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運動的成功──帶來的不只是台灣民主運動的進步,更使中國遭受一大挫折

【我們為什麼選這本書:新時代的台灣:邁向正常國家之路

從曾任台灣團結聯盟主席黃昆輝的眼中,看近代台灣政治史上最成功的運動─太陽花學運,以自身立場敘述這場運動的成功。

他道:這勝利不只屬於學生,而是整個台灣;而最大的輸家成了前總統 馬英九 。身為當事者之一的他,用不一樣的角度看見了台灣的民主發展之路。(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wikimedia

文/黃昆輝、鄒景雯

2014 年 3 月 18 日的晚上 9 點左右,約 400 多名大學生與公民團體衝進立法院,佔領了國會議場。這場因「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準備在立法院強行過關而起的公民運動,震撼國際社會,所幸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之下,終於在 4 月 10 日,歷經 24 天,學生宣布「出關播種」,圓滿落幕。

台聯與太陽花學運的學生站在一起

這起事件的導火線是出於,3 月 17 日,立法院審查服貿協議時,主持會議的國民黨立委張慶忠以 30 秒時間宣讀服貿協議通過並送出委員會,引發朝野對立與社會譁然,次日即爆發了學運。 台聯,參與了整個過程,不僅沒有在歷史的關鍵時刻缺席,同時也足堪作為實踐者與見證者。

台聯當時與民進黨講好,這場運動要由學生為主,政治人物站在第二線,才能夠幫助我們國家把被中國拉過去的磁力擋住。政治人物的擴散力有限,唯有學生們起來,才能扭轉情勢。 但是我們有一個最優先的信念,就是無論如何,一定要保護學生的安全。

在那段風起雲湧的時刻,台聯盡全力對學生們提供人力、物力的支援,同時 台聯黨團與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賴中強等這些太陽花運動的核心幹部,各自多次聯繫,學者張榮豐時常與台聯保持對話、多方獻策。

我請本黨秘書長林志嘉與立法院長王金平保持固定的聯絡管道。國民黨內當時的態勢很清楚,王金平院長一直希望找個方向解套,但是馬英九總統、行政院長江宜樺幾乎都不答應。

「台灣版的天安門事件」

國會被占領後的第一時間,原本王金平與林飛帆有先碰頭的機會,但是消息不知怎麼走漏了,立法院秘書長林錫山為免增生枝節,告知台聯暫時不要安排雙方會面。那個點錯過後,學生覺得很無望, 從 318 到 323,也就是大約 1 個禮拜後,學運中的鷹派就決定衝行政院,台聯當然也跟著衝,3 月 23 日晚間在混亂中,台聯立委周倪安被鎮暴警察拖進去暴打受傷,當晚就被抬去台大醫院救治。

第二天, 我立即將行政院的這起衝突定位為「台灣版的天安門事件」,馬政府竟然流血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實與劊子手無異。

行政院強力排除示威行動後,學生們在 24 日凌晨撤回立法院,王金平繼續思考解套辦法,並且與民進黨柯建銘、台聯林志嘉一直保持著聯繫,那個時候我們非常擔心馬江政府會藉著行政院的鎮暴,順勢把立法院這邊也演變成流血事件。

太陽花運動並非一時興起,而是由小而大的長期累積

那麼該怎樣來匯聚民意力量呢?我一直認為,台聯過去不論在反 ECFA 或反服貿行動,在巡迴各地累積了許多小場後,最後一定要辦一場大場的,來總結成果,太陽花運動也應該是相同的道理。 林志嘉也把這個概念向黃國昌、賴中強表達,積極建議他們無論如何都要辦一次大場的,來撼動人心,同時捍衛議場內的學生。一周後,4 月 1 日,在凱達格蘭大道,有 50 萬人上街頭,形成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

一直有消息顯示馬英九政府在找機會要強力驅逐學生,在行政院事件後更是如此。我們研判在辦這場大型示威之前,政府應該還不會動手,因為對外已經動員群眾來參加了,因此這場活動把強制驅離的可能往延後了。

