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學院唯一目標:宣揚中國思想、實踐偉大的中國夢,取代美國的霸權地位

【我們為什麼選這本書:《殖民之後?:臺灣困境、「中國」霸權與全球化 》】

中國在世界各地設立孔子學院,看似推廣漢語教學與弘揚中華文化,實際上是在傳達其政治影響版圖,內含許多內幕與利益關係。

歐美各國開始認為孔子學院有著言論審查以及國安等問題,視為「 中國版特洛伊木馬 」的威脅,正計畫關閉其運作。然而中國設立孔子學院最終目的是什麼呢?(責任編輯:周政毅)

Confucius Institute Brighton College(圖片來源:Mark Morgan,CC Licensed。)

文/ 阿里夫.德里克

大學教職員廣泛投入反對行動,代表如今問題不再局限在是孔子學院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本身,也顯示不滿的情緒正在累積,因為一些重大轉向很可能會終結他們所熟悉的高等教育。 大學在治理上愈發明目張膽地篡奪教員的行政特權,教育逐步向商業利益低頭,教育審查也成為常態─孔子學院是上述現象的受益者 ,但恐怕也是目前為止最讓人反感的例子。

孔子學院危害學術自主與言論自由

校方跟孔子學院簽訂協議時聽命於漢辦的保密要求,多數情況都沒有徵詢教員意見 ,或者頂多挑出幾位代表 ,不管個別動機是什麼,這些被選中的教員對於順從行政不公開的趨勢,或是對於一個外國宣傳機構提出的保密要求,都甚少表現疑慮。其中主要的誘因是 希望能以孔子學院為橋梁,得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做生意的機會,接納、宣傳學院會給工商企業甚至地方社區帶來好處,但卻也將危及學術自主。

儘管孔子學院相關人士有自己的聲明,但正式達成的協議卻迴避可能與「中國」文化與政治規範相衝突的議題,而且沒有具體說明是哪些規範─更虛偽的說法是避免「傷害中國人民的感情」─ 這實際上就是心照不宣的自我審查,過濾中華人民共和國所不樂見的公眾論述,像是臺灣獨立、圖博、六四、逮捕異議人士等眾所周知的爭議 。這樣的協議也合理化了審查制度。

任何與高等教育有利害關係的人都要關心或至少應該關心這些議題。這些問題對於做中國研究的學者來說影響比較集中在一個小範圍,也比較像是這個學門特有的擔憂,但這些問題可能更為根本,影響層面也遠不只及於大學機構的運作。 在語言教學、教師素質、學術要求是否嚴謹等一般性議題背後,其實有個非常重要的問題,那就是: 誰掌控了與中國有關的知識生產過程?

漢辦與其他類似的機構包括蔣經國基金會一樣,已經開始投入贊助研究型大學的研究活動與學術會議等事務。但贊助是一回事,控制又是另一回事。 比起外表裹著糖衣的孔子學院─將漢語和文化知識傳遞給學童的單純媒介或商業推動者─許琳以非常粗暴的手段試圖在一場學術會議壓制主辦方提及臺灣競爭者 ,更能直截了當地帶出問題。漢辦的行動本身結合了教學與經商,我們本來就不該輕易接受那些表象。何況問題還更嚴重。

中國追求平等與相互承認而非稱霸全球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內,稱霸全球一直是黨領導人與輿論領袖,以及一般民眾持續談論的話題;許許多多的歐美評論家,竟然避而不談中華人民共和國對於成就全球霸權的渴望,這簡直匪夷所思。當然,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以及何時能成就全球霸權等捉摸難定的問題,人們從未停止猜測。

中國企圖稱霸是愈來愈迫切的問題,但除了一些牽涉到政治權利的例外狀況,這個問題得到的關注卻遠遠不足,或許是因為這會助長敵意與反感。接受無關痛癢的官方辭令似乎比較安全: 即使中華人民共和國試圖在東亞擴張領土,在全球各地開拓「勢力」範圍,但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追求的不外乎是平等與相互承認,而非稱霸世界

