話就說,海德堡大學對布拉格大學來講,是有一點年輕,曾在東德時代的萊比錫大學法學院留學,後來又去莫斯科留學,對於捷克共黨垮台後,捷克的刑法修了十幾次表示很不滿。

到了第三位,年輕帥哥,講德語根本像是德國人,是布拉格大學法律系新聘的老師,但是當他報告的時候,第二位教授不斷插話、打斷他,讓人覺得該系的年輕教授也太辛酸。

隔天在布拉格的城裡面逛逛,整個城有教堂、老橋、城堡,布拉格大學的圖書館古色古香,大家都說,可以到博物館看看。

展覽展出的慕尼黑協定,從頭到尾被併吞的蘇台德區沒有代表簽名

亂逛博物館逛到一個展覽,裡面赫然展出的是慕尼黑協定(Münchner Abkommen),慕尼黑協定是 1938 年由德、義、法、英四國所簽下,內容是讓納粹德國併吞據稱有三百萬人居住的捷克斯洛伐克所屬的蘇台德區,當時希特勒向來調解的英相張伯倫表示,這是他「最後一次領土要求」,張伯倫離開德國的時候,很開心的表示,解決了衝突,聲稱將是「一代人的和平」。

看了這個展示出來的慕尼黑協定,最後署名的地方,最上方是希特勒大大的簽名,墨索里尼跟法國總理達拉第,張伯倫的簽名小小的放在最後面。從頭到尾被併吞的蘇台德區沒有代表。

「教授,捷克共黨垮台,對你來說,最大的變化是甚麼?」

到了次年,希特勒就併吞了整個捷克斯洛伐克,綏靖政策無法滿足獨裁者的野心,張伯倫、達拉第與狼共舞,沒有帶來一代的和平,反而引來戰爭。

展覽中特別介紹達拉第,他在隨後的二戰,自己也被德軍俘虜,飽受折磨,差點死掉,關到 1945 年才放出來。

很胖的教授晚上又來找我們吃飯聊天,一直說捷克的啤酒很好,要大家多喝,

有一位德國學生問他說:「教授,捷克共黨垮台,對你來說,最大的變化是甚麼?」

記得在那個雪地的布拉格,他拿起酒杯,對著大家說:

我小時候不能想像,像現在這樣,車子往任何一個方向開一千公里、兩千公里,沒有邊界,沒有蘇聯的坦克車、沒有併吞、沒有戰爭,沒有獨裁者,這就是共黨垮台帶來的變化!

推薦閱讀:

柏林圍牆倒塌,德國就是完整國家?東德人真實心聲:我們不是合併,是西邊把我們吃了
不只習皇帝讓中國走不出專制,共產黨「三大缺陷」讓他們永遠不能民主
一位投奔共產黨的男人:他為阻擋國民黨拖垮台灣,卻成白色恐怖政治犯被無情槍殺

(本文經原作者邱顯智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Sourav Das,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