後來,林志嘉從王金平方面得到消息,政府可能在清明節前後要強力排除。警方已經好幾天連夜在進行佈署,氣氛非常肅殺,大約是 4 月 5、6、7、8 日這幾天都非常危險,我們認為應該盡快有所動作,因此趕緊聯繫王金平希望他想辦法要幫忙學生,否則可能就會流血了。王金平認為,這樣子拖下去恐怕不行,他於是在 4 月 6 日上午進入議場向學生們致意。

當時我們研判,4 月 5 日當晚已經非常危險,沒有動手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清明節,但是四月六日晚上就很難說了,因此王金平選在當天上午就進議場,是很關鍵的行動,馬英九在 4 月 7 日肯定了王金平的努力。

王金平公開的承諾,顯現與馬英九的決裂

王金平很技巧地採取一個方法,他向學生與社會公開承諾:如果不先立法、再審查,他不會主持服貿協議的朝野協商。 言下之意其實就是必須先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才能審服貿協議,已經具體回應了太陽花學運的訴求。

記得,賴中強當時由於不了解立法院的運作,特地跑來台聯黨團辦公室詢問王金平講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會不會唬弄大家?我們分析他聽,這樣子已經是 100 分了,我們無論如何要同意,學生應該趁這個時機退場。不但可以避免強力驅離可能造成的流血,而且我們的訴求已經完全被答應了。

學運成員們更不了解, 王金平這樣做,其實已經跟馬英九嚴重的決裂了。 因為,王金平把責任扛下來,讓學生可以安全撤走,馬英九很沒有面子;而且服貿協議的審查被卡死,其對中國也不能交代。事態發展到此,可說已是非常完美。

賴中強回去後,應該就跟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等決策小組成員轉達了。後來,黃國昌也再度跑來確認:這樣子是不是就可以了?我們坦誠相告,確實可以了,學生們一定要達成共識,黃國昌說還有幾位有意見,但是他們會去努力說服。

林志嘉也進一步提醒黃國昌,說服需要時間,這沒問題,但是今天一定要對外說明,表示態度。意思是說:王金平的方法,他們已經同意了,但哪時候要退場?大家還要再商量。因為當時學生們之間還有同意與退場兩者間是否可劃上等號的糾葛,我們則認為,先對外表示同意王金平的提議,馬政府就失去了正當性,不便再動手將學生驅離。

「轉守為攻,出關播種」聲明

當天晚上,學生們採納了台聯的建議,在 8 點對外發表「轉守為攻,出關播種」聲明,陳為廷並代表宣讀 4 個訴求: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先立法,再審查服貿;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以及退回服貿。

我立即代表台聯對學生們的智慧、勇氣及大格局致敬 ,推崇學生們不僅推進台灣的民主,更 打破台灣與中國往來由政商權貴掌控的局面,這是台灣人民的大勝利。

同時,我也呼籲王金平院長,不要辜負這群台灣未來的主人,要拿出國會自主的精神,反映人民的意志,從行政當局手中奪回台灣的主導權。

太陽花學運使馬金江集團,失去統治台灣的正當性

此外,經此一役,馬金江集團已經失去統治台灣的正當性,因此當時我要求馬金江集團必須自制,不要用司法追殺學生,使用權力必須克制,否則只會再激起更大的反彈。因為台灣人民已經不再沉默,所以不要輕視人民的力量。

從我們的眼光來看,2008 年到 2014 年的太陽花運動的爆發,這是有累積,不是一下子長出來的;過程中,也有很多人花了很多的心血,從旁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在進行協助。 那段時間,我每個月都會去拜訪《自由時報》創辦人林榮三先生,每次都談台灣的大事情,每次都得到他很大的支持與鼓勵,就是一股沉默但堅定的力量。

這場學運終於和平落幕, 馬英九與江宜樺成為最大輸家,這些孩子們成功並安全地完成了他們的使命。太陽花事件也成為台灣歷史上影響深遠的事件,它使台灣從中國的企圖箝制中解脫出來,造成中國對台工作的大頓挫。 國民黨在 2016 年之所以雙雙輸掉了總統與立委兩個大選,與這個頓挫也有相當大的關係。

推薦閱讀

不論反年改衝突還是太陽花運動,導致事情發生的真相只有一個
父母都是藍色 689 ,她卻被太陽花運動打造成「台灣歷史界網紅」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新時代的台灣:邁向正常國家之路》,由玉山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pedia。)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