近年來,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一直希望能取代由美國主導的既有世界秩序,他們也不把這當成祕密。在最節制的層面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向美國總統建議,太平洋有足夠的空間容納兩國共同建構「新型大國關係」,此話相當驚人,全然不顧其餘生活在太平洋及其周遭的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東亞以似是而非的歷史主張為依據所採取的行動,除非是徹底盲目偏袒,否則不可能認為這個國家並沒有要建立區域霸權的意圖,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一貫主張建立區域霸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全球霸權的第一步─這可說是東亞版的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

中國當代哲學家闡釋「中國特色」

至於在大眾層面, 中國科學院有個名不見經傳的哲學家趙汀陽,以形塑東亞各國之間關係直到二十世紀初期為止的「天下」朝貢體系為基礎,設計出一套現代版的「天下」朝貢體系等階關係 ,為當前國際體系提供另一種選擇。趙汀陽因此享譽全國,也在國際有力人士間出了名。

趙汀陽的研究很有意思,因為不少人稱讚他的研究是一個看起來可行的範例, 可以回應因應中華人民共和國崛起地位理當出現「帶有中國特色的國際關係理論」的呼聲─這樣的呼聲可說是鏗鏘有力地將知識生產與霸權追求相結合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出了名地著迷於給每樣東西貼上「中國特色」一詞,從最稀鬆平常到最抽象理論的事物都在其列。

但情況看起來變得有些急迫,因為習近平的領導班子顯然很想全面控制學術研究與智識活動所受到的「西方」影響,這是他浮誇「中國夢」的一部分,其他還包括消滅貪腐與敵對勢力中心、加強黨的威望與對社會的掌控,以及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軟、硬實力一起投射到全球舞臺上。

中共欲推動中華文化爭奪話語權

二○一三年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三次全體會議是政策藍圖制定的關鍵,會上強調「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和對外話語體系建設,推動中華文化走向世界」。而建構中國話語體系要從三個大方向著力,包括弘揚「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優良傳統」或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融通古今中外以創造當代中華文化。

習近平的領導班子強調「九十年」的革命傳統─這或許就是中國共產黨統治正當性的基礎 但這不必然與更大規模的全球新自由經濟體系整合計畫相衝突,畢竟根據黨對「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所做的理論詮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容不僅會隨情勢變化而異,也能配合每一代新領導人的政策。「中國夢」仍是人們討論的主題,習近平本人一直以來的「夢」,是恢復中華民族的活力,振興中華民族,讓中華民族在他的領導下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標誌

唯恐被誤認是回歸狹隘的保守主義, 有關「中國話語」的討論還特別指出習近平強調要「把他人的好東西化成我們自己的東西」,並且以「古為今用」做為「中華」文化主體的重要特質 。有人或許會回想起,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後一句口號曾經讓外國觀察家大感痛心─當時的報導提到農民照字面來解釋「古為今用」的口號,居然開始拆長城,用長城的石頭來蓋自家的房子!

時至今日,根據習主席的說法,這個「五千年傳統」的豐碩成果應該要推向世界,讓世人注意到生氣勃勃之中華文化的普世價值,其燦爛文化與藝術成就足以跨越時空的限制。他還呼籲世界各地的中國學者要「講好中國故事」。

據趙汀陽所說, 爭奪話語權的動機在於開闢中華人民共和國自身的政治文化空間,以呼應該國崛起為世界強權的地位 ,「儘管中國已經透過這項政策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 加入主流國際社會,但本論文的重大發現之一卻是,中國並不打算成為西方體系一員。相反的,中國正處在一個形式獨特的國族建構過程中,有望於若干年後推廣中國模式。」

塑造中國話語進可攻退可守: 既可以在他人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描繪為世界經濟與政局威脅時替自身辯護,又可以推廣某種能提高自己國際聲望的形象 ,在式微的美國霸權深陷接連不斷的戰事、經濟問題及遭逢文化解體與聲望漸衰之際,趁勢成為與美國旗鼓相當的另一霸權。

推薦閱讀

台灣華語教育輸定了?中國孔子學院免費輸出,搶台灣華教人才
遍布全球的孔子學院,除了傳播漢文化,更有可能是監控中國留學生的機構!
孔子活在現代會支持廢文言文──儒學被酸治國「不實際」是因為你不懂孔子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殖民之後?:臺灣困境、「中國」霸權與全球化 》,由 衛城出版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Mark Morgan,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