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人每月只要工作 18 天——生活與工作的平衡,享受更快樂的人生

【我們為什麼選這本書:HYGGE!丹麥一年:我的快樂調查報告

北歐國度—丹麥,全世界快樂指數最高的國家,一週工作 34 小時,每月平均工作 18 天,享受幸福的居住環境,工作與生活也能形成完美的平衡,但所承受的壓力並沒有我們想像來的小。

本文將為你介紹丹麥的工作環境,以及丹麥人如何看待他們的工作。(責任編輯:周政毅)

圖片來源:Max Adulyanukosol

文/ 海倫.羅素

丹麥人的勞動市場與特色

在丹麥,工作與玩樂這兩件事是相依相存的,而一切的源起似乎純屬意外。二次世界大戰後,工業取代農業,成為聘用勞力的主要產業,同時發展中的城市也需要更多勞工。於是,政府對外宣傳,招聘外國勞工加入丹麥的職場,而來自各種不同背景的女性也頭一次得到機會,可以嘗試朝九晚五的全職工作(在丹麥其實是「朝八晚四」)。

我從丹麥的性別、平等與族群中心(Centre for Gender, Equality and Ethnicity,Kvinfo)得到相關數據,發現在 1960 與 1990 年間,丹麥的勞動力增加了 100 萬人,其中女性便占了 85 萬。這段期間,人們開始接受中產階級的已婚女性就業;在此之前,只有未婚或經濟困難的女性可以獲得支薪的工作。

女性進入職場,使得育兒成為政府優先解決的問題 。工時、孩童照護、產假都出現一套標準,工作與娛樂的平衡也從這時開始根深柢固。對現今的丹麥人來說,這已經是理所當然的事。

人們到了星期五習慣早下班,因為他們想要多花時間陪伴家人;孩子生病時,父母請有薪假在家陪小孩。因此, 丹麥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工作與生活平衡名單中,排名第一,緊跟在後的是荷蘭、挪威和比利時 ,英國和美國落在很後面,分別是第 22 和 28 名。

丹麥的官訂工時為每星期 37 個小時,已經是歐洲國家中工時最少的。可是,丹麥統計局計算出來的結果顯示, 丹麥人平均一星期其實只工作 34 個小時 。員工每年有五星期的有薪假期,以及 13 天的國定假日。也就是說, 丹麥人每個月的平均工作天數,其實只有 18.5 天 。一些剛來丹麥的人對此極為震驚,因此甚至有些短期調任至丹麥的美國新移民,堅持每天要從早上 8 點工作到晚上 6 點,這樣他們回國後,才不會有太大的衝擊。

各項研究調查丹麥人對工作的看法

丹麥人的工作時間或許少得誇張,但他們工作時卻樂在其中。一項由朗姆堡管理公司(Ramboll Management)和丹麥分析(Analyse Senmark)所進行的研究指出,57%的人表示,假如贏得樂透、後半輩子都不需要工作,他們依然會選擇繼續工作;丹麥奧爾堡大學(Aalborg University)的研究也顯示,70%的丹麥人「同意或極為同意」即使不需要錢,他們還是寧可工作領薪水。

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近日有項調查顯示,丹麥員工是所有歐盟國中最滿足的;根據《世界競爭力年鑑》(The World Competiveness Yearbook)的資料,丹麥是員工幹勁排名第一的國家;歐盟舉辦的最新民意調查發現,丹麥擁有歐盟國中最快樂的一群勞工;另一項 Randstand.com 所進行的研究則顯示,丹麥員工是世界上最快樂的員工。

對了,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的研究指出,員工的心情如果是正面的,生產力會提升 12%。事實上,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的研究便將丹麥排在員工生產力的第三名。丹麥人的工時或許不長,但是他們絕對會把分內的工作做好。此外,丹麥在聯合國的全球革新最新調查排名第九,世界銀行(World Bank)也說丹麥是全歐洲最容易做生意的地方。幸好,丹麥人不喜歡自吹自擂。

丹麥勞工職場壓力的因素

然而,丹麥職場的美好,不只是三明治和歡樂大合唱而已。丹麥員工雖然擁有許多好處,但是艾妲發現,職場壓力變得越來越普遍。

赫寧大學附設醫院(Herning University Hospital)的職業醫學部門進行一項研究,發現每十位丹麥員工中,就有一位認為自己時常感受到壓力。丹麥國家社會研究院(Danish National Institute of Social Research)、國家公共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Public Health)和國家工作環境研究中心(National Research Centre for the Working Environment)的相關研究也支持了這項發現。然而,民間工會的調查結果更嚴重:丹麥固定薪制職員和公務人員聯盟(Confederation of Salaried Employees and Civil Servants in Denmark)、丹麥律師與經濟學家協會(Danish Association of Lawyers and Economists)和財務服務工會(Financial Services Union)發現,為壓力所苦的會員占了 30%。

全世界工作與生活平衡得最好的國家,居然也有壓力太大的問題,這使我十分驚訝。 不過,就像究竟有多少丹麥人帶著沉重的壓力打卡下班,並沒有一個定論一樣,造成員工壓力的確切原因是什麼,也沒有共識 。Woohooinc.com 的丹麥職場幸福專家亞歷山大‧葉羅夫(Alexander Kjerulf)認為,這一切可能要 歸咎於越來越普及的智慧型手機、筆記型電腦以及遠距工作模式。

亞歷山大說:「大家越來越常在晚間查看訊息或信件。這很不好,因為你永遠沒時間放鬆和充電。」一些工會也支持這個論點,丹麥律師與經濟學家協會甚至表示,有 50%的會員在假日應該休息時,卻還在工作。

