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守得很緊,完全沒讓北京佔便宜」——這是 1987 年時錙銖必較下陸委會的勝利

【我們為什麼選這本書:新時代的台灣:邁向正常國家之路

在 1991 年,海基會和海協會相繼成立,我國與中共之間從敵對關係到溝通交流,不過由於雙方地位的不平等,中共一直以大欺小的模式對待台灣,但是在陸委會主委黃昆輝的帶領下,我們好像一點都沒有讓北京佔到便宜。究竟黃昆輝用什麼樣的談判手段讓台灣能跟中共公平的交流呢?(責任編輯:徐子捷)

圖片來源:wikipedia

文/黃昆輝、鄒景雯

1987 年打破兩岸單向的交流,轉而成有來有往

1987 年 11 月 2 日政府允許榮民返鄉探親,正式開啟兩岸交流的大門,在交流事務不斷增加,以及交流方式由「只去不來」的單向,轉而為「有來有往」的雙向 後,由於兩岸間是一個特殊的關係,加上制度的迴異,一方面須確保台灣的安全及民眾的福祉,不因交流而受到傷害,一方面又須處理兩岸因交流所衍生的諸多問題,非有一個專責的單位加以統籌不可,因而乃有 行政院陸委會之成立

特別 是 1991 年,海基會、海協會相繼成立,並就「兩岸共同打擊海上犯罪程序性問題」進行商談 ,既告別了 1979 年「告台灣同胞書」與「三不政策」的和平對峙階段,包括 1981 年中國方面提出葉九條,台灣方面則是「貫徹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兩岸關係的發展也從以往的個案接觸,例如 1986 年華航貨機降落廣州白雲機場,華航與中國民航的「兩航談判」、到 1990 年 7 月 22 日與 8 月 13 日兩次遣返意外,兩岸乃由雙方紅十字會於 9 月 11 日至 13 日在金門協商,簽署「金門協議」,確立偷渡人員遣返之交接制度;以至正式進入兩會協商的時期,包括 1992 年的香港會談,1993 年 4 月在新加坡舉行第 1 次辜汪會談等等。

中共起初並不願意成立海協會,1991 年底籌組後,兩岸兩會溝通運作的模式終告建立,闢建兩岸人民服務的窗口,也開啟了兩岸官方授權中介團體協商的模式。

然而,受限於兩岸的思維邏輯及價值觀等等的重大差異,兩岸交流始終不是一帆風順,我從 1991 年接下陸委會主委的工作,直到 1994 年底離開的那一段期間,亦復如此。

圖片來源:wikimedia

包括中國大陸人民偷渡來台及其遣返,兩岸文書認證、海上走私、搶劫、漁事糾紛及罪犯潛匿對方的遣返,假結婚真賣淫等問題,均逐一浮現,甚至造成我方國家安全、社會安定的重大缺口;故而如何在堅持對等、尊嚴、互惠、互利的前提下,以務實、前瞻的作法,積極透過兩會的協商,尋求解決問題之道,進而建立兩岸交流秩序,創造平穩的兩岸關係,是當時陸委會必需面對、處理的艱鉅任務。

用錙銖必較的態度,打破中共以大欺小的劣勢

同時,從彼此敵對到溝通交流, 由於兩岸在土地、人口及資源上的不對稱,中共以大欺小,以中央對地方的心態至為明顯,而對等分治、互不隸屬則是我方堅持的原則 ,因此,兩岸的政治定位正是兩會協商時所面臨的最大的挑戰與困難。

因此,那段期間的談判非常重要, 一開始如果沒有樹立原則,後面就會失去準頭 ,因此我們很謹慎,很認真,海陸的同事都知道,談判過程要堅持的問題,我是非常的堅持。美國與中國尚未達成協議前,大小談判有幾百場,而我們更要寸土必爭。 事實上,我們也守得很緊,完全沒有讓北京佔到便宜;他們大,我們小,哪有辦法斤斤計較?我們是錙銖必較。

記得在談判期間,中國對我們的資訊傳遞,監控得很厲害,例如針對雙方僵持的議題,陸委會經過討論後,有些資料要傳給前線談判隊伍,卻始終傳不過去,待同仁破口大罵後,不久就順利傳成。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兩岸交流為防竊聽,暗語無奇不有

甚至陸委會與海基會之間的傳遞,對岸也企圖破解,無孔不入,為了防範洩密,我們於是採取兩套作業,陸委會傳給海基會一套,海基會傳給陸委會又一套 ,談判期間,國安局還特地進駐陸委會提供技術協助。此外,主談的許惠祐出發前,也會先與我們建立暗語默契,例如「阿嬤出院了」,是表示談判順利,這樣做,就算後方與前線打電話,也比較不怕竊聽。

當時,陸委會同仁的工作十分忙碌,早上七點就到辦公室,經常中午、晚餐,都留守吃便當,同仁當時戲稱省了許多餐費,「可以要太太退伙食費啦!」;不過吃久了,有天葉金鳳副主委還是忍不住告訴負責安排伙食的秘書處同仁:「你們可以叫同一家店,但是能不能請他們至少把擺菜的位置給換一換,不要連位置都固定一成不變,好不好?」

同時,因為業務繁忙,常須加班,尤其談判期間,通宵未眠更是常事,導致睡眠不足,同仁於是說「什麼是補,睡覺最補」;又因事忙加班,往往無法在半夜十二時以前上床睡覺,他們又說:「真希望有一次可以一次睡兩天」!

兩岸工作最重要的是:清楚了解國家利益與人民福祉

這些工作點滴,至今記憶猶新,令人難忘。 我也從而深刻體悟,從事以小搏大的兩岸工作,最重要的是要能正確的認識國家利益與人民福祉之所在,以及要有體力、耐力及意志力兼具的人格特質,才能不為急功近利而自失立場,也才能維護國家與人民的尊嚴於不墜。 而兩岸情勢詭譎多變,處理兩岸事務,當然也有一些可變性與不可變性,但上述原則,則是絕對不能,也不應該改變的。

個人在陸委會服務期間, 就是秉持這些原則推動兩岸交流與協商 的,也曾獲得若干具體的成就,諸如 4 項協議的簽訂,及多項交流的持續推進等,那幾年仍被社會大眾普遍認為是兩岸關係最有進展的時代。

推薦閱讀

「台灣居民本來就屬於『中國公民』」說這種話,這位準備投共的北大台生等著被陸委會罰 50 萬吧
台灣人如何看待「親中」言論?陸委會公布民調:逾 7 成民眾反對兩岸同屬一中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新時代的台灣:邁向正常國家之路》,由玉山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wikipedia。)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