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疫苗才更要判重罪!你一定沒聽說的中國假疫苗風波案外案

【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這幾天,中國假疫苗的風波還在延燒。許多 中國父母官方微博小編 在微博上哭訴、譴責假疫苗的行為,他們的微博貼文都立刻遭刪文,還得被迫發道歉聲明。台灣的疾管署副署長 莊人祥 也表態希望兩岸的醫療能夠合作,中國人民若想自費來台施打疫苗,並不會排擠到公費疫苗,引發外界討論。

我們聚焦回中國身上,假疫苗案的上游廠商 ── 國務院百分之百控股的 武漢生物公司 幾乎為無人敢查的狀態;儘管中國官方查辦了引發假疫苗的直接廠商長生生物科技,該公司最後僅遭行政處罰。另一方面, 從國外引進真正疫苗的廠商卻被中國官方視為假疫苗,負責人還被判重罪入獄,你有聽過像這樣諷刺的事嗎?

(責任編輯:黃梅茹)

電影我不是藥神劇照,圖片來源:影片 截圖。

中國爆發假疫苗事件,先前上海卻發生真疫苗被官方視為假疫苗、導致醫療機構負責入被判重刑入獄的案件。中國律師斯偉江、徐昕 23 日決定挺身接受委託,為入獄的被告進行二審辨護。

假疫苗的醫療事件根本為電影翻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ADF9xfgQXw

近來熱映的中國電影「我不是藥神」,描述商家進口廉價印度仿製真藥,卻被依銷售假藥罪而入獄的案例,凸顯長久以來中國民眾對藥價昂貴的怨氣。而上海這起案件,既被中國民眾視為「我不是藥神」的翻版,也成為假疫苗事件的案外案。

斯偉江、徐昕 23 日透過中國網路社群發表聯合聲明,指 長生生物科技涉嫌偽造生產記錄,導致狂犬病疫苗及「百日咳、白喉、破傷風」疫苗出現問題。但在輿論發酵前,當地政府不但沒有追究刑責,甚至拖到後案爆發,才對前案罰款了事

真正疫苗的醫療機構負責人則被判重罪

聲明指出,相形之下,上海美華婦兒醫院丁香門診部卻因從國外進口未經官方審批的真疫苗,被官方認定為假藥。 儘管原廠出具真藥證明,但相關人士仍被依中國刑法銷售假藥罪判處重刑。其中,第一被告郭橋被判刑 7 年,其餘 3 名被告也被判刑 4 至 6 年。

聲明說,上海疫苗案起因於中國許多高品質的進口疫苗一劑難求,甚至完全缺貨,導致許多中國父母請求醫療機構從國外進口疫苗為子女接種。而郭橋等被告在訴訟期間,數十名接種疫苗的幼兒母親曾聯名向官方請願,他們最後仍被判處重刑。

聲明批評,中國刑法的藥物管制條文太過苛刻且不合理,導致真藥因此被視為假藥,動輒得咎。為此,二名律師除接受此案被告委託擔任二審辯護律師,並呼籲官方全面檢討對「假藥」的認定。

斯偉江、徐昕二人曾為弱勢民眾辯護。2016 年發生天津婦人趙春華販賣玩具槍,一審卻被依「非法持有槍枝」罪嫌重判,引起中國輿論譁然。二人主動為趙春華辯護後,二審改判緩刑,趙春華被當庭釋放。

什麼是學名藥?

沒有專利的通用名藥物在專利未過期時不被允許銷售(強制授權等特殊情況除外),一旦專利過期別的廠商就會進入市場,可以大幅降低原本受到專利限制藥物的價格。

目前非專利藥物生產大國為印度,藥商仿效西方大型藥廠已經做好的結果,採用相同的化合物之外調整部分成分,讓貧困的地區民眾得到醫療。學名藥能達到「化學相等」、「生物相等」及「療效相等」而相對低價。

除印度,在埃及、泰國和巴西等國,均有發展出具規模的學名藥製造業,不但以低成本製造藥物滿足國內需要,同時可輸出海外提供予開發中國家。

雖然中國大陸當局近年持續推出措施試圖改善藥價偏高問題,但病患被迫違法購買學名藥的現象仍十分普遍;中國大陸醫師基於維護病人生命,也會鋌而走險開學名藥給病患。

延伸閱讀

【好想活下去】遭疾管署打臉「不能來台施打疫苗」,中國網友找美國幫忙:救救中國小孩!
這些孩子超有創意,居然能在 101 上拍下一個 101 呢!
問題疫苗流出中國當局卻急著「和諧」——經濟走得比民主發展快,真算好事?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進口真疫苗被判刑 中國律師挺身為被告辯護 〉。首圖來源: 影片 截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