丹麥的大企業也出現了轉變。丹麥移民署的數據顯示,過去 20 年來, 擁有高度專業技能的外籍員工增加了五倍。 由於這些「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移民」繳納高額稅金,並正處職涯和健康狀況的高峰期,因此對福利國家造成的負擔很小,同時也對丹麥政府的金庫貢獻良多。

一些和我聊過的丹麥人告訴我,這增加了本土丹麥人在職場上的競爭感,於是他們的壓力指數也就跟著急遽上升。成為被攻擊的目標,變成當地人眼中「可惡的外國人,跑來這裡搶我們的工作」,感覺滿奇怪的,但我無法否認,我們的確偷走了他們的工作,這讓許多丹麥人焦慮不已。

此外,丹麥人對職場生活的期望很高。一名在某家丹麥大公司擔任中階管理職務的女性偷偷告訴我:「我們知道自己的工作很安穩,政府提供了許多保障。所以,如果我工作得不開心,我會想:『老闆要怎麼改善這個狀況?』我們知道,與歐洲其他國家相比,丹麥的工作環境其實很好,但我們想要『非常好』的工作環境。

如果事情不是如此,我們就會覺得這樣不對,我認識不少人就是因為這種壓力決定辭職。」大部分的丹麥人都支持「職場幸福」這個概念,希望能享受自己的工作。 對很多人來說,工作不只是領薪水,他們要求更多,而這便可能使他們成為要求很高的員工。

圖片來源:rawpixel

丹麥勞工擁有優良的工作環境

曾有眼線告訴我,最近樂高只不過是替換了公司的咖啡供應商,就引起強烈的反彈。我的密探說:「公司內部的留言板整個大亂,負責咖啡的那個傢伙被抨擊得很慘。大家都氣瘋了! 在職場上,我們相信自己有理爭取特權,因為我們長久以來很習慣擁有好的工作環境,若在工作上得不到想要的一切,人們就有可能因此感到憂鬱──或至少自認憂鬱。

另一個理論是,因為最近這幾年大家都在談職場壓力,所以丹麥人發現自己越來越常被問到這個問題,於是傾向認為:「其實好像沒錯耶!我的壓力很大。」丹麥國家工作環境研究中心的研究員近日表示,他們很擔心這種先入為主的心理,可能導致接受民調者即使壓力不大,仍會回答壓力很大,並因此使得部分丹麥人向公司請所謂的壓力假,以「防患未然」。

職場幸福天王亞歷山大提出另一個假說:「我不認為丹麥人的壓力比其他國家還大,因為我們比較會照顧員工。」 他說。當地政府可以資助離開工作崗位的員工長達一年,若仍行不通,便會建議減少工時,為那些被診斷出壓力過大的員工提供工作諮詢。「在美國或英國,你必須挺住,但在丹麥,如果壓力太大,雇主和醫生都會願意傾聽,並做任何可以幫上忙的事。」

「所以你是說,丹麥人有點缺少抗壓力?」我問。亞歷山大糾正我:「我們只是很關心員工,幫助員工恢復良好的狀態,然後他們的確也會變得很有生產力。」聽起來很有道理。在快樂、員工幹勁、工作與生活平衡以及生產力方面,丹麥仍然名列前茅。沒錯,這一切並非完美無瑕,但我十分肯定,丹麥式的工作與生活平衡依然值得學習。

我知道,一個人可能拚命工作、銀行戶頭存了一大筆錢,最後卻只是把錢拿來將生活整個外包給他人處理、買回自己的理智、賄賂自己繼續這樣過下去。只要達到某個基本門檻, 人生的數學其實很簡單:「少買一點奢侈品」等同於「少一點超時工作的時間」等同於「更快樂的人生」。

「如果工作過頭,壓力就會變大,然後就會生病,最後完全無法工作。」我喝了一大口葡萄酒,想起維京女神艾妲的話(我應該有提到現在是休息時間吧?所以別批評我一邊工作、一邊喝酒)。兩杯黃湯下肚後,我變得樂觀許多。受到無畏的勇氣和薄酒萊加持,我把筆電的游標移向螢幕左上角的蘋果圖案,心想:我要仿效丹麥人,再也不要一整晚被信箱綁得死死的。

沒人打我的手機,因為我沒回覆某封緊急信件而對我大吼大叫;沒人從倫敦發射信號槍,好讓遠在日德蘭半島的我知道有人需要我的服務;北海上空沒出現蝙蝠俠燈號,召喚我的專業。我驚訝地發現,原來我並不是自以為的那樣不可或缺。我的直覺反應是驚慌,覺得我的職業生涯一定是完蛋了,於是我再也不能工作。但,我試著深呼吸,別繼續白癡下去。這招有效多了。

我的晚間自由了,雖然還是比一般丹麥人多工作兩小時。我到森林裡遛狗,覺得自己彷彿身在《謀殺拼圖》的劇情裡,隨時都會發現墳墓。我還看了電視,和老公聊天。人生照常過下去。除了一堆提振男性雄風的廣告以及幾封公關信件外,我的收件匣空空如也。

推薦閱讀

「假使世界只有 100 個人……」用樂高小人窺視現今全球社會現象
幸福國度的神話正在破裂!大學免學費、零學貸,正全面衝擊丹麥經濟
「最幸福的國度」大崩壞,丹麥、挪威家庭負債比台灣還高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HYGGE!丹麥一年:我的快樂調查報告》由 地平線文化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Unsplash。)


【你想站在前線觀察 2018 大選嗎?】

成為引領台灣正向改變的一份子,從成為政治觀察家開始!如果你熱愛政治、對編輯工作有興趣,想理解、參與新政治的形塑,你就是我們想找的夥伴!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email protected] 來信主旨請註明:【應徵】BuzzOrange 社群編輯(或實習編輯):(您的名